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唯一的弱点!

      ?李府。
  
      李泽轩晚上去了一趟仆役房,看望昏迷中的三宝。
  
      傍晚的时候,家里就请了长安城内的名医,对三宝进行了一番诊治。
  
      黑衣刺客箭上的毒药,算不上偏门,只是一种很常见的精神麻痹药物,请来的老大夫很快就识别出了毒药种类,再加上三宝送回来的及时,中毒也不太深,经过一番处理,性命已无大碍,只是他这条手臂,日后肯定会稍微落下一点残疾了。
  
      李泽轩温言安慰了一番三宝,便让他早些休息,然后自己也回屋去了。
  
      “相公,疼不疼~?”
  
      咳,不要想歪,这夫妻二人只不过是在抹药而已。
  
      韩雨惜看着李泽轩后背上那几条狰狞的伤口,甚是心疼和自责,想到先前那危急时刻,眼前这个男人拼了性命也要让自己先走,她的一颗芳心顿时彻底融化,给李泽轩抹药的那只手也变得无比轻柔,如同微风拂过皮肤一样,痒痒的。
  
      “呵呵~!不疼不疼~!都是小伤而已!娘子你不必这么小心翼翼,你这么温柔,反而弄得我痒痒的!”
  
      李泽轩又不傻,自然感受到了背后美人的自责,连忙笑着安慰道。
  
      其实先前那一番临阵突破,已经让他体内的大部分伤势都好的差不多了,有几个深可见骨的伤口都没流血了,只是还没愈合而已,看起来比较吓人,按照他现在的体质,就是不抹药,过几天也能自己好,但韩雨惜哪会坐视不管?一回到房间,她就连忙帮李泽轩脱衣服了,弄得李泽轩都差点误以为自己媳妇儿转了性子变主动了!
  
      “这哪是小伤?相公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
  
      韩雨惜红着眼睛说道。
  
      “嘿嘿~!真没事儿~!娘子要是不信,相公一会儿证明给你看看~?”
  
      李泽轩插科打诨道。
  
      “相公~~!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想那些?快趴好~!”
  
      韩雨惜气恼道。
  
      “哦~!”
  
      韩雨惜这才专心致志地给李泽轩抹药,片刻后她舒了一口气,然后一条白布,小心翼翼地将伤口包扎好。
  
      “好了,相公~!你先坐着,妾身去端水,给你泡泡脚~!”
  
      韩雨惜将剩余的药膏、白布收了起来,不由分说地走了出去。
  
      “哎~!娘子不用……”
  
      李泽轩刚想说不用来着,韩雨惜就已经出去了,他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却被当成了一个不能下床的病人一样照顾,自己娶得这个媳妇儿可真是贴心过头了啊!
  
      片刻工夫,韩雨惜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
  
      李泽轩看着那木盆上方的腾腾热气,不由很是无语,这大热天的哪有泡热水脚的?
  
      仿佛是看出了李泽轩心中所想似得,韩雨惜放下木盆笑道:
  
      “相公,这泡脚水里面加了双花、大黄、元柏、红化、地榆炭、白芷、制乳香、制没药、白花蛇舌草、蛇床子等数十种药草,一会儿再辅以按摩,不仅可以通经活络,还能强健筋骨,对于恢复伤势很有效的!”
  
      李泽轩恍然,原来是中药泡脚了,没想到唐代居然都有这种讲究了,他问道:“娘子,这些你是从哪儿学的~?”
  
      “我娘啊~!小时候我爹进山打猎经常容易受伤,我娘就自己采药,一直用这个方子给我爹泡脚,真的很有用,相公你要信我~!”
  
      韩雨惜一边帮李泽轩将足衣(差不多相当于现代人穿的袜子)脱掉,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
  
      “嗯~!岳父、岳母还真是恩爱~!”
  
      李泽轩心里暗叹,自己的这个老丈人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娶了那么一个贤良淑德的老婆,当真是捡到宝了。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不也是捡到宝了吗?媳妇既长得漂亮,又会做菜持家,还会心疼照顾人,性格还温柔体贴,这样的媳妇儿李泽轩是知足了,他从始至终都不是一个贪心的人。
  
      见韩雨惜真的蹲下了身子,给自己的脚底按起了摩,李泽轩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一个是舒服的,二嘛,他这个位置是拥有上帝视角的,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风景。
  
      夫妻之间可不仅仅是需要做那种事情的,平常这点不经意之间的玩笑逗乐,未尝不是对夫妻感情的一种调剂。
  
      “嗯~!爹和娘从来没有红过脸,他们真的很好~!”
  
      韩雨惜低着头,柔柔地说道。
  
      李泽轩淡淡地“嗯”了一声,屋内一时陷入了宁静,气氛很是温馨。
  
      “相公……下次遇到危险,你能不能不要抛开我?你曾说过,夫妻一体,但大难临头之时,妾身却不能与你一同患难,在等你归来的那两个时辰里,妾身真是比死了还难受~~!”
  
      韩雨惜低头犹豫了半晌,弱弱地说道。
  
      真是个让人心疼的人儿啊!
  
      李泽轩暗道要命,他弯下身子,捧起韩雨惜的脸颊,抵着她的额头说道:
  
      “傻丫头,若是不能护你周全,那我还算什么男人?你我夫妻确实是一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我是你的相公,我有保护你的责任,就算有一天我们必须死,我也绝对不会让你死在我前面,丈夫丈夫,十尺为丈,人长八尺,故曰丈夫!日后若是遇到这种情况,你还是得先跑,只有你安全了,我才能专心对敌!你跟爹娘他们,是我唯一的弱点!”
  
      韩雨惜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夺眶而出!
  
      “相公……”
  
      “不必说~!我都懂!娘子听我的准没错!还有,相公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遇到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李泽轩勾了勾媳妇儿的下巴,笑道。
  
      “嗯嗯~~!”
  
      韩雨惜破涕一笑,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然后问道:“相公,白天那黑衣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们?”
  
      李泽轩歪着脑袋,想到黑衣人当时那句“江湖事,江湖了,杀人偿命”,他心中一动,说道:“我也不知那老贼是何来路,不过听他那口气,怎么像是仇杀?我也不太确定~!”
  
      “仇杀~?相公一向与人为善,怎么会招惹仇人~?”
  
      “唔~!明日再想吧~!娘子你蹲了半天也累了,快坐下让为夫也来给你按按脚~!”
  
      “不要~!哪有丈夫给妻子洗脚的?说出去多丢人?”
  
      “丢啥人?我疼我媳妇儿还碍着别人了?娘子快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