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救援行动在继续!

      “来人~!给老夫备马~!”
  
      秦府前厅,韩雨惜、秦夫人、秦怀玉三人一脸焦急地坐在胡凳上,秦琼却不断地在门前走来走去,看起来心情很是急躁。
  
      片刻过后,秦琼再也忍不住,对门外的家仆吩咐道。
  
      “老爷~!可是刚刚陛下………”
  
      秦夫人知道自家夫君是要做什么去,但刚刚独孤信已经将李二的意思传达的很明白了,秦夫人虽然很担心李泽轩的安危,但也害怕秦琼这么做会让李二有意见。
  
      “没事~!陛下无非是担心老夫身体撑不住,但小轩不仅是雨惜的相公,还是老夫的救命恩人,如今有人对他不利,老夫岂能袖手旁观?想当年万军针中老夫都能杀几个来回,如今区区一个刺客,老夫还能怕了他?”
  
      秦琼说罢,看了看旁边一声不吭,默默流泪的韩雨惜,安慰道:“雨惜你也莫要太难过,现在小轩也未必遇难,这小子一向命大,当年老天要夺走他的小命都没有成功,这次肯定能遇难成祥、逢凶化吉的!你且在这儿稍坐,义父这就将你的相公给完完整整带回来~!”
  
      “多谢义父~!义父大恩,雨惜跟相公没齿难忘~!”
  
      韩雨惜哭着下拜道。
  
      “好了~!老夫去也~!怀玉,照顾好你娘跟你义妹~!”
  
      秦琼摆了摆手,出门而去。
  
      “家主~!庄七也跟您去~!”
  
      “俺也要去~!”
  
      “俺也要去,家主~!”
  
      秦家上下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李泽轩遇刺的事情,此时一帮护院见秦琼竟然要孤身前往,他们哪里肯让?纷纷自告奋勇地要跟着一起。
  
      “庄七、梅温化!你俩随老夫前去,其余人留下~!”
  
      秦琼皱眉喝道。
  
      他先前不止一次去过韩家庄,知道那里的路并不宽敞,人带多了,反而影响救援速度,这也是他执意要亲自前去的原因之一,独孤信带了五百人,这五百人要想同时抵达事发现场的话肯定要牺牲速度,去的就晚,除非独孤信抛开大队伍,一个人先快马赶到才行。
  
      但是他对于独孤信的武艺并没有多少了解,自然就谈不上信任了。
  
      “喏,家主~!”
  
      庄七跟梅温化闻言兴奋地低吼了一声,二人翻身上马,就要随秦琼出门,其余家将见秦琼一脸严肃,虽然不甘心,但没有一个人敢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提出异议,这就是秦琼的威信,治家如治军!
  
      “叔宝~!某家也来助你一臂之力~!”
  
      正在这时,牛进达带着两个亲卫跃马而来,显然牛进达跟秦琼想到一块儿去了,救人如救火,带的人多了反而影响救援速度。
  
      独孤飞鹰隶属于右武卫,牛进达乃右武卫大将军(尉迟恭是右武侯卫大将军,右武卫跟右武侯卫不一样,唐代有十六卫,他们二人所属军队不同,不要混为一谈),所以牛进达算是李泽轩遇刺事件最早的知情者之一。
  
      像程咬金跟尉迟敬德他们,收到消息就会晚一些。
  
      牛进达下午一收到独孤飞鹰的传信,就想过来告诉秦琼,谁知刚到秦府门口,就看到了李泽轩那辆插着羽箭的新式马车,他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过来,现在看到秦琼已经整装待发,牛进达不由暗叹来的可真巧。
  
      “哈哈~!好~!今日秦某又能与进达并肩作战了~!老夫倒要看看,何人胆敢在天子脚下公然行刺一国县男~!出发~!”
  
      秦琼哈哈一笑,与牛进达并排而行,六人六骑,向长安城延兴门奔去。
  
      ……………………
  
      “吁~~!”
  
      正如秦琼和牛进达所料,独孤信一行人出了延兴门,离开了官道,看着眼前仅能容三匹马并行的小路,独孤信不由皱了皱眉头,连忙让队伍停了下来。
  
      这狭窄的小路,骑兵若是高速奔行,一旦队伍中某个人出了意外、断了节奏,那整个骑兵队伍就会人仰马翻、损失惨重。
  
      “江超,你带着弟兄们在后面半速前行,本将跟飞鹰先走一步,不然肯定来不及的!飞鹰会给你们留下记号,你们跟着过来就成~!”
  
      独孤信当机立断,对裨将命令道。
  
      “末将遵命~!将军小心~!”
  
      独孤信旁边那个大胡子裨将躬身抱拳道。
  
      “嗯~!飞鹰~!我们快走~!”
  
      独孤信点了点头,然后他驾驭着胯下的黑马,冲了出去。
  
      “嗯,大哥~!”
  
      ……………………
  
      “爹~!爹~!不好了~!我听说小轩遇刺了~!”
  
      程处默风风火火地跑进了自家后院,冲正在耍马槊的程咬金大叫道。
  
      “遇刺~?谁敢刺杀他~?那小子武功那么厉害~!”
  
      程咬金停下手中的动作,狐疑地看了程处默一眼,他在怀疑自己这个儿子是不是脑子热坏了。
  
      “爹!是真的~!怀玉他刚刚差人告诉我的,说是小轩在东郊被一个高手伏击,现在估计还在苦战呢~!”
  
      程处默如何看不懂自家老爹那不信任的眼神,他瞪着眼睛急道。
  
      “嗯~?岂有此理~!特娘的俺老程看好的后辈居然也有人敢杀~?你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老子牵马去~!”
  
      程咬金见程处默说的有板有眼,他这才意识到事情真正大条了,连忙瞪着眼睛吼道。
  
      “好好好~!爹,我也跟你一起去~!敢动我程处默的兄弟,我就让他后悔活在这世上~!而且我刚刚听怀玉说,秦伯伯也去了~!”
  
      程处默恨恨地摩拳擦掌道。
  
      “去去去,要去赶紧,就你那点儿微末武艺,去了也给老子安分点~!”
  
      程咬金摆了摆手,不耐烦地嫌弃道。
  
      程处默瞪大了眼睛,满脸的“窝草”,心中也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这个老爹到底是不是亲爹呀~!
  
      “看什么~?快去~!”
  
      程咬金不悦道。
  
      “哦~!”
  
      程处默闷闷地应了一声,去马厩牵马了。
  
      不一会儿,程府也窜出两骑,奔长安东面而去。
  
      就这样,李京墨、秦琼、牛进达、独孤信、程咬金带的五支救援队伍,在最短的时间内集结,向事发地点开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