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杯盏动人心!

      “唉~!孙掌柜怎么还没来?莫不是睡过头了吧~?”
  
      “怎么可能?是你太着急了,按照往常的惯例,应该快来了!”
  
      “唉!这也不知道他们自己做的琉璃杯,跟胡商们卖的那些相比怎么样?胡说回来,俺还是想买他们家的马车呀!特娘的俺排了好几天的对,都没买到~!”
  
      新式马车“别摸我”现在仍然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因为工坊的产能现在已经到了极限,想要一下子生产上百辆马车,那是根本不可能。
  
      “哟~!张兄你这是在哪儿发财了啊?奇趣阁的马车你都能买得起?”
  
      “唉~!发什么财?这马车不买不行呐~!俺家那小子跟灞陵县吴县丞的小女儿好上了,吴县丞倒是没有反对这门亲事,可是他家那闺女非得说不求婚礼像李爵爷成亲时的那么隆重,但我家迎亲的时候必须要有一辆奇趣阁的“别摸我”才行,不然就是折了她的面子,她到时候不会上花轿的!”
  
      这一看就是被李泽轩毒害过的花痴少女啊!
  
      估计以后大唐所有的婚礼,在举办前都会把李泽轩前些日子举办的那场盛世婚礼拿出来参照一番。
  
      “噗~!”
  
      “呵呵~!张兄你这不亏啊!一辆马车就能娶了人家吴县丞的女儿,你家林业真是好福气!”
  
      旁边那人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悻悻道。
  
      “来了来了~!孙老板出来了~!”
  
      “哎~!别挤别挤啊~!明明是我先来的~!”
  
      “放屁~!我早就过来了,只不过刚刚去了一趟茅房而已~!”
  
      巳时三刻,奇趣阁中门打开,孙怀远满面荣光,从屋内走了出来。
  
      “诸位安静,且听老夫说两句。”
  
      孙怀远笑着朝众人拱了拱手,大声喊道,人群很给面子,瞬间安静了下来。
  
      “孙某知道各位今天过来,都是想看我奇趣阁自主生产的琉璃杯和琉璃盏,那孙某也不卖关子,闲话少说,接下来就带诸位看看我们工坊最新的产品~!”
  
      孙怀远简单地说了两句,就直接走向其中一个货架,伸手一掀,红布落下,一排大小不一、色泽清亮的玻璃杯顿时呈现在众人眼前。
  
      “咝~!这…这是琉璃杯~?”
  
      “天呐~!这琉璃杯的色泽怎么这么清亮?”
  
      “这…这才是真正的琉璃杯啊~!色泽清亮,浑然天成,纯净的如同冰块儿一样,比胡商贩卖过来的琉璃杯质量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这个时代的玻璃,由于制造工艺的原因,在成色上始终无法做到清澈透明,基本上所有的玻璃都带着浑浊的,有的泛绿,有的泛黄,总之,奇趣阁现在推出的这一批高质量琉璃杯,在整个大唐都是绝无仅有的。
  
      “哎~!你们看到那样式没~?这琉璃杯的样式也跟胡商贩卖过来的不一样~!看,上面那花纹真好看,这杯子的形状也很有特点啊~!”
  
      唐代富贵人家从胡商出买来的琉璃杯,多是那种上面呈碗状,下面带着一个“小脚”的杯子,看起来有点“矮矬穷”的味道,而奇趣阁的这批杯子,都是由李泽轩精心设计的,现代厚实的威士忌杯、高脚苗条的香槟杯、圆润优雅的红葡萄酒杯、造型爽利的鸡尾酒杯,都被他借鉴了过来。
  
      因此,许多几乎在瞬间,就被这些酒杯“高大上”的外形给吸引住了。
  
      “完美!完美!简直是巧夺天工啊!孙掌柜,这些琉璃杯怎么卖?快说个价钱啊!”
  
      曹文东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奇珍异宝都见识过,但如此完美的琉璃杯他却从未遇到,他现在浑然忘了刚刚跟另一个叫做孟洋的商人说过一起挣钱,他现在不想跟人分享这么完美的宝贝,这些琉璃杯,他想全部买下!原因有二:
  
      第一,成色这么高的杯子在他看来,倒卖到其他州县,就算卖的再贵,也会有人来买。
  
      第二,就算没人买,这么漂亮的杯子,他收藏在家里装点门面也是极好的。
  
      现在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这杯子的定价几何?以他的财力能不能吃得下这批货物。
  
      “是啊!是啊!孙掌柜,快说价格!我们买,我们买!”
  
      有跟曹文东同样想法的不止一个,很多人闻言都开始起哄道。
  
      “呵呵~!诸位稍安勿躁!等诸位随老夫看完了,孙某再一起说价格!”
  
      孙怀远笑着拱了拱手,然后继续掀开另一个货架上的红绸。
  
      “呵~!这上面的杯子更好看啊!”
  
      “是啊!是啊!奇趣阁的东西果然没让我等失望!”
  
      “呀~!这个琉璃盘上面居然雕了这么多花纹,啧啧,用这东西盛菜肯定能让人食欲大增啊!哈哈!”
  
      随着孙怀远将奇趣阁门十条货架上的红布依次掀开,正好太阳也在这时候越过屋顶,夺目的阳光挥洒在那些琉璃杯和琉璃盏上,顿时就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前来购买的顾客,见状惊叹连连,周围也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看热闹人群,奇趣阁顿时成了整个东市的焦点,这条路也瞬间变得拥堵不堪。
  
      “好了,这就是我们工坊最近刚生产出来的琉璃杯和琉璃盏,今日的供货量很充足,一共是一千五百件,至于价格~~”
  
      孙怀远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环视了一圈,才说道:“孙某也做了许多年的生意,自问是没有见过品质如此之高的琉璃,要是那些胡商,有这样完美的琉璃杯,孙某相信他们就是卖一百贯、一千贯,也会有人愿意买,但我家爵爷不是贪得无厌之人,今日这些琉璃杯和琉璃盏,我们只卖八十贯一件,要买的,待会儿请排好队!”
  
      “八十贯?这么贵?胡商卖的那些琉璃杯,也大多才六七十贯啊!”
  
      “蠢货,那些胡商卖的琉璃杯怎么能跟奇趣阁的这些比?你不买我买!八十贯俺还嫌便宜了呢!”
  
      “就是!就是!你说的六七十贯,也是胡商卖的一些下乘货,他们手里那些高品质的琉璃杯,可是能卖四五百贯一个,不过就算他们最好的琉璃杯,也比不上奇趣阁的这些啊!”
  
      “哎~!孙掌柜,那边还有两个没掀开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