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零六章 商人境遇!
“呵呵~!曹老板不必多礼~!”
  
  李泽轩虚扶一把,礼节性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曹老板先前一掷两千贯给奇趣阁的新式马车捧场,前日又在本爵的婚宴上豪掷千贯送上百盆洛阳红,本爵可还未感谢曹老板的义举呢?又谈何怪罪呢~?”
  
  曹文东闻言,心中微微一松,暗道先前那些钱总算没白花,有了一个良好氛围的谈话开头,后面的事情就跟容易谈成了啊。
  
  “爵爷莫要折煞曹某,区区几千贯,对爵爷来说,怕也只是九牛一毛罢了,况且奇趣阁的新式马车,曹某是真心喜欢,这才不惜加价将其收入囊中,所以实在当不得爵爷的这番谢意。”
  
  曹文东拱了拱手,对李泽轩客气道,士农工商,等级森严,由不得他不客气。
  
  先前他在奇趣阁,的确是有意给李泽轩地新式马车“抬了一手”,但这种事情可做不可说,不然“送礼”的效果将会大打折扣,甚至会起到反效果!
  
  在社会底层混了这么多年的曹文东,对于官场的那一套还是非常了解的。
  
  果然,李泽轩脸上露出了一丝不着痕迹的微笑,先前他以退为进,的确有考验曹文东的意思。
  
  无论是奇趣阁新式马车的主动抬价事件,还是婚礼上主动送千贯牡丹的奢豪之举,都是曹文东自愿的,并不是他李泽轩强求的,若是曹文东因此而“携恩图报”,那李泽轩就只能拂袖送客了!
  
  这种全是心机的人,他才不愿意去结交。
  
  好在,曹文东的一番应对,让李泽轩还算满意,知进退,明事理,识时务,当为俊杰!
  
  “呵呵~!曹老板真是心胸开阔之人!不过,无论如何,本爵的婚礼上,曹老板也算是出了一番力,本爵在心里还是感激的,就是不知,曹老板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略微试探一番,觉得曹文东为人还算不错后,李泽轩便不再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地说道。
  
  “额~!”
  
  曹文东楞了一下,李泽轩切入正题的速度比以往他接触过的那些官员都要快,这个有些迥异于当下官场普遍“含蓄委婉”的谈话风格啊!
  
  “回爵爷,实不相瞒,老夫此来只为一件事,是想着爵爷能出面,组织一个商会,商会成员之间,可以优先互相合作,爵爷手下的滑板车、神仙醉、温柔乡、《大唐日报》以及奇趣文化的所有书籍,曹某一直想谋求跟爵爷一同合作,但苦无门路,只能在家里干着急。”
  
  既然李泽轩不拐弯抹角了,曹文东也决定不再磨磨唧唧了,他直奔主题回道。
  
  李泽轩诧异地挑了挑眉头,曹文东要找他合作,他可以理解,毕竟他手下的那些生意都是垄断性质的,很多人都想进来分一杯羹,但肯定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进来的。让他诧异地是曹文东居然想要让自己出面组织商会,这货难道想搞事情?
  
  “曹老板缘何想着要组建商会~?”
  
  曹文东神色挣扎了片刻,拱手说道:“曹某先前与令尊李老爷有过几番生意往来,却没想到李家会有爵爷这样的少年英杰,在短短几个月之内,一跃成为我大唐的开国县男,并担当国子监司业要职,打破了我朝一直以来“商人及商人子弟不能入朝为官”的铁律!”
  
  “曹某以及其他商人都是纷纷拜服,认为爵爷乃是我们商人希望,所以曹某今日斗胆,请求爵爷能带领我们这些商人,做一番大事,来消弭朝堂诸公以及天下万民对商人的偏见~!”
  
  曹文东说罢,抱着双拳,对李泽轩深施一礼,并一直保持着上身九十度弯曲的姿势,没有起来。
  
  李泽轩默然无语,讲道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唐代的商人是不能为官的,以前倒是听说过古代商人地位低贱,但他没想到居然低贱到这个地步,这是被整个天下的所有阶层一起排挤了啊!
  
  据史书记载,士、农、工、商四个阶层的划分,是出自春秋时期,齐国的国相管仲。他主张把国民分成士、农、工、商四个阶层,按各自专业聚居在固定的地区,是为“四民分业”。这种专业化的商品经济模式,两汉以来都被尊奉为基本形态及指导原则。
  
  “四民分业”表面上看是对殷周古制的继承,其实却有很大的差别,其根本性的不同是,把“工商”与“士农”并列,同视为“国之石民”。所以管仲在对士农工商阶级划分之初,并没有优劣贵贱之分的。
  
  远古的中国人似乎也并不轻商。翻夏朝建立商朝的商族人其实就是最早的商人,这也是我们把生意人称为商人的根源,在殷商时期,人们是乐于和善于经商及从事手工制造业的。
  
  后来周朝的建国者们在反思商朝灭亡的教训时认为,殷商之亡就是因为民众热衷工商而荒芜了农业,造成民心浮躁,国基不稳,因此,转而推行鄙视工商的重农政策。在周制中,工商业者的地位变得非常低贱,“百工”常与处于奴隶地位的臣妾(男女奴隶)并列。
  
  后面各朝代,随着统治者对商人的不断打压,商人的地位越来越低下。
  
  秦朝时,商人即使富得流油,也不可以穿丝绸衣物,汉代时,商人不能做官,手工业者为“贱民”,家产必须向朝廷申报,申报不实还会被没收家财。唐朝时,商人不能入朝为官,直到明清,商人的地位才有所转变,从富商巨贾仕途无路到富商巨贾仕途有路。中国商人咸鱼翻身成功。
  
  所以说,李泽轩能以一个商人之子的身份获得官身,实在算得上是破天荒的侥幸,主要还是他立得功劳足够大,而且秦琼、程咬金一直拿他当晚辈看待,在不断地促成那次封赏,再加上他是当世高人灵虚真人的关门弟子,这个身份几乎是彻底把他商人的身份给洗清了,在李二那里加了不少印象分,所以他才能有了现在的男爵身份。
  
  可以说,他的成功对于大唐的万千商人来说,是不可复制的,曹文东就是羡慕也羡慕不来啊~!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