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严师训徒!

      “呵呵~!胡大叔,你排你的,我又不急着吃饭,慢慢排就成!还有你们,都不用管我,各排各的队,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吃饭的时候可没有谁比谁尊贵的说法!”
  
      李泽轩跟老胡挥了挥手,然后他见队伍前面的人都一脸犹疑地扭头看着他,他又连忙冲那些人和善地说了一句。
  
      此刻的李泽轩,完全可以用慈眉善目来形容,简直跟先前在上面给大伙训话的时候判若两人,这让工匠们心里泛起几丝疑惑的同时,又升腾起一些亲切感。
  
      最直接的体现,就是队伍里的那些外乡人,打完饭路过李泽轩旁边时,不再像先前那样战战兢兢,反而会笑着喊一声“爵爷好”或者“东家好”。
  
      这也是李泽轩要的效果,正所谓松弛有度,一味的让别人怕你可不成,那样也会影响工作效率的。
  
      ………………
  
      在工地用饭,可不是李泽轩为了故意作秀,他也没必要去做什么秀,之所以留下来吃饭,一是想亲自看看工地的伙食怎么样,需不需要再作调整,二是他下午还要在这儿跟阎立德他们继续讨论书院建设的详细规划,中午中间回去一趟根本不划算,这会儿天上的太阳可是一天当中最毒辣的时候。
  
      端着饭菜,李泽轩来到棚子里,一个上午的时间,自然会有下面的人搬来桌子、胡凳,棚子里现在已经是“五脏俱全”了。
  
      李泽轩来到桌子旁边,坐了下来,而他对面,李泰这小胖子正盯着碗里的大肥膘肉干瞪眼呢!
  
      如果说李泽轩中午留在这儿吃饭是因为形势需要,那李泰留在这儿就完全是为了“作秀”了,小胖子上午刚成为建设兵团一团八队的队长,算是老胡的“下属”了,他想以身作则,提升下面的人对他的认可程度。
  
      李泰所受的皇室教育告诉他,上位者要想俘获人心,就必须跟属下同甘共苦、同吃同宿。
  
      这一点,他的老子——李二,在早些年的行军打仗生涯中做的非常完美,所以现在大唐的武将,对李二都是忠心耿耿。
  
      不过,李泰始终不是李二,这小胖子从小锦衣玉食的富贵日子过惯了,对饭食的要求非常苛刻,这方面连李泽轩都甘拜下风,要不然他怎么会吃的这么胖呢~?
  
      如今,他第一次吃这种大锅饭,吃这种肥膘肉,光看着都想反胃,还怎么下得去口?
  
      “呵呵~!怎么?吃不下~?让你小子回去吃,你非得留下自讨苦吃!这下看你怎么办?这荒山野岭的,可不会有酒楼菜馆,而且下午你们第一团的任务还很重呢!到时候我看你饿着肚子怎么指挥下面的人干活。”
  
      李泽轩瞥了瞥正在天人交战的李泰,没好气地出言讥讽道。
  
      虽然他自己也不喜欢吃肥肉,不过他比较机智,他刚刚打完饭菜的时候,就把碗里的肥肉全夹给老胡了,这些肥肉对他跟李泰这种锦衣玉食的人来说,可能是下等食物,但对老胡这样的底层劳动人民来说,这可是顶级的上等美食,味道香不说,吃到肚子里面还赖饿,你要是用瘦肉跟他们换肥肉,他们还不太乐意呢~!
  
      “谁谁说我吃不下哎,窝草,小轩,你居然开小灶,为什么你的菜里面没有肥肉~?”
  
      李泰正欲嘴硬狡辩,却见李泽轩碗里根本没有肥肉,貌似只有碎肉末加青菜,他顿时就叫嚣李泽轩搞特殊化了。
  
      “放屁!你小子眼睛当真有问题,我碗里只是没有肥肉而已,其他菜不全都跟你们一样吗?哪里开小灶了~?”
  
      李泽轩恨不得将这小子提溜过来塞到碗里,他瞪着眼睛气急败坏道。
  
      “哦~!早说嘛!那我也把这肥肉倒了,跟你一样吃青菜得了!”
  
      李泰丝毫没有因为误会别人而觉得不好意思,这货还以为李泽轩是把碗里的肥肉扔掉了呢,他撑起胖胖的身躯,也准备出去倒肉了。
  
      李泽轩大怒道:“站住!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倒肉了~?我只不过是把那些肉送给胡大叔了!有些菜你不喜欢吃可以,但你不能浪费食物!你不喜欢吃的东西,在很多人看来却是珍馐美味,你却宁愿把这些肉倒掉也不愿意与人分享,着实可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说的就是你这种不识民间疾苦的深宫皇子~!”
  
      这是李泽轩第一次说这么重的话,也是李泰第一次被除李二之外的人如此训斥,李泰气的双目通红,要不是眼前之人是李泽轩,他肯定就拔剑杀人了,此刻他的心里有着万分的愤怒,还有千分的委屈,对,就是委屈。
  
      他的本性并不坏,他只是没想到把肥肉予人的这个方法而已。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两句诗也给了李泰极大的震撼!他紧咬牙关,一言不发,他的面色青白交加,他有想过怒发冲冠、拍案而起、跟李泽轩拼了,但潜意识中,他又觉得李泽轩跟他说这些是为了他好。
  
      而且,他不想成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主角,他不想让后世之人一提到这两句诗就想到他李泰,那样的话他这个王爷岂不是要遗臭万年?
  
      “怎么~?你不服~?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好~!那你出去看看,看看你弃之如糟粕的肥肉,是不是外面那些工匠眼中的无上美味~!”
  
      李泰脸色青白变换,李泽轩却不管不顾、不依不挠地继续厉声呵斥道。
  
      他今天是打定主意要做一回严师了。跟李泰相处了这么久,李泽轩对小胖子的态度,从最初的戒备,到若即若离,保持距离,再到后来李泰假意拜师,他只是以师道之名尽职授徒,再到最后李泰心悦诚服,潜心于他的工学,他倾囊相授。
  
      这中间,李泽轩对李泰的性格自然有一个十分深刻的了解,这小胖子秉性其实不坏,只是有些高傲,这几个月的相处中,李泽轩感受到了李泰的聪慧、李泰的诡计多端、李泰骨子里的高傲、李泰有时候发自内心的真诚,以及李泰有时候那略带逗比的欢乐。
  
      要是用一句话概括,李泽轩觉得李泰只是一个还没被完全宠坏的聪明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