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三十二章 打抱不平!

      是夜。
  
      长安城东南,敦化坊。
  
      一处豪门宅院,依稀可见一个房间还点亮着烛光。
  
      “叔公,蛇王刺杀失败、远遁无踪!听说还差点被秦琼他们生擒了!”
  
      一个白衣男子,冲上方正半卧在榻上的老头恭敬道。
  
      那白发老头一脸困倦,此刻他正微闭着双眼,胸膛有规律地起起伏伏,就好像睡着了一样,半晌后,他终于开口道:“他不是很厉害的宗师高手嘛?怎么连一个娃娃都解决不了?当初他可是夸下海口,能一箭了结李泽轩的小命呢!”
  
      年轻男子拱手道:
  
      “回叔公,那蛇王在武道修为上是比李泽轩高出太多,按照常理的话,蛇王的确可以瞬间解决掉他,可是………”
  
      “没什么可是!”
  
      白发老头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说道:“老夫对这些武道上的事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废物就是废物!玄籍你以后跟这种江湖草莽少往来,不然你迟早会被拖后腿!”
  
      “叔公说的是,玄籍铭记在心!”
  
      年轻男子点头应道。
  
      “嗯,让你爹最近也消停些,他什么心思老夫岂能不知道?真是目光短浅!”
  
      白发老头眯了眯眼睛,饶有深意地说道。
  
      “呃!叔公的话,玄籍一定带到!”
  
      年轻男子纳罕道。
  
      “嗯~!你是不是还在担心我们这次算计李泽轩的事情会被朝廷察觉?”
  
      白发老头端起锦榻旁边的一盏茶,浅饮一口,见年轻男子眉头紧皱,于是问道。
  
      “没,那倒不至于!这次行动又不是我们请人刺杀的,是蛇王自己找上门来,我们只是不经意间透露了一个情报给他而已!现如今朝廷就算真找上门来,也没我们什么事!”
  
      年轻男子摇头道。
  
      “那玄籍你还忧虑什么?”
  
      “蛇王这次刺杀不成、差点被废了,孙儿在担心,他会不会因此记恨咱家!”
  
      年轻男子,皱着眉头,不确定道。
  
      “哼~!他敢~!区区一个江湖草莽,也妄想蜉蝣撼树?”
  
      白发老头瞪着眼睛哼了一声,然后他想了想说道:“这次刺杀,老夫本来就没有抱多大希望,差不多相当于一个试探罢了!能杀掉更好,杀不掉就只能说明,对付李泽轩,武的不行,所以日后可以来文的试试。这风口浪尖的,咱家可不能做出头鸟!但也不能让那小子断了咱们的根基!”
  
      年轻男子愣神道:“叔公,这如何来文的~?”
  
      “呵呵~!那就是你的事情了,玄籍你打小机智聪颖,比你父亲可强多了,叔公看好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想到好方法,再来告诉叔公~!家族未来可都是要靠你们年轻人啊!”
  
      白发老头呵呵笑道,这老家伙是相当甩手掌柜。
  
      年轻男子擦了擦汗,连忙道:“谢叔公,玄籍会认真想办法的!”
  
      “嗯,去吧~!”
  
      白发老头儿摆了摆手,说道。
  
      “诺,叔公也早些休息!玄籍告退!”
  
      年轻男子拱了拱手,退了出去。
  
      榻上的白发老头静默一会儿,叹了一口气道:“是该找那几个老家伙谈谈喽~!这些人目光短浅,不提点提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明白过来!况且这件事也不是我们一家的事啊!”
  
      …………………………
  
      翌日清晨。
  
      李泽轩大老早地被叫了起来,因为宫里来人说,让他去参加今天的早朝。
  
      “应该是跟昨天的刺杀有关吧?得!正好去瞧瞧,看李二能给个什么说法?小爷好歹也算是朝廷的人了吧?被别人在长安城附近刺杀,老李也是有责任的呀!”
  
      李泽轩心里胆大包天地YY道。
  
      在小荷、小兮的服侍下,李泽轩洗漱完毕,穿上朝服,然后草草扒了几口饭菜,便坐着马车,去皇宫了。
  
      昨天马车上的羽箭也被独孤信给带走了,照他所说,弓箭在民间是属于“管制武器”,特别是黑衣刺客昨天用的那种劲弓,弄不好还是从哪个兵库里面流出来的呢!
  
      也不是第一次来上早朝了,李泽轩可谓是驾轻就熟,进了皇城,来到太极宫跟前的广场,李泽轩发现文武百官基本上全来齐了,自己这还算晚的,没想到前世做了“一辈子”的好学生、乖宝宝,来到唐代后,居然有点“变懒”、“变坏”了的意思了!
  
      与程咬金、秦琼等几个军方老将闲聊了几句,就见有内侍出来喊道:“诸臣工入殿上朝~!”
  
      喧闹的文武百官立刻安静下来,纷纷低头顺眉,抱着朝笏,缓缓地进入太极殿内。
  
      李泽轩现在的地位有些尴尬,他辞掉国子监司业一职的事情基本上是众所周知,现在他身上挂着的,就只有蓝田县男这一个爵位了,纵观满朝文武,像他这样,只有爵位没有实职就来上朝的,还真是绝无仅有了!
  
      先前李二承诺要给他加封太子詹士,还没到时间呢!
  
      咦?算算日子今天好像正好是国子监放田假的日子啊!这么说来李二今天也有可能是为了当着朝臣的面给自己升官来着?
  
      李泽轩微微一愣,心思活络了起来,便走向了他原来的位置,正是在孔颖达的后面一排。
  
      反正现在新一届的国子监司业还没上任,自己站在这里也没人会说什么。
  
      事实证明也的确没人说什么。
  
      君臣一番见礼之后,早朝开始。
  
      前半部分自然没有李泽轩什么事儿,都是一些大佬在互相撕逼,或者汇报工作,什么夏天汛期快到了,得加固河防啊,某个官员行为不检,玩忽职守啊,等等。
  
      李泽轩反正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站在那儿闭目养神,静静等待李二叫他。
  
      不知过了多久,见秦琼上前躬身道:“启禀陛下,老臣有事要奏!”
  
      “秦爱卿请讲!”
  
      “陛下,昨日蓝田县男在长安城东郊遭遇一名黑衣高手刺杀,光天化日、天子脚下,居然会出现此等骇人听闻之事,朝廷的颜面何存?老臣恳请陛下严查,将此等胆大包天之徒绳之于法,不然众臣工只会人心惶惶,无心朝事!”
  
      李泽轩精神一振,秦琼这是亲自上台给她打抱不平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