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九十八章 绝世好郎君!
李泽轩带着韩雨惜将家里的仆人全部认了个全,韩雨惜倒是十分大方,李泽轩每介绍一个人,她都会亲切地说几句话,完了还赏赐一些银钱、花布以及其他小礼物,几乎是每个人都有。
  
  看的出来,韩雨惜在这方面早有准备,各种赏赐也都是比较合适,不多不少,恰到好处,应该是成亲前,秦夫人教给她的。
  
  家中的仆人没料到新妇如此大方,一个个都连忙感激无比。
  
  当然,韩雨惜还给兰儿也准备了礼物,一套头面,很精致的头面,估计得值上万钱。
  
  小丫头拿了这么漂亮的礼物,欢喜的不得了,“嫂嫂、嫂嫂”的叫个不停。
  
  这些事儿忙完之后,眼看着就要到中午了,小俩口索性早饭午饭一块吃了,李泽轩不由在心底感叹,自己这个喜欢睡懒觉的宅男,这是要把媳妇一起同化的节奏呀~!
  
  李泽轩这边是安逸了,但是他的传说,还一直流传于江湖!咳咳,应该是昨天那场盛世婚礼,还一直让长安民众念念不忘,口口相传。
  
  从下聘礼,到女方送妆,接着是奢华的迎亲车队跟豪华的迎亲阵容,到最后那场李泽轩一手策划的全民狂欢盛宴,一波波的高(潮)迭起,牵动着所有人的心脏,李泽轩借此向大唐人民展示了一场教科书般的盛世婚礼!
  
  天才般的策划创意,全民参与的盛世狂欢,让无数当时在现场亲眼见证的围观之人,打心底里叹服。
  
  .......................
  
  “啧啧~!你们昨天是没看到,李家那婚礼现场真特娘的大气!俺老杨现在才明白,以前参加的那些婚宴,全都是狗屎!”
  
  一个酒楼内,一个红色衣服的中年人,对同桌的三个同伴回忆道。
  
  “哦~?老杨你昨天去参加李县男的婚宴了~?”
  
  “老杨你是怎么挤进去的啊~!俺昨天想去送礼然后蹭一顿流水席都没有抢到!”
  
  “俺也没抢到哇~!人太多了!不过还好,俺用一束花换了一份啃的鸡,可是值一贯钱呢~!”
  
  “嘿嘿~!老杨我昨天是用了三贯钱买了一个流水席座位,所以才能有幸亲眼见证那场旷古绝今的婚礼~!”
  
  老杨得意地嘿嘿笑道。
  
  “三贯钱啊!老杨你可真舍得~!”
  
  “嘿~!老黄你真是目光短浅,难怪你一年到头挣不到什么钱!”
  
  老杨抿了一口小酒,得意洋洋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光昨天那流水席上的酒菜的价值,就绝对超过十五贯,酒是上好的温柔乡,菜品全是醉仙楼的招牌菜式,花三贯钱享受这么一顿大餐,你们说值不值?而且坐在流水席,还能看到里面的婚礼仪式,你们是没看到,昨天李府的那婚礼举办的是多么气派…………”
  
  “不是吧~?李家摆的流水宴都这么丰盛~?”
  
  “对啊~!那么多桌流水宴,李家得倒贴进去多少钱?”
  
  其余三个明显都是不懂浪漫的粗人,对于老杨说的那气派的婚礼仪式根本不感兴趣,他们只关心吃的!所以老杨哔哩哔哩了一大堆,注定是在对牛弹琴了。
  
  老杨见状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让俺说你们几个什么好?李家办这么隆重的婚礼根本就不在乎钱,你们知道吗?人家图的是一个热闹!热闹你们懂吗?无论是下聘礼,还是迎亲,你们看李家花了多少钱?岂会在乎这点钱?他们要是真在乎,就不会既免费送人报纸,又免费送人啃的鸡了!嘿,说你们仨笨你们还不信!”
  
  …………………
  
  “昨天李府的婚宴可真热闹!”
  
  一个豪华酒楼中,几个富商一边吃饭一边唠嗑,说着说着就不可避免地聊起了昨天的那场传奇版的婚礼。
  
  “是啊~!据说不仅太子。魏王、公主亲自去了,连当今圣上都差人去送了贺礼呢~!”
  
  “嚯~!这说明李县男不仅交友广阔,而且圣眷正隆啊~!”
  
  “是啊~!这李县男会做生意不说,做官也是一把好手啊~!据说昨天国子监的学生都去给他送贺礼了呢!送的还不少!”
  
  “哈哈~!李县男这个国子监司业做的称职啊!”
  
  …………………………
  
  平康房,百花楼。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宠她、疼她、护她、爱她,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诸天神佛受世人顶礼膜拜,享万家香火,我李泽轩今日与娘子成亲,也要受万人祝福,享无尽花朵!”
  
  一个绣阁上,一位身穿浅粉色、姿容秀丽的年轻女子,看着眼前宣纸上那几行小字,忍不住喃喃念出了声。
  
  这些正是李泽轩在韩家庄迎亲时念叨过的诗以及在婚礼上说过的话,现在这几句早就在京城的某些圈子里传开了。
  
  “如此绝世好郎君,为何我古霏烟就遇不到?这韩雨惜也不知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居然能跟李县男结成连理,实在羡煞我等苦命人啊~!”
  
  这女子正是百花楼的花魁——烟儿,昨天还去观看过李泽轩那支迎亲队伍来着。
  
  李泽轩昨天的那场婚礼以及那些诗句,不知道让多少深闺小姐顾盼自怜,羡慕非常呢!
  
  ……………………
  
  长乐宫。
  
  二楼卧室。
  
  长乐用手撑着下巴,看着桌上那首李泽轩昨天作的催妆诗,脑海中又不由想起了昨日她在李府亲眼见到的那场浩大热闹的婚礼。
  
  那遍地的花海还有李泽轩对韩雨惜说的那句话,都让长乐感到深深的迷醉,在这个还不懂浪漫的时代,没有女孩子能抵挡得住昨天那场浪漫的婚礼。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小轩哥哥对雨惜姐姐可真好~!连婚礼都花了那么大的心思,今后怕是没有婚礼能超越这次的盛况了吧?也不知道父皇以后给长乐找的夫君会是什么样的?有没有小轩哥哥这样会疼人?”
  
  过了许久后,长乐轻叹一口气,喃喃自语道。
  
  李泽轩不知道,他盗用了李商隐的一首诗来催妆,却害了无数闺中少女,犯起了相思病。许多少女,都开始以他为标杆,给自己制定起择夫标准了。
  
  ………………………
  
  第十四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