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李家之殇~!

      “快来人~!快来人~!”
  
      阿福驾着马车回到李府门口,他麻溜地跳下马车,冲屋内喊道。
  
      “是阿福?阿福哥,怎么了~?”
  
      门内探出了一个脑袋,是李府的小厮阿远,今天顶替阿福跟三宝“值班”的。
  
      “阿远,快来帮忙~!三宝受伤了~!快帮忙给抬进去~!”
  
      阿福掀开车帘,急声道。
  
      “啊~?三宝哥受伤了~?”
  
      阿远愕然道。
  
      “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忙抬进去啊~!阿水,你也过来帮忙~!我得去见老爷、夫人~!”
  
      “是,阿福哥~!”
  
      两个小厮连忙跑出来抬人,阿福焦急地看了三宝一眼,然后跑进了院子,去找李京墨了。
  
      “阿福~!怎么了~?外面怎么吵吵闹闹的?”
  
      阿福刚准备进东院,就见李京墨跟李夫人匆忙走了出来。
  
      “噗通~!”
  
      “老爷~!阿福对不起您,阿福没有保护好少爷~!”
  
      阿福双膝一软,跪倒在李京墨跟李夫人身前,痛哭流涕道。
  
      “轩儿?轩儿怎么了~?”
  
      李夫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差点没晕过去,自家儿子刚成婚,眼看着她的含饴弄孙的美好日子就要来了,却生了这突然的变故,这让她如何承受得了?
  
      “夫人先别急~!阿福~!到底生了什么事你快说,莫要再这儿哭哭啼啼、浪费时间,轩儿跟雨惜到底去哪儿了?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
  
      李京墨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他先扶住自家夫人,然后看向三宝严厉道。
  
      “老爷~!我们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一名功夫奇高的黑衣刺客,少爷少爷觉得敌不过那黑衣人,就拼命缠住他,让我们跟少夫人先逃回来~!三宝他中了一箭,并且箭矢有毒,现在还昏迷不醒,少夫人已经前往秦府,请求翼国公老人家带兵救援~!老爷,阿福该死~!阿福该死啊~!”
  
      李家主人待下人一向宽厚,这次自家少爷陡然遇难,无论是尚在昏迷中的三宝,还是跪在地上的阿福,内心都是痛不欲生,此刻,阿福说着说着,就再也忍不住,使劲地将脑袋往地上的青石板上磕,想以此来洗脱自己的罪孽。
  
      “轩儿~!我的轩儿~~~!老爷~!救救轩儿~~~!”
  
      李夫人闻言,顿感一阵天旋地转,她轻咬舌尖,强忍住没有晕厥过去,但是眼泪却忍不住夺眶而出,她拉着自己丈夫的胳膊,撕心裂肺地哭喊道。
  
      “夫人~!夫人~!你冷静冷静~!为夫肯定会救轩儿的~!”
  
      李京墨拍了拍李夫人的手背,然后大声喝道:“清儿,你快去找大夫,全力救治三宝,其余人跟拿上棍棒柴刀,随老夫出城救轩儿~!阿福,你来带路~!”
  
      “是,老爷~!”
  
      清儿应了一声,就跑远了。
  
      “老爷~~!”
  
      李夫人大惊,她拉住李京墨的手,急声道:“老爷,你又不会武艺,怎能去犯险?玉竹不想再失去你啊~!”
  
      “爹爹~!爹爹~!你别去~!让兰儿去~!谁敢欺负哥哥,兰儿去杀了他~!”
  
      兰儿不知从哪儿跑了过来,抱着李京墨的另一只手,泪眼婆娑地说道。
  
      “兰儿乖,别闹~!”
  
      李京墨先是揉了揉兰儿的小脑袋,然后看向李夫人,郑重道:“夫人,八年前我们差点失去轩儿,所幸有灵虚道长出手相助,我们才能一家团圆,连老天都不能夺走轩儿,这区区一个刺客,为夫岂能让他得逞?老夫当年在外做生意时,什么歹匪没遇到哦啊过?今日纵然拼了我这条老命,也定要保轩儿周全!夫人,你跟兰儿安心在家,为夫这就出城~!”
  
      “不~!老爷~!”
  
      李夫人伸手欲拽,却被李京墨挣开,李京墨吼了一声:“我李京墨平常待你们如何,你们心里都有一杆秤,今日我儿遭难,不怕死的,都拿上家伙,随我出城救儿子,怕死的就在家照顾夫人、小姐,老夫也不会责怪你们~!”
  
      “救少爷,愿随老爷赴死~!”
  
      “愿随老爷赴死~!”
  
      阿福、三宝回来时闹得动静太大,有不少下人都被惊动了,随着阿福将整个事情始末哭诉出来,知道李泽轩出事的下人越来越多。
  
      唐人尚武,上至君王,下至黎民,君辱臣死,主辱仆死!
  
      李京墨的一声大吼,将所有家丁仆役的血性全部激发了出来,五六十个年轻家丁顿时齐声大吼道。
  
      “好~!阿福~!带路~!”
  
      早有人备好马匹,李京墨取来一柄长剑,翻身上马。
  
      虽然他不会武艺、不会剑法,但一个父亲的愤怒,会让人爆发出无穷的力量
  
      “驾~!驾~!闪开~!都闪开~!”
  
      独孤信带着五百禁军精锐,在长安城的街道上纵马狂奔,马蹄与路面的撞击声,惊扰了无数正准备回家的行人。
  
      “哟~!好大的阵仗,这是皇宫禁卫啊~!那不是独孤将军吗?”
  
      “是啊~!难道又出了什么事~?”
  
      “唉~!谁知道呢~?回家喽~!不然一会儿坊门要关了~!”
  
      “哎~!不是,我怎么觉得这一幕跟几个月前那一场几千军队出城剿匪很相似啊~!”
  
      “嘿~!净瞎说~!哪儿有那么多土匪~!”
  
      路人议论纷纷,独孤信自然没心思理会这些,他带着铁蛋,飞速地向延兴门狂奔。
  
      没错,他刚刚去了一趟秦府,一是把铁蛋带过来给禁军指路,二是让秦琼跟韩雨惜稍安勿躁,毕竟李二对于秦琼的身体还是很关心的,也不想秦琼去冒这趟险。
  
      “飞鹰~!上马~!跟为兄一同去东郊~!”
  
      大军穿过延兴门时,独孤信高声喊了一声,他这是在叫帮手啊!因为他心里也没把握胜过那个黑衣高手。
  
      “是~!大哥~!”
  
      先前那放铁蛋一马的那个年轻将官,应了一声,然后翻身上马,追随独孤信向郊外奔去。
  
      原来这人叫做独孤飞鹰,看上去他应该是独孤信的弟弟,只是听他那声音,怎么透露着一股掩饰不住的兴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