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援兵来!

      “呼~!呼~!”
  
      打到现在,战斗已经持续了接近半个时辰,黑衣人居然变得有些气喘,这个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
  
      其实这个很好理解,黑衣人后面的每一次出手,都是全力出击,而李泽轩虽然处于被动防御,但这货将精神力与真气相结合,每一招都是经过周密算计的,所耗费的真气与黑衣人相比,当真是九牛一毛。
  
      人有力穷时,黑衣人纵然境界比李泽轩高出一大截,但也吃不住这么玩儿命地消耗,现在他体内剩余的真气也不多了。
  
      什么时候化气境的武者都这么难缠了?
  
      眼看着时间越过越久,他却还没能击杀李泽轩,黑衣人心中又是急躁,又是郁闷!
  
      此消彼长!
  
      李泽轩是越打越痛快,咳,应该是越被打越痛快!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竟然又进入到了物我两忘的状态,这一刻,他的手中只有剑,他的心中只有,道!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天道无为、道法自然!这就是道!
  
      我明白了!
  
      李泽轩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深刻地认识过道,天道无为、道法自然这八个字,完美地诠释了道的含义,无为不代表不做为,而是代表顺势而为!
  
      就像他现在这样,完全是顺着黑衣人的招式,借力打力!
  
      “轰”的一声!
  
      李泽轩的脑海突然疯狂涌入了无数大道真言,体内的真气也开始疯狂翻腾,犹如龙卷风一般,不但肆虐着他的全身经脉,而且还在疯狂地吸取着外面的气!
  
      李泽轩不知道外面的那些气是不是传说中的天地灵气,但他能深切感受到外面许多新鲜灵动的气,随着他经脉中的真气风暴,通过他的皮肤、毛发,进入到了他的体内,并且被迅速转换成了真气!
  
      先前本来都快枯竭的经脉,此刻猛然涌入了一整条大河,顿时就变得鼓胀起来。李泽轩这会儿真是痛并快乐着,快乐的是,他的经脉终于不用“饿肚子”了,痛的是,经脉吃的太饱了,快要撑破了!
  
      “混账~!居然胆敢如此无视老夫!”
  
      感受到李泽轩周遭气势的突然变化,身为过来人的黑衣刺客当然明白李泽轩这是要当着他的面突破了,羞辱,这是赤裸裸地羞辱啊!
  
      “七修化血掌!”
  
      黑衣人收起狼牙刺,气势突然变得无比嗜血邪恶,周身还散发出一阵黑雾,就见他掌印不断交错翻转,片刻之后,居然有两团犹如实质的黑雾附着在了他的掌心。
  
      “去死吧~!”
  
      黑衣人变色虽然变得有些苍白,但他不管不顾,狞笑一声,运起体内所有真气,身子宛若流光一般,向李泽轩激射而来!
  
      李泽轩内心警兆大生,他从黑衣人的手上,感受到了致命的凶险,显然那黑雾是有剧毒的,但无奈他此刻突破到了紧要关头,只差临门一步就要到达宗师境,实在没有把握能够应对黑衣人这个“本命大招”。
  
      他想退,但黑衣人已经锁定了他所有的退路,他退无可退!
  
      他想提剑防御,但太极剑法再精妙,又怎么可能挡的住黑衣人的毒雾?
  
      草!老子刚突破,难道就要死在这个猥琐的老毒物手上?
  
      李泽轩此刻真想日老天爷特娘的仙人板板,这不是逗人玩儿吗?
  
      “咻!咻!咻!”
  
      就在这时,三道破空声音响起,就见三个四叶飞刀,在空中超极速旋转,由于速度太快,能听到非常明显的破空声!
  
      三片飞刀后发先至,在黑衣人的双掌还没接触到李泽轩之前,已经快要划到黑衣人的后背了!
  
      此刻,黑衣人如果不收手,他跟李泽轩谁先死还不好说,但能肯定的是他俩肯定都会死。黑衣人今日是来杀人的,可不是来送命的,他当然不愿意跟李泽轩同归于尽。
  
      就见他在空中极速转身,手臂中的狼牙刺瞬间又弹了出来,“砰砰砰”,三片飞刀被黑衣人轻松击落!
  
      “好快的身法!”
  
      却是独孤飞鹰与独孤信快马赶到了战场,眼见黑衣人就要一举击杀李泽轩,独孤飞鹰伏在马上,从小腿出捏出三片飞刀,朝黑衣人后心射去,他是想行那“围魏救赵”的计策!
  
      虽然料到这三片飞刀杀不了黑衣人,但独孤飞鹰却怎么也想不到黑衣人会应对的如此轻松,这可是他平常最引以为傲的飞刀啊!
  
      “飞鹰小心!此人最少已经步入宗师五年以上!应该是宗师中期高手!”
  
      独孤信见识明显要广一些,他跳下战马严肃道。
  
      “啊~?宗……宗师高手?”
  
      独孤飞鹰感觉自己话都有点说不出来了,他才化气中期,让他过来跟一宗师中期打,这不是坑爹吗?
  
      “哼~!原来是朝廷的走狗!好胆,居然敢过来坏老夫的事,待我先料理了这小子,再来杀你们两条狗!”
  
      黑衣人见独孤信和独孤飞鹰一身盔甲,心中一沉,面上却狞笑道。
  
      说罢,他便继续挥舞着毒掌,朝李泽轩杀去!他始终没有忘记他今天的首要任务。
  
      “呵~!想当着本将的面杀人,休想!”
  
      独孤信冷笑一声,迅速拿出背后长弓,弯弓搭箭、一气呵成,射向黑衣人后脑,同时他对旁边的独孤飞鹰说道:
  
      “飞鹰,快出手!李县男貌似在临阵突破,咱们想办法拖住!宗师不可怕,你的玄叶飞刀可是能越境对敌的!”
  
      “啊~?临阵突破~?还能这样~?”
  
      独孤飞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他要是会现代流行语,此刻肯定会说: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儿!
  
      “嗯~!别啰嗦!快!”
  
      独孤信皱了皱眉头,自己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废话太多。
  
      “哦~!”
  
      独孤飞鹰一脸苦逼地点了点头,他的玄叶飞刀的确能越境对敌不假,可是眼前这个可是比他高了好几个境界的高手啊!还对个毛线啊!
  
      但事到如今,他只能听老哥的了!
  
      哎~!想起两刻钟前自己还为能出城打架而开心呢!现在想想,自己真是脑袋抽筋了!
  
      独孤飞鹰拍了拍脑袋,然后抽出小腿上的飞刀,加入了战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