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五十三章 霸道的新闻!

      “相公~!您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夜晚,李府西院,李泽轩卧房。
  
      韩雨惜抱着李泽轩的胳膊,仰着小脸问道。
  
      “唔~!小事儿~!娘子你为何这般问~?”
  
      李泽轩侧身,将媳妇儿揽进怀里,笑问道。
  
      刚沐浴完的韩雨惜,穿着光滑洁白的丝质睡衣,正好将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展露无疑,身上散发着淡淡地花瓣香气直钻入李泽轩鼻孔,这般可人儿抱在怀里真是既舒服又好闻,真叫某人有些蠢蠢欲动了。
  
      “哼~!相公休要瞒我~!”
  
      韩雨惜扭动着身子,不满地噘嘴道:“妾身都听说了,上午阎尚书来咱家给相公的炎黄书院做了一个预算,应该是咱家的钱不够用了吧~?要不然相公你也不会大热天的就往工坊跑。”
  
      谎言被拆穿,李泽轩讪讪地将那玉背上的狼爪放了下来,纳闷道:“娘子你这是听谁说的~?”
  
      “哼~!不告诉你~!”
  
      韩雨惜摇头不答,然后认真地问道:“相公,你跟妾身实话实说,到底还差多少钱~?”
  
      “小数目而已,娘子,钱的事情你别管,为夫已经有办法了,咱们睡觉啊~!”
  
      李泽轩觉得这良辰美景用来谈钱实在浪费时间,不如用来促进下夫妻感情。
  
      “相公~~!别闹~!你先把事情说清楚嘛!你的书院要是差钱,妾身可以把那些嫁妆先拿出来,相公你的炎黄书院可是陛下亲自交给你的任务,咱家可懈怠不得~!”
  
      韩雨惜挣脱某人的熊抱,正色道。
  
      “别~!别~!别~!”
  
      李泽轩闻言连忙摆手道:“你相公我还没落魄到用媳妇儿嫁妆的地步~!实话跟你说,我这脑袋里各种挣钱的点子数不胜数,这人世间的财物,你相公我是想要多少就能得到多少!娘子你还是别担心了~!过两天你就能看到咱家多了许多许多小钱钱了~!到时候,相公再送你一件礼物~!”
  
      韩雨惜见李泽轩说的自信,心里一宽,待听到最后一句,好奇心果然被勾了起来,连忙问道:“什么礼物~?”
  
      “嘿嘿~!保密~!娘子你先说说,最近跟我娘学的怎么样了~?每天白天都见不到你的人~!”
  
      “还差得远呢~!妾身越学,越觉得娘亲懂的可真是多,什么时候妾身要是能跟娘亲一样,一个人就把家里管理的井井有条就好了~!哦~!对了,妾身最近也在跟铁蛋学相公你的新式算学,娘亲说用这个记账会更快一些~!”
  
      “嘿~!看来这婆媳关系还是蛮好的呀~!这样以后自己也不会夹在中间为难不是~?”
  
      李泽轩听韩雨惜的讲述,心里开心地想到。
  
      “嘿嘿~!娘子要想学算学,干嘛非得找铁蛋?直接找相公我不就行了~?这样,以后每天晚上,为夫就教娘子算学怎么样~?”
  
      “嘻嘻~!才不要~!相公怕是教着教着就教到床上来了吧~?”
  
      韩雨惜狡黠一笑,拒绝道。
  
      “哈哈~!知我者,娘子也~!不行也得行~!咱们今晚就演练一下~!”
  
      ………………………
  
      次日清晨。
  
      许多人吃完早饭,习惯性地买来一份报纸,细心的人很容易就发现了报纸上有一条非同寻常的新闻,说它非同寻常,是因为它的内容是一条广告,而它的位置,却占着新闻的版面~!
  
      《大唐日报》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各个板块的功能已经非常明确了,对于广告,马周是在报纸的中栏专门开辟了一小溜空间,用来给长安城各大酒楼客舍什么的打广告,像今天这样把广告放进新闻里的,还真是没出现过。
  
      说来李泽轩也是被逼的,他昨天去编辑部找马周,让马周明天给他安排一个广告位置,宣传工坊这一批玻璃器皿,谁知马周却告诉他,近期《大唐日报》的“广告位”已经排满了,要是李泽轩强行插队的话也可以,那就得临时取消一个商家广告了。
  
      李泽轩最近忙着搞书院,都没时间看报纸了,他没想到现在《大唐日报》居然这么火,这么多商家都想往上面投广告,他找了一份昨天的《大唐日报》,打开一看,那中栏位置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广告,看得他一阵头皮发麻。
  
      这可不行,他那广告要是放在里面,岂不是会瞬间被淹没了~?
  
      于是这厮就玩儿起了特权,让马周写了一篇“广告软文”,在正式版块儿打起了广告。
  
      “嘿~!这奇趣阁又有新东西了,上好的琉璃杯、琉璃盏啊~!据说除了这些,还有更大的惊喜!明天就能见到了~!”
  
      看完报纸的人,除了在心里吐槽李泽轩在正文部分打广告外,就开始与周围好友,议论起广告中的内容了。
  
      “琉璃杯~?琉璃盏~?奇趣阁居然还有这玩意儿~?不是说这些东西都是胡商才有的吗~?”
  
      有人质疑道。
  
      “嘿~!这算个啥~!李县男先前能造出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现在就算造出琉璃,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咝~!你是说这批琉璃是奇趣阁自家的工坊生产出来的~?”
  
      有人想到琉璃高昂的价格,忍不住倒抽冷气道。
  
      “呵呵~!那要不然呢~?你没看见这报纸上面说的?这批琉璃盏、琉璃杯,质量比胡商贩运来的更上一层楼,这不就说明是人李县男自家的工坊造的吗~?”
  
      “呵~!李县男真有本事,明天俺也去长长见识~!”
  
      “就是不知道价格几何~!毕竟报纸上面说这批琉璃质量更好,也不知道会比胡商卖的琉璃贵多少~!”
  
      有人拧着眉头,忧心道。
  
      “嗨!我相信不会卖的太贵!之前我大唐书籍的价格不也是很贵吗~?自从李爵爷的奇趣文化一出,普通人都能买得起书了~!”
  
      “那可说不准,书是书,李爵爷之所以卖的那么便宜,是为了穷苦读书人谋福利!现在这琉璃为何还要往便宜了卖?再说,谁也不知道奇趣阁的琉璃成本高不高啊!人家总不会亏本卖吧~?”
  
      “哈哈~!我倒是很好奇,这上面说的更大的惊喜是什么~!李县男的奇趣阁,可是从来没让我等失望过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