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孤傲寒梅!
?吃完午饭,两口子就回到西院歇息了,毕竟这大夏天的,而且还是正午太阳最火辣的时候,谁也提不起精神去干正事。
  
  不过上午兰儿一句无意间的话,可把李泽轩吓得够呛,冷汗都冒出来了。
  
  “哥哥,兰儿早上想去找嫂嫂玩儿,但是爹爹跟娘亲都拉着不让,嘻嘻~!兰儿下次偷偷地去,这样爹娘就不知道了,哥哥你说好不好~?”
  
  李泽轩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心里暗道:以后每次进屋,第一件事就是要从里面把门锁上呀!不然小妹要是突然闯进来,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自己的老脸往哪搁?说不定媳妇儿还会因此产生心里阴影!这件事以后必须得重视啊!
  
  自己以前虽然胡扯了一个门妖,来骗兰儿在进屋前必须得敲门,但谁知道兰儿会不会哪天忘了这码事而直接闯进来?
  
  在回屋的路上,李泽轩不断在心里告诫自己,为了自己以后的(性)福,一定要时时刻刻记得锁门呀!
  
  “相公,爹和娘的性子可真好~!妾身先前还一直在担心会惹爹娘不开心呢~!”
  
  回到屋里,韩雨惜主动拉着李泽轩的胳膊,神色兴奋地说道。
  
  以前她虽然来过李府,也与李父李母有过几番愉快地相处,但那毕竟是以一个外人的身份相处的,并不能说明什么,今天这第一次以儿媳的身份见公公婆婆,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这让韩雨惜大舒一口气的同时,也在感叹李父李母心地真是慈祥善良。
  
  李泽轩一边贼兮兮地去锁房门,一边媳妇儿笑道:“那当然,我爹跟我娘生性温和,是那种从来都没跟别人急红眼过的大好人,娘子你又这么温婉可人,我爹我娘当然喜欢你、愿意对你好了!”
  
  听到李泽轩甜蜜话张嘴就来,韩雨惜微羞,道:
  
  “相公你又哄我开心!我看爹娘是因为我是你妻子,爱屋及乌之下,才这么待我的!不过即便这样,我也很开心了,从今以后,不仅相公会疼我,又多了两个人也会关心我,自从昨天跟相公成亲后,妾身直觉得连这炎炎烈日,都变得可爱可亲了~!”
  
  朴素的情话才最是动人,李泽轩见韩雨惜那副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上前将她拥入怀里,亲昵地用下巴抵在她的额前,温柔道:
  
  “现在咱们的日子可是刚开始呢!娘子你就这么兴奋,那以后可还了得?还记得先前我跟你说的吗?我们要做大唐最恩爱,最幸福的夫妻,让天下所有人都羡慕我们!”
  
  韩雨惜温顺地将脸颊贴在李泽轩的胸膛上,轻声道:
  
  “可妾身现在已经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子了,相公的才华、还有相公昨日为妾身准备的那场盛大婚礼,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在羡慕着呢~!雨惜无才无德,又不是出自名门之家,妾身好担心自己配不上相公的这番深情厚谊!以前不曾得到,反而不会在意失去的痛苦,现在得到了一个这么好的相公还有带我这么好的爹娘,妾身真的好担心相公会嫌弃我~!”
  
  唉,自己的这个媳妇儿真是比水还温柔啊!
  
  “小傻瓜!相公昨晚是怎么说的?得妻如此,必将不离不弃,生死相随,白头到老!娘子你已经很好了,我很喜欢,你日后切不可再妄自菲薄~!你若真是那些豪门大户的千金小姐,我才看不上呢~!”
  
  “扑哧~!”
  
  韩雨惜“扑哧”一笑,抬头问道:“相公缘何这般说?雨惜听说,天下男子,都以娶得五姓女为无上荣光,怎么相公反倒看不上了~?”
  
  “呵呵~!那是他们愚蠢~!五姓七望的千金小姐骄横惯了,虽然表面是的确温婉可人,但骨子里仍然改不了刁蛮任性,她们可没有我家娘子温柔贤惠,也没你心思纯净~!”
  
  李泽轩说着说着,爪子就偷偷伸向S线下半部分突出的地方了,韩雨惜正在认真听爱郎的分析呢!倒是还浑然未觉有“狼爪”入侵,她闻言微羞道:“妾身哪有相公说的那么好~!”
  
  “嘿嘿~!昨晚咱们已经坦陈相见了,娘子好不好,相公心里可最清楚了~!”
  
  李泽轩嘿嘿奸笑道,手上自然也没停,那美妙的触感,真是让他爱不释手啊!
  
  “呀~!相公大白天的,怎么说这么羞人的话!真是羞死人了~!啊~!相公你的手怎么放在那里~!”
  
  韩雨惜娇嗔地说了一句,突然感觉到后面的异常,连忙要挣脱李泽轩的“狼爪”,李泽轩眼疾手快,加大了手臂上的力度,没让媳妇儿挣脱怀抱,他坏笑道:“娘子早上没歇息好,要不这会儿继续歇息吧~!”
  
  听李泽轩那语气,韩雨惜哪里不知道李泽轩所谓的歇息指的是什么意思,她连忙想用手推开李泽轩,并说道:
  
  “相公,不行的,现在还是白天,而且妾身那里还疼着呢!”
  
  “额~!”
  
  本来只想调戏一下的的李泽轩,没想到自家媳妇儿当真了,听到韩雨惜那略带哭音的祈求声,李泽轩微微自责,连忙道:“呵呵~!娘子你想哪儿去了,此歇息非彼歇息,我是怕你累了,真的想让你歇息一会儿~!”
  
  “真的吗?”
  
  “当然,比真金都真~!”
  
  “嗯~!相公真好~!”
  
  “哈哈~!娘子快去睡会儿午觉吧~!”
  
  “嗯~!”
  
  夫妻二人来到床前,准备纯洁地午休,突然。
  
  “啊~!怎么把这事忘了~!羞死人了~!相公你快转过身去!别看~!”
  
  却是韩雨惜掀开锦被,一枝寒梅傲然独立,映入眼帘,她顿时大羞,连忙掰着李泽轩的身子,想让爱郎赶紧转过身去。
  
  今早起的太过于匆忙,韩雨惜都忘了把这个东西剪下来放好了。
  
  “呀~!这床单上是谁画的梅花?看这梅花点点,色泽鲜艳,层次分明,旁边这雪白的绫子就像白雪,将这凌寒独自开之傲梅衬托到了极致,寓意深远,极富情趣,恍若这傲梅就在眼前一般,实在是不可多得之画卷,哎~!娘子你别拦我,且待为夫好好收藏,传于后人。”
  
  李泽轩心中得意非常(没办法,任何男人处在这种情境下都会得意的),面上却一本正经,就好像真是在鉴赏画作一样。
  
  “相公你太坏了~!求求你别看了,羞死人了~!”
  
  眼前这满脸坏笑的坏人,看着沾染了自己珍贵的初夜落红的白绫子,还一副探究的模样,不断的赞叹什么凌寒独自开,简直是要了韩雨惜的命。
  
  韩雨惜感觉自己魂儿都丢了,当真是羞愤欲死,她使劲儿地拽着李泽轩说道。
  
  …………………………
  
  第十五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