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九十一章 盛世婚礼之浪漫花海!

      “娘子,你热不热?”
  
      赶走程处默这个大功率“电灯泡”后,李泽轩开启了愉快的撩妹模式,反正这春明门距离永乐坊还有一段儿距离,找漂亮媳妇儿唠唠嗑也是极好的。
  
      “我不热,少爷你在外面肯定很热吧?”
  
      韩雨惜柔柔的声音,从车窗传了出来,李泽轩听了,心里感觉跟吃了冰棍儿一样凉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韩雨惜到现在都还不愿意叫他相公,说是非要等到正式拜堂成亲后再叫。
  
      嘿!真是个既倔强又害羞的妹纸啊!不过少爷我喜欢!
  
      “不热不热!哈哈!娘子你不用担心我!”
  
      李泽轩哈哈大笑,毫不在意地说道。
  
      “对了,娘子你要是渴了,车里面有水,要是累了,就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反正没人看见,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韩雨惜闻言,心中虽然感动,但是也非常无语,哪有这样当新郎官儿的?不过这马车坐着的确舒服,空间大,不颠簸,还凉快,她先前还担心自己蒙着盖头,大热天的坐马车坐那么远会闷晕过去呢!没想事到临头到会这么轻松。
  
      “少爷,雨惜不渴也不累,您不必担心!”
  
      ……………………………
  
      大概未时两刻(下午一点半左右),李泽轩带着迎亲大队,终于“凯旋归来”,咳咳,是终于回到了家门口。
  
      “回来了!回来了!新娘子接回来了!”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顿时从院子里跑出来了几十个人,最前面的正是李京墨和李夫人,后面还有马周以及一些看热闹的宾客。
  
      “轩儿,终于回来了,我那儿媳呢?”
  
      李夫人激动地说道。
  
      老娘这上来就关心儿媳妇,李泽轩有些无语道:“在车里呢!”
  
      李京墨打断道:“好了,这会儿不是说闲话的时候,快进去准备准备,一会儿就要拜堂了,可莫错过了吉时!”
  
      李泽轩点了点头,扶着韩雨惜下了马车,踩着红毯,向门内走去。
  
      李京墨则是招呼后面的李承乾、李泰、秦琼、程咬金等几个贵客了。
  
      值得一提的是,迎亲队伍从韩家庄返回的时候,李承乾跟李泰这两个难兄难弟并没有跟着一起返回,因为他俩今天可是带着“任务”出来的。
  
      他们先是轻骑前往梅村,完成实地考擦后,再快马追上李泽轩这条庞大队伍,兄弟俩为了李二的完成任务,可真是“煞费苦心”。
  
      “娘子,一会儿可是有惊喜哟~!你可得做好心里准备!”
  
      尽管一路上韩雨惜都不愿意叫李泽轩相公,但这厮脸皮厚呀,一口一个娘子的,根本停不下来。
  
      这货想的是,你不愿意叫我相公,总不能阻止我叫你娘子吧?就好像“虽然你不喜欢我,但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一样。
  
      “惊喜~?还有什么惊喜?”
  
      韩雨惜心道,今天这盛大的迎亲仪式,已经很惊喜了,怎么还有惊喜?
  
      “嘿嘿~!马上你就知道了~!”
  
      李泽轩低声笑道。
  
      刚踏进李府大门,韩雨惜就明白过来李泽轩说的惊喜是什么了,她头上盖着的蔽膝,只是一层薄薄的丝绸,虽然能遮挡住一部分实现,但透过它还是能隐约看清外面的东西的。
  
      韩雨惜觉得眼前的这盛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就见院子正中央,用牡丹花摞起了一人多高的阶梯型盆景,那火红火红的颜色,仿佛朝阳烈火一般,烧在了她的心里。院子四周,还摆放着许多许多其他类型的花束,有兰花、荷花、芙蓉等等,但更多的是一些不知名的野花,整个院子,犹如是花的海洋一般,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哇~!这…这前院怎么这么多花?”
  
      后面的程处默进门后震惊道。
  
      “额,这不会是小轩专门为成亲买过来装饰的吧?”
  
      李泰瞪大眼睛道。
  
      “应该是样的,小轩的想法真是越来越奇特了呀!”
  
      李承乾扫了眼院子里的花卉,点头赞叹道。
  
      最激动,最震惊地要数韩雨惜了,她的肩膀都有些颤抖,眼眶也有些泛红,她不敢置信地轻声道:“少爷,这…这些花……”
  
      “都是给你准备的!院子里的这些花,都是长安城的百姓今天刚采摘的,每一束花里面,都有他们留下的一句祝福话语,我们今天的婚姻,是受到长安城万千百姓祝福的!诸天神佛受世人顶礼膜拜,享万家香火,我李泽轩今日与娘子成亲,也要受万人祝福,享无尽花朵!”
  
      李泽轩笑了笑,不待韩雨惜问出来,他就直接大声说道。
  
      其实他看到那院子中央的牡丹时,心中也是震惊了一把,因为他先前没让人买过牡丹呀!不过现在不是疑惑的时候,他也就只能把疑问埋在了心底。
  
      “啊~?”
  
      听明白这些花的来历,韩雨惜震惊地张开了小嘴,如此浪漫的示爱方式,整个大唐怕是没有人会了吧?此刻韩雨惜的心都化了,对于李泽轩再也没有一丝抵抗力。
  
      “相公,雨惜能嫁给你,肯定是前世做了一辈子善事,才修到的福分!雨惜好幸运!好幸福!谢谢你给了这么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婚礼!”
  
      第一次听到韩雨惜主动说出这么动人的情话,李泽轩不由顿住脚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柔声说道:“你我夫妻二人,从今日开始便是一体,无需说谢谢!能给你幸福,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相公~!”
  
      韩雨惜被感动坏了,她心中有千言万语,但到嘴边,只化成了这一声深情地呼唤,要不是场合不对,怕是这会儿她早就投进李泽轩的怀抱里了吧?没有女人能抵挡这么浪漫的场景与这么动人的情话。
  
      “咳咳~!我说小轩,你俩要说恩爱话,以后有的时间去说,现在还不快准备拜堂去?”
  
      身后传来程处默这逼煞风景的话,韩雨惜连忙转身看向别处,以掩娇羞,李泽轩狠狠地瞪了一眼,小声说道:“丑牛,以后我会每天找你讨教武艺的!”
  
      “啊~?别别别,俺刚刚可是啥都没说啊!”
  
      程处默双腿一软,差点给跪了,同时暗恨自己嘴贱。
  
      “呵呵!”
  
      韩雨惜见状,忍不住抿嘴轻笑。
  
      李泽轩不理这个活宝,他牵着韩雨惜,向正厅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