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零九章 落选风波!
第409章落选风波!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七位博士联名举荐崔善友担任国子监司业一职被李二毫不留情拒绝一事,不消一下午的时间就传扬开来,震惊愕然者有之,哀叹痛惜者有之,拍手称快者,就更多了.........
  “哈哈~!崔善友这老东西真是不要脸,刚一回来居然就想要当司业,真是不自量力!”
  国子学馆,一个大饼脸男生眯着眼睛,哈哈大笑道。
  这会儿是下课时间,前面一节课也不是崔善友的课,所以这厮没了顾忌,开始浪了起来,竟然直呼崔善友的名字,而且还称之为老东西………
  “呵呵~!徐源牤你小子这会儿胆儿大了?要是崔博士现在在这儿,你还敢这么说?”
  “呸!怕个球!崔善友那老东西就算听到了又能把小爷怎滴?许他背后告李司业的恶状,难道不许小爷背后骂他不成?听说前一阵子有许多小孩儿在崔善友家门口拉屎,嘿~!拉的真特娘的好,唉,早知道小爷我也去拉了,可惜了!”
  徐源牤摇了摇头,一脸惋惜地说道。
  外面刚下课没走多远蔡元庚,听到教舍内徐源牤这一番话,忍不住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心中暗自庆幸,还好当初没有同意崔善友让他一起联名弹劾李泽轩的时候他没有同意,不然现在自己岂不是也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没错,蔡元庚也是国子监的五大博士之一,资历比崔善友还要老一些,但是他为人低调,不像崔善友那样锋芒毕露,他先前觉得李泽轩在算学馆的那番举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还顺带地提高了整个国子监的学习氛围和学习效率,所以当初崔善友来找他的时候,他给拒绝了,反正他自个儿身正不怕影子斜,崔善友也没办法报复他。
  “哈哈!徐源牤你莫非还真想过去崔博士门前拉屎?”
  “那当然!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李司业讲课是多么风趣,新奇主意又多,多好一个先生,硬是被崔善友这老东西给逼走了!还好陛下圣眼如炬,洞穿了这厮的真面目,不然这老东西要是真当上了司业,那日后咱们的日子岂不是又要变得跟以前一样了然无趣了?”
  “是极是极,要是崔博士当上司业,说不定还真会将李司业带来的那些新制度全部给抹杀了!”
  “嘿~!什么叫说不定?肯定会这样的!其实俺早就想转去算学馆了,奈何我家那顽固老头子不同意,得,现在就算他同意了,俺也不会去算学馆了,没有李司业的算学馆,还有个屁的意思!”
  徐源牤摇了摇头,颇为遗憾地撇嘴说道,这货也是一朵奇葩,居然在大庭广众之前编排自家老爹,也是没谁了!
  “哈哈~!其实源牤你也不是没有机会的嘛!听说李司业最近会自建一家书院,陛下还要亲自给提匾额呢!”
  “额…自建书院?不不不,书院有啥前途?我家老头子肯定不会让我过去的,算学馆他都不让我去,我要跟他说我想去一个私人书院,我家老头子非得打死我不可!”
  “嘿嘿~!话可不是你这么说的,据说算学馆的四十四个学生,超过半数的人都要跟着李司业去那个书院,魏王殿下也在其中,源牤你敢说那书院没前途?”
  “啊?你这么一说俺还真想去了!可是我家老头子不吃这套啊!当初我都跟他说了,连魏王都要去算学馆,但他就是不同意,你说他是不是个老顽固?”
  “噗~,哈哈!要是徐伯伯听到你小子这么说他,非得揍死你不可!”
  …………………………
  “彦甫,你怎么说?之前你不是说要转到算学馆吗?现在还转不转?”
  国子学馆,教舍内。
  中间靠右的一排座位上,袁硕听着前面的同学大声议论,然后扭头对旁边的褚彦甫问道。
  “唉!前两天本来我爹都答应了了的,可是谁能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李司业走了,算学馆肯定不会再是从前那个充满活力的算学馆了,我还去那儿做什么?”
  褚彦甫摇头苦笑道。
  褚遂良当然不是迂腐之士,先前褚彦甫跟他提出了“转学”意愿后,他认真考虑了两天后,觉得去算学馆也还不错,他自己也对李泽轩的为人有一些了解,最关键的是,李承乾对李泽轩都非常推崇,他身为一个“太子党”,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只是……他这个真的不赶巧,前脚刚同意,后脚李泽轩就“跳槽”自建书院了,悲剧的褚彦甫估计又要回家跟自己老子申请一次转学了,而褚遂良怕是又要面临一次抉择了。
  “那李司业要建的那个书院,彦甫你感兴趣吗?要不要去?”
  袁硕看好友一脸惋惜的神色,忽然想到一个歪主意,一时嘴贱就建议道。
  “………去!错过了一次机会,可不能再错过一次了!袁硕你是不知道自从李司业来到算学馆之后,算学馆的学生学习积极性提高了多少!而且李司业教学方法也是花样百出,根本不像我们国子学馆的博士一样,成天就会照书本念!”
  褚彦甫想了想,突然坚定地说道。
  “啊~?彦甫你不会是认真的吧?我大唐民间的书院,你又不知道是个什么德性?你要是去那儿之后,你以后的前程可咋办?再说你爹也肯定不会同意的啊!”
  袁硕是真的被震惊到了,他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万万没想到褚彦甫居然真敢这么玩儿,实在是太胆大包天了。
  “当然是认真的!民间其他的书院如何我不管,但我相信李司业的书院肯定跟他们那些不一样!前两天李司业的那场大婚你看到了吧?那场面,那气魄,那创意!我就不信能整出这么大排场婚礼的人,建的书院格局会小,说不定等到李司业的书院完全建成,格局会比国子监还要大!至于我爹那儿,我一定会说服他的!”
  褚彦甫信心满满地说道,说着说着,他的眼神也越来越亮,那是一种对光明美好未来的期待和向往!
  话说回来,这孩子也算是除算学馆本身的学生外,被炎黄书院吸引来的第一个学生了!
  ……………………
  非常感谢许多书友的关心,侠客身体好多了,今晚恢复更新,至于昨天欠下的两更,这两天也会还的,今天肯定还不了,侠客现在在返回北京的火车上(咳咳,没错,侠客元旦节又出去浪了,本来昨天就应该回北京的,但昨天那逼样儿,要是还坐火车的话肯定得凉了,所以推迟到今天才回去),目前身体还有点小虚,码完两更就得睡觉了,健康作息,健康生活!所以今晚还是只有两更!抱歉了!
  咳咳,侠客昨天的请假理由虽然听起来有点玄幻,但绝逼是真的,没有半句假话,感觉那个梦好特么克我!做完那个梦,比我修三晚上仙还要累!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