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只比俺差了一点点~!

  
  “少爷,该起床了!”
  
  想到今天就要娶媳妇儿了,昨夜李泽轩是兴奋了好久,一直到深夜时分才睡着,天刚蒙蒙亮,正是一个人睡得最香的时候,小兮就过来叫他起床了。
  
  “嗯~~!好~!起床了!”
  
  李泽轩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赖床了,他揉了揉眼睛,干脆利落地一跃而起,然后伸开双手,让两个小丫鬟服侍穿衣。这货早已习惯了这腐朽的封建老财主生活,现在没人服侍的话,估计衣服都不会穿了。
  
  “少爷您今天得穿这套新衣!穿起来会麻烦点,您耐心等等!”
  
  小兮说罢,从旁边取来一套大红色的圆领袍衫,腰间束带,外搭宽大长袍,仿的官服式样。普通百姓平时是没有资格穿这种颜色和式样的衣服,但结婚成亲,朝廷却允许百姓穿的跟当官的一样,也允许新妇可以戴凤冠霞帔。
  
  周礼婚制中的礼服崇尚端正庄重,与后世婚制中有所不同。婚服的色彩遵循“玄纁制度”。新郎头戴爵弁,身着玄端礼服,缁衪纁裳,内穿白绢单衣,纁色的韠,脚上穿赤色舄(或履)。
  
  唐制婚礼服融合了先前的庄重神圣和后世的热烈喜庆一般是男服绯红,女服青绿,所谓红男绿女是也,但也有很多新娘服饰是大红色。
  
  “少爷,这婚服可是夫人在一个月前就让成衣铺开始设计了,用的是最好的布料,请的是全长安城最好的裁剪师傅,上面的刺绣是老夫人最近一针一线亲手缝的!”
  
  小荷一边垫着脚尖给李泽轩整理衣领,一边脆声说道。
  
  “嗯~!”
  
  李泽轩看了看衣服上那精致的纹样宝相花纹,仿佛看见了他老娘每天晚上在烛光下一针一线地做着刺绣,心中瞬间升腾起了一股温暖。
  
  在婚服的图案色彩上,唐代承前继承了周、战国、魏晋时期的风格,融周代服饰图案设计上的细腻精致、战国时期的大气宽展、汉代的活泼简练、魏晋的轻快多变为一体,又在此基础上更加华贵而充满创意,使服饰、服饰图案的艺术达到了历史上的高峰。
  
  唐婚服中的图案并不完全遵从以往传统图案中以天赋神授的创作理念,大胆用花朵、草木等写实图案,婚服的纹样宝相花纹和鸟衔草纹、唐草纹最具代表性,体现大唐华贵典雅,寓意婚姻的缠绵长久,而且这种婚服图案风格一直影响了近千年,直到二十一世纪的一些中式婚服中,都能经常见到这种花纹。
  
  梳妆、整冠、穿衣、穿鞋,这一整套弄下来花了都快有半个时辰了,不得不说这新郎服穿起来真心很麻烦。
  
  “哇~!少爷穿上这新郎服看起来真俊~!”
  
  小荷后退了两步,瞪大眼睛赞叹道,小姑娘就只差双眼冒星星了。
  
  “嗯嗯~!真的好英俊~!”
  
  小兮也一脸花痴地赞叹道。
  
  “哈哈~!你家少爷我本来就英俊嘛~!”
  
  李泽轩臭屁地说道。
  
  他刚刚照了照铜镜,发现这衣服上身效果真心还不错,其实一开始他本能的是抗拒穿这种大红色的衣服的,没想到穿上之后,效果居然非常不错,或许是裁剪师傅的手艺太好了吧!李泽轩表示,这布料,这样式,这刺绣,就算是放在现代,也绝对是顶级水平!
  
  “嘻嘻~!少爷真不害臊~!”
  
  …………………………………
  
  刚吃过早饭,庞非基带领的一百武侯就已经来到李家了,李泽轩扫了一眼,暗中点了点头,心道庞非基办起事儿来还算靠谱,这些人穿的都是一身劲装,而且拾掇的整整齐齐,明显昨天都是洗过澡的,最起码他们的头发不像之前那样“油光锃亮”了。
  
  李泽轩很满意,不奢求这些人一个个香喷喷的,只求他们不臭烘烘的就行。
  
  与庞非基闲聊了一会儿,李泽轩就指挥着他们开始将府内七十辆新式马车、两百多辆牛车拉出去列队,昨天李府的下人就把所有的车装饰了一下,上面全绑上了红绸带红绸花,看上去十分的喜庆。
  
  两刻钟的功夫,李府的车队终于全部排放好,为首的正是李泽轩平常做的那辆马车,也是这个世上诞生的第一辆新式马车,与其他后续生产的那些马车不同的是,这辆马车的车厢夹层安装的有厚铁板,整体看起来更加结实厚重,另外,身为“别摸我一号”,这辆马车本身就有非常重要的纪念意义。
  
  两百七十辆车,说起来只是一个数字,但真正摆到你面前,你才会知道是多么的震撼!永乐坊长长的街道几乎被塞满,庞大的车队一眼看不到头,早就被这动静惊醒的永乐坊居民,纷纷跑了出来看热闹。
  
  “哇~!这么大排场,李家这是要干嘛~?迎亲吗~?”
  
  “肯定是迎亲啊!”
  
  “这迎亲队伍大啊!”
  
  “是啊,老头子我活了七十多岁,从没见过这么大排场的迎亲。”
  
  “讲究啊。”
  
  “嗯,有面子。”
  
  “李家好面子,好讲究。”
  
  “也不能那样说的,主要还是韩家昨天送妆的排场大啊。这女方都弄这么大阵仗了,李县男若不也弄大点,这不让人家挑理嘛,再说了,不弄大点排场,以后怎么压的住新妇子啊。”
  
  “就是,人家可是翼国公义女、卫国公的侄孙女儿呢~!”
  
  李泽轩在外面整肃车队,李老爹、李夫人在院子里也忙得是不可开交,招呼下人准备酒席。今天黄昏新娘就要接回来了,客人们更是早上就开始过来。
  
  按照李京墨的意思,儿子成婚,就要大办特办,摆他三天的流水席,算下来起码得摆五六百桌,耗费近万贯,这规模都赶上一些千年世家的豪门婚宴了。
  
  “哈哈~!小轩,俺老程来啦!快出来让你程伯伯看看,今天的新郎官儿长啥样~?”
  
  随着一声粗犷的大笑,程咬金跃马扬鞭,来到李府门前。
  
  “嚯~!不错不错~!小子你这卖相不错,只比当年俺老程差那么一点点,哈哈哈~!”
  
  程咬金翻身下马,看着李泽轩仔细端详了一阵,忽而臭不要脸地哈哈大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