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一十七章 隐杀!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最新章节!
  
  “相公,我们该回去了~!”
  
  一顿归宁宴,吃到了日暮西斜,席间,李泽轩陪老丈人喝了几杯,中间不可避免地聊起了韩天虎当年与杜十娘那段“风流韵事”,韩里正难得地老脸一红,吱吱唔唔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拼命往肚子里灌酒,借此蒙混过关。
  
  李泽轩有些无语,他实在想不明白就韩里正现在这腼腆的样子,当年是怎么把杜家千金给勾搭跑的?难道老丈人当年长得太帅了,人见人爱?
  
  直到宴席结束,李泽轩还在忍不住胡思乱想,旁边的韩雨惜看了看时辰,却拉着他的胳膊催促道。
  
  “嗯~?还早吧?雨惜你不多陪陪岳父吗?”
  
  李泽轩奇道。
  
  媳妇儿这么久没有回来,按理说应该非常想念家人,舍不得离开的啊!可韩雨惜脸上为啥一副急匆匆的神色呢?
  
  “出门前娘交待过,她让我们日落之前必须赶回去的~!”
  
  韩雨惜拧了一把李泽轩的胳膊,小声说道。
  
  “啊~?为啥~?”
  
  李泽轩纳闷道。
  
  现在是夏天,天黑的比较晚,长安城门关的也稍微较晚,再说,前世那些新娘回门的时候,一般不都在娘家住一晚吗?李泽轩想不明白媳妇儿为啥要这么急吼吼地回去。
  
  “哪有那么多为啥~?咱们听娘的就是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韩雨惜的脸颊上浮现了两团酡红,跟喝醉了酒似得,她小声嗔了李泽轩一句,然后站起身对韩里正说道:
  
  “爹爹,我跟相公先回去了!不然婆婆该等急了!您在家照顾好自己,有事的话记得派人给女儿送信~!”
  
  “嗯~!呵呵~!好~!你们回去吧~!路上…路上小心些~!”
  
  韩天虎喝的有点高,但没有完全醉,他起身笑呵呵地说道。
  
  韩雨惜点了点头,携着自家相公跟老爹告辞,就欲离去,却听韩天虎喊道:“哎~!你们把铁蛋也带上,让他跟在小轩身边历练历练,总比…总比在村里玩儿泥巴强!”
  
  李泽轩成婚这段时间,铁蛋怕老爹一个人在家里忙不过来,就回来帮忙了,现在老姐的婚事全部办完了,他也得继续跟着师父学艺了。
  
  “嗯~!那铁蛋你快收拾收拾去吧~!”
  
  李泽轩点头答应道。
  
  “不用了,师父~!铁蛋早就收拾好了~!”
  
  铁蛋说罢便进屋取了一个包裹,跑了出来,显然他们父子俩早就商量好了的。
  
  于是,夫妻俩携着铁蛋乘着两辆马车,离开了韩家庄。
  
  至于宋媒婆,李泽轩早就给了她十颗金豆子打发走了,来的时候带的其他小厮,吃完午饭就先带着六辆空马车回长安了,毕竟他们吃饭可不会像李泽轩跟韩天虎他们这样墨迹。
  
  至于其他四辆新式马车,李泽轩就送给了韩家,毕竟老丈人出门也需要坐车的嘛!后面铁蛋做的那辆马车,现在已经不姓李,而姓韩了!
  
  马车少了,回去的速度自然就更加快了,李泽轩躺在车厢内的长条沙发上,看着坐在旁边,两颊酡红的媳妇儿,笑着问道:“娘子,现在可以说了吧?为啥非要赶在日落之前回家呢?”
  
  他又不傻,怎会看不出其中另有隐情?
  
  “妾身不是说了么?都是娘交待的~!”
  
  韩雨惜睫毛一抖,连忙道。
  
  “嘿嘿~!娘子你身上每一个地方,相公我都熟悉至极,你有没有撒谎,我还看不出来?快说!不然家法伺候!嘿嘿~!”
  
  李泽轩紧紧捏住媳妇儿的葱白嫩手,嘿嘿坏笑道。
  
  “呀~!作死呀~!三宝还在外面呢~!相公快放手~!”
  
  “嘿嘿~!娘子你不老实交代的话,就不是拉手这么简单的了~!”
  
  李泽轩看韩雨惜一身雪白襦裙,眉目如画、白璧无瑕,那玉洁冰清的模样还真让他有点起了色心,咳咳,这新式马车要是能做的跟现代越野车一样封闭的话,这货说不定还真想在这荒郊野外来一场“车Z”了。
  
  韩雨惜羞气交加,想挣脱李泽轩的咸猪手,但她那点力气哪敌得过,而且看李泽轩那副色色的表情,她还真害怕李泽轩会胡来,于是只能撅了撅小嘴,小声道:
  
  “娘和宋媒婆先前都跟我说过,我们如果在日落前回家,以后…以后容易…容易生男孩儿……”
  
  说着说着,韩雨惜的声音越来越小,脑袋也害羞地低了下去。
  
  “呃……”
  
  李泽轩愕然,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但眼下媳妇儿都羞成这样子了,他也不好再逗她了,只能道:“娘子啊!先前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过两年再要孩子,你现在怎么又开始想这事儿了呢?”
  
  “可这种事情哪能说得准,万一,万一妾身要是不小心怀上了相公的孩子,当然要怀个男孩儿好啊!”
  
  韩雨惜抬头反驳道。
  
  先前李泽轩给她说的那一番避孕方法,她总觉得不靠谱,再说,她自己也想早点生个孩子。
  
  “额…”
  
  李泽轩挠了挠头,根据安全期来避孕的确不靠谱,现代的医学机构统计过,失败率挺高的,看来以后不能经常胡来了啊!
  
  “咳咳!娘子,男孩儿、女孩儿咱家都喜欢,你别有太大压力。其实相公我更喜欢女儿一些,女儿多好可爱、多省事儿啊!”
  
  见韩雨惜一副蹙眉纠结的样子,李泽轩连忙笑着安慰道。
  
  “嗯~?真的吗~?”
  
  韩雨惜眼睛一亮,欢喜道。
  
  “嗯,当然是真的!”
  
  “唔~!可是妾身还是想生个儿子~!”
  
  韩雨惜咬了咬嘴唇,一脸可爱地说道。
  
  李泽轩:“……………”
  
  “咻~~砰~!”
  
  正在这时,车厢左侧突然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呼啸,紧接着便听到车厢壁上传来一声猛烈的碰撞声,四平八稳的马车立刻为之一顿,甚至有些微微向右倾斜,终究“别摸我一号”车体庞大的重量让车身稳定了下来,不至于侧翻。
  
  “聿聿聿聿~~~!”
  
  外面的大白这时发出了一声急切的嘶鸣。
  
  李泽轩猛然一惊,扭头一看,车厢左璧向内塌陷了一大块,一截箭尖探出了一个“脑袋”,上面还闪烁着幽蓝的冷光!
  
  刺杀!
  
  这是有人想要杀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