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一十二章 作死的秦琼!
    ()“秦伯伯,您的身体好些了没?”
  
      几人寒暄一阵,李泽轩忽然出声问道。
  
      虽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秦琼也算他半个岳父,但真叫起来,李泽轩还是感觉叫不惯,所以他就坚持叫“秦伯伯”了。
  
      秦琼面色一怔,笑道:“嗯~!好多了!虽然不复当年,但现在最起码能舞半个时辰的金锏了!哈哈~!这可多亏了小轩你那药酒以及夺血续命之术啊!要不然就老夫这身子骨,也就只能苟延残喘两三年罢了!”
  
      “呸~!孩子们都在呢,你还净胡说~!”
  
      秦夫人嗔怪地看了秦琼一眼,然后有些不满地对李泽轩抱怨道:
  
      “你秦伯伯身子刚好些就闲不住了,前一阵子他觉得自己可以挥得动金锏了,就去试了试,这一试就没完没了、没轻没重,结果一口气没缓上来,晕了过去,幸好那金锏没掉下来砸到他,不然可得让别人家笑话了!”
  
      “啊~?还有这事儿~?”
  
      李泽轩瞪大了眼睛,愕然道。
  
      秦琼尴尬地老脸一红,干咳道:“咳咳~!别听你婶婶瞎说,那天不过是老夫好久没用过金锏了,还没适应罢了!你看现在适应后,不是已经没事了吗?都能挥半个时辰了!”
  
      “哼~!多大人了,自己心里都没点轻重吗?你那金锏有多重不知道吗?”
  
      秦夫人丝毫不给自家老爷面子,闻言讥讽道。
  
      “咳咳~!秦伯伯,能否让小侄见识见识您的金锏?”
  
      李泽轩忽然好奇地说道。
  
      前世在年画上倒是经常见秦琼这位“门神”手持一对瓦面金锏,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现在有机会当面接近这位传奇般的人物,当然要亲眼见识见识那金锏到底长啥样了!
  
      “哈哈~!这有何不可~!怀玉,将为父的金锏拿出来~!哦~!等等,你好像拿不动,还是为父亲自拿,小轩你等等~!”
  
      见李泽轩对自己的拿手兵器感兴趣,秦琼心下欢喜,哈哈一笑起身去另一个屋子拿金锏去了。
  
      不消片刻工夫,秦琼便手持一对金锏,来到李泽轩面前,说道:“喏,这就是随老夫南征北战十几年的金锏,小轩你拿好了!”
  
      说罢,他便将金锏送到了李泽轩手上。
  
      李泽轩顿觉两手猛地一沉,他不由诧异地挑了挑眉头,这金锏只有二尺二寸(约七八十厘米)左右的长度,估摸着顶多也就只有个二三十斤的样子,可是李泽轩颠了颠之后,发现这玩意儿岂止二三十斤,一百二三十斤都有了吧?
  
      (《隋唐演义》中,秦琼的一对瓦面金锏,重约二十余斤,但正史《说唐》记录,秦琼的镀金熟双铜锏,两根各六十五斤,共重一百三十斤)。
  
      看着手中外貌不起眼,重量却惊人的双锏,李泽轩忍不住非常无语,任何一个大病初愈的人,也不会傻到拿这么重的兵器出去“锻炼”啊!这特娘的是玩命呀!
  
      秦琼也真是拼,当初还好只是岔了气晕了过去,要是闪到老腰可就麻烦了!
  
      “哈哈!小轩,怎么样?老夫这金锏还不错吧?这上面可是沾了不少敌首的脑浆呢!”
  
      秦琼见李泽轩看着金锏怔怔发呆,以为这小子是被金锏上面散发的霸气给震慑到了,他不由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道。
  
      “脑浆~?”
  
      李泽轩闻言吓得手腕儿一抖,差点没将金锏给丢到地上,当初的北邙山救援,他虽然杀了包括飞蛇在内的几十个人,但也没像秦琼这样拿金锏敲人家脑袋玩儿啊!太恶心了!
  
      “咳咳~!秦伯伯,请恕小子直言,您的血气刚恢复一些,实在不宜耍这么重的武器,要知道凡事过犹不及,练武也尤其如此,当初我师父说过,练武其实就是一个激发人体潜能的过程,但若是不顾自己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强行增加负担,那样非但不会让武艺进步,反而会将身体给练垮了!”
  
      李泽轩想了想,神色郑重地说道。
  
      任何人生病了,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康复过程,像秦琼这样,稍微觉得自己身体好了一点了,就直接整难度最高的训练方式,实在是有些“作死”啊!
  
      李泽轩不由庆幸,还好今天来了一趟,不然任由秦琼这么搞下去,那身体的潜能都被透支完了,以后都不好调理了。
  
      “哦~?还有这说法?老夫怎么没听说过?”
  
      秦琼狐疑道。
  
      “你没听说过是你孤陋寡闻,是你医术好,还是小轩医术好?小轩呐~!照你这么说,那我家老爷以后是不是就不能挥这金锏了?”
  
      秦夫人听完李泽轩的话后大惊,连忙起身看向李泽轩问道,当然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拧了秦琼一把。
  
      “咝~!”
  
      秦琼咧了咧嘴,不好再说话。
  
      李泽轩假装没看见他们的小动作,一本正经地说道:“回婶婶的话,至少秦伯伯在没有完全康复前,是不宜使用这么笨重的兵器的,那样无异于是在透支生命潜能,待秦伯伯完全康复后,再用这双锏不迟!现在最好先用一些轻兵器锻炼身体,这样才能有利于恢复~!”
  
      “老爷,听到没?这双锏妾身就先让人手下了,你日后先换一件轻点的兵器练着吧!”
  
      秦夫人扭头横了丈夫一眼,然后不由分说地就让下人将金锏拿走了。
  
      秦琼伸了伸手,不满道:“可是换兵器老夫使不惯啊!练了还不如不练~!”
  
      “那不练就不练,正好歇着!”
  
      秦夫人倔强地坚持道。
  
      “你~!”
  
      秦琼气急败坏地挥了挥手,然后扭头对李泽轩耍赖道:“你小子将老夫的金锏弄没了!你可得再给老夫想想办法,好不容易能舞刀弄枪了,要是还天天闲着,老夫觉得身上的骨头都要生锈了~!”
  
      李泽轩愕然无语,他没想到秦琼身上居然还有程咬金的三分痞性,或许这是真将他当做子侄看待才流露出的本性吧!
  
      他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然大笑道:“有了~!秦伯伯,我这儿有一套十分高明的拳法,既有利于调养身体,又能帮助秦伯伯感悟武道境界~!”
  
      …………………
  
      第二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