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欲生钱!

      “对了,福伯!之前让你们生产的琉璃器具,做了多少了?”
  
      就在福伯准备出去组织人手时,李泽轩忽然问道。
  
      先前工坊研制玻璃,主要是为了用在指南针的前盖上,后来随着大船队南下,指南针的需求也就萎靡了下来,但玻璃窑洞可不能闲下来,李泽轩就吩咐工人,继续生产各种花样的玻璃杯以及其他的玻璃器皿,虽然产量不是很高,但积攒了这么久,想必也不少了。
  
      这玩意儿可是暴利啊~!
  
      如果水泥搞不出来,把这批玻璃器皿卖了,说不定能一缓燃眉之急~!
  
      “少爷~!您可总算想起来了~!”
  
      福伯一愣,随即苦着脸道:“之前按照您的吩咐,工坊的琉璃窑继续生产,积攒到现在,那些玻璃器具已经堆满一间屋子了!少说也有一千多件~!”
  
      说到这里,福伯神色之中闪过一丝复杂,在这之前,对他们所有人来说,琉璃都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奢侈品,哪一家要是有一个琉璃杯,还不把它当做宝贝似的供起来?可是现在,工坊的琉璃器具都已经泛滥成灾,全部都跟放垃圾一样,堆在仓库里,这个世界着实变化的太快啊~!
  
      “呵呵~!那正好~!福伯你一会就安排一批人去将这批琉璃器具包装起来,包装的越精美越好!最近我要把它们卖个好价钱~!”
  
      李泽轩兴奋道。
  
      他知道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琉璃,平均价格肯定要低一些,但他已经等不了了,他需要很多很多钱。
  
      “是,少爷~!”
  
      福伯也松了一口气,拱手道。
  
      “嗯~!这还不够~!福伯,我这儿还有一种制作琉璃镜的法子,过程非常简单,你让人先做五十面出来~!”
  
      李泽轩大致算了算,这一千多件玻璃器皿,最理想的情况下,也就只能卖个五六万贯而已,于是就想到了玻璃的一个十分重要的衍生品——镜子。
  
      这东西相信只要是有钱人家的贵妇,都抵挡不了这样的魅力,自然也就更加赚钱了。
  
      “哦~?少爷,您说~!老朽记着。”
  
      福伯眼睛亮了亮,连忙道。
  
      “呵呵~!这个很简单,福伯你让人将锡箔贴在琉璃的一面上,然后倒上水银。锡箔会溶于水银变成银白色的液体,紧紧地贴在琉璃板上,这样它就会变成一面比铜镜清晰百倍的琉璃镜了~!”
  
      李泽轩胸有成竹地说道。
  
      说起镜子,它的历史已经三千多年前了,最开始人们使用的是青铜镜。那是将青铜铸成圆盘,打磨得又平整又光洁做成的。这种青铜镜照出来的人影,并不明亮。它还会生锈,必须经常磨光。
  
      公元一千七百多年,玻璃镜子出世了。最初人们制造玻璃镜子的方法:先在玻璃上紧紧的贴一张锡箔,然后倒上水银,因为水银能够容解锡,变成一种黏稠的银白色液体——锡汞齐,紧紧地贴在玻璃板上。玻璃镜比青铜镜前进了一大步,很受欢迎,一时竟成了王公贵族竞相购买的宝物。
  
      当时只有威尼斯的工场会制作这种新式的玻璃镜,欧洲各国都去购买,财富象海潮一般涌向威尼斯。镜子工场被集中到穆拉诺岛上,四周设岗加哨,严密地封锁起来。后来法国政府用重金收买了四名威尼斯镜子工匠,将他们秘密偷渡出国境。从此,水银玻璃镜的奥秘才公开出来,它的身价也就不那么高贵了。
  
      不过,涂水银的镜子反射光线的能力还不很强,制作费时,水银又有毒,所以后来被淘汰了。
  
      现代的镜子,背面是薄薄的一层银。这一层银不是涂上去的,也不用电镀,它是靠化学上的“银镜反应”涂上去的。在硝酸银的氨水溶液里加进葡萄糖水,葡萄糖把银离子还原成银微粒,沉积在玻璃上做成银镜,最后再刷上一层漆就行了。
  
      李泽轩也想搞这种银镜,奈何要整出硝酸,还需要费很大的工夫,他想把这个艰巨的任务,留给他以后的学生。
  
      至于玻璃镜的关键材料——锡箔,唐代已经有了。锡箔纸是早年绍兴特有的一种手工业产品,在古代其主要用途是制作冥钱用以祭拜鬼神,最早出现于汉代。
  
      “居然可以这样~?真的能成吗~?少爷~?”
  
      听到李泽轩那句“比铜镜清晰百倍”,福伯兴奋了,连忙问道。
  
      “当然可以,这里面一些原理性的东西我没时间与福伯你细说,但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一定能造出这种品质优良的琉璃镜~!”
  
      “哈哈~!好好好~!老朽这就去安排、这就去安排!”
  
      福伯有些迫不及待,打算这就出去带人做实验。
  
      李泽轩连忙将他拉住,说道:“福伯,等等~!”
  
      “怎么了~!”
  
      李泽轩严肃道:“水银可是极易挥发,一旦吸入肺部,肯定会让人中毒,工坊若是想用此法造琉璃镜,必须先解决这个安全问题!这样,你让人缝制一批特制的口罩,口罩里面加几层碳粉,然后再用粗布隔开,越厚越好!参与琉璃镜制造的人,必须佩戴这种特制口罩。”
  
      福伯奇怪道:“少爷,就用之前那种口罩不行吗?何必多此一举~?”
  
      “当然不行~!必须用这种口罩~!福伯你听我的~!”
  
      李泽轩断然道。
  
      普通口罩只是防颗粒物的,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尘,但汞蒸气属于有毒有害气体了,所以必须要佩戴那种包含过滤装置的防护工具了,要不是条件不足,李泽轩都想让人做防毒面具了!
  
      “是~!少爷~!那老朽现在就去将这几件事安排下去~!”
  
      福伯无奈,只能依言行事。
  
      “嗯~!福伯你去忙吧~!我去后衙的编辑部转转~!”
  
      李泽轩想了想,也随福伯出门而去。
  
      这批玻璃,要想卖个好价钱,必要的宣传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他得让马周提前设计广告。
  
      这时候《大唐日报》的优越性就完全体现出来了啊!可以随时给自己打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