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书院立项!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泽轩不愿意领武勋职,并不是说他胆小,不愿意上战场保家卫国,大唐真的需要他的时候,他当然会义不容辞,披甲上阵,可是当下大唐牛逼的武将辣么多,根本用不上他呀!
  
  他只想安安静静地跟媳妇儿过着甜甜蜜蜜的小日子而已。【△網WwW.】
  
  咳咳,说到底,他就是懒!
  
  “先前李泽轩造的曲辕犁和指南针,促进了农耕,也为李孝恭带船队出海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朕先前本欲调他去工部任职,让他发明出更多利国利民的工具,但后来李泽轩跟朕说,他要办书院,名曰炎黄,他要将他这发明新工具的学问,传给更多的人!朕认为此举大善,众卿以为如何?”
  
  在军方众将领的配合下,顺利地给李泽轩加封了官职后,李二又继续“得寸进尺”地将李泽轩要创办炎黄书院的事情说了出来,他将这件事拿到朝堂上公开说,主要是为了让炎黄书院以后少受一些阻力。
  
  群臣默然无语,他们不知道李二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怎么好好地就说到办书院了呢?这个时代,人们对于书院可没有什么高大上的印象,矮矬穷还差不多,所以许多大臣想支持但不知道该因为什么支持,想反对也不知道该因为什么反对。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这朝堂之上,关于李泽轩的事情可真是一件接着一件,一桩接着一桩,这小子都快成朝堂主角了啊!
  
  “陛下,国库怕是没有余钱,来给李詹士办书院了~!”
  
  这时一个儒雅的紫袍白发老者,上前拱手道。
  
  正是此时的民部尚书萧瑀,嗯,没错,这个时候的户部还不叫户部,而叫做民部。
  
  在隋初时,它是被称作度支,开皇三年改为民部,皇朝因之。贞观二十三年(其实是永徽元年)改为户部,明庆元年改为度支,龙朔二年改为司元太常伯,咸亨元年复为户部。光宅元年改为地官尚书,神龙元年复故。
  
  萧瑀的妻子是独孤皇后的娘家侄女。李渊是独孤皇后的亲外甥,李渊与萧瑀之妻是姑舅表兄妹。当年两人同在隋朝做官时交情也很好。
  
  所以,这货不仅在隋朝混的开,既当过民部尚书,又当过宰相,在唐朝也照样混的风生水起,宰相跟民部尚书他又一次二者兼得啊~!
  
  纵观前朝宰相,只有萧瑀一人直到贞观二十年还始终在权力中心活动。但也六起六落,即六次拜相,六次被罢相,甚至削去爵位,被贬出京。
  
  咳咳,不过唐朝的宰相不是很值钱,至少不像后世那样能够权倾朝野。【△網WwW.】
  
  因为唐朝实行的是”群相制“,高祖时期有宰相十六人,太宗时期有宰相二十九人,高宗时期宰相达到了四十七人,武周时期更夸张,宰相多达七十八人!所以这时候一个宰相的权利,并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大。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但能成为宰相,还是很牛逼的,毕竟是位极人臣嘛!
  
  “呵呵~!萧爱卿多虑了,炎黄书院的建造,一应支出全部由李泽轩承担,并不需要朝廷多出一文银钱~!”
  
  李二呵呵笑道,心道还好李泽轩那小子有钱,不然还得费一番周章。
  
  萧瑀闻言,神色微愣,然后面色狐疑地看了看一旁的李泽轩,他在怀疑这倒霉孩子是不是脑子秀逗了,怎么会想着花钱办书院呢?
  
  “那老臣没有异议~!”
  
  萧瑀拱了拱手,答道。
  
  他身为民部尚书,只需要管好大唐的钱袋子就行,李泽轩开不开书院,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是有点替这孩子不值,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自掏腰包去办书院,反正历经三个朝代的萧瑀是理解不了这样的决定的。
  
  “嗯~!那其余诸卿可还有异议~?”
  
  李二看向其他人问道。
  
  其余人大都抱着跟萧瑀一样的心思,他们是根本没把李泽轩所谓的炎黄书院放在心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于是再也没有人站出来反对。
  
  见没人反对,李二笑了笑,给下面的众臣放了个大招:
  
  “好~!那既然众卿无人反对,那朕今日就任命李泽轩为炎黄书院山长,朕为炎黄书院名誉院长,炎黄二帝身为我汉族的始祖,中原人皆可称之为炎黄子孙,日后,无论贫富贵贱,但凡炎黄子孙,皆可入炎黄书院进学!”
  
  “虽然炎黄书院不需要国库拨付一文钱,但朝堂六部,需得在炎黄书院的建造过程中,给予力所能及的方便,不得故意妨碍!朕需要炎黄书院培养出一批能让我大唐更强大的人才!诸卿可听清楚了~?”
  
  “嗡~!”
  
  李二话音一落,魏征、房玄龄、长孙无忌、萧瑀等朝廷重臣纷纷傻眼,他们没想到李二居然摆了他们一道,实在是太无耻了!照李二刚刚说的那样,那这炎黄书院根本就不是下三滥的民办书院,而是成了地地道道的官办学府,哦,不,应该是皇家学府了!
  
  要是早知道李二会这么玩儿,他们肯定不会轻易同意让李泽轩办这个炎黄书院啊!可是现在,李二明显是有点想“耍无赖”,他们就不太好改口了。
  
  孔颖达两腿一颤,李二要当炎黄书院院长的事情他可是今天第一次听说,这让他生出了一丝危机感,他走上前拱手道:“陛下此举,似有不妥,如此一来,国子监将置于何地?”
  
  其余大臣也将注意力集中了过来,孔颖达说的这个的确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李二如此重视炎黄书院,那作为儒学传播圣地——国子监,该如何自处?
  
  现在的问题已经涉及到了道统之争了!
  
  儒学作为正统,已经深入人心,可以说,殿内所有的文官,都是儒学的既得利者,他们不容许李二抛弃儒学,投奔其他的学说。
  
  李二当然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认真地说道:
  
  “呵呵~!孔爱卿多虑了!国子监这些年一直为朝廷输送大量人才,它的地位当然不可动摇,儒学仍然是大唐正统学说,而炎黄书院的宗旨,只是为了培养一批擅于工程建造的人才,二者并不冲突!”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