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七十章 李泰之悟!

      对,严格意义上说,李泰真的只是一个还没完全被宠坏的孩子。
  
      任谁生到他那样的家庭环境,并且本身还天资聪颖,深受当今天子的宠爱,都会有骄傲之心的,可以说,若是易地而处,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做的都不会比李泰好。
  
      而且李泰对于他自己打心眼里认同的人,还是真诚相待的,相比于那些对任何人都一副老好人面孔,背地里却各种阴谋算计的人,李泰好太多了!
  
      对于李泰,李泽轩的心中一直都是很纠结、很矛盾,按照历史的轨迹,李泰不过是一个皇权斗争中的失败品而已,他的哥哥李承乾也是。
  
      李泽轩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李二的几个儿子走的太近,他不想参与到复杂的皇储夺嫡之争,他不想成为别人政治斗争中的炮灰。
  
      但人算不如天算,并且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种种巧合之下,他跟李泰、李承乾两兄弟,关系越来越近,而且相处这么久,他发现李承乾并非史书上说的那样阴险狠辣、不忠不孝、甚至好男风,李泰也并非史书上写的那样目中无人、狂妄自大,这两兄弟待他这个朋友都包含着真诚与真性情,李泽轩的心逐渐动摇了!
  
      他不知道是史书记载有误,还是说李泰、李承乾的那些缺点都是后期的性格大变才彻底体现出来的。如果真是后者,那李泽轩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抢救”一下这两兄弟!
  
      再到后来,李泽轩提出工学,李泰成为立刻成为工学的坚定支持者之一,并且在之后的一些事情中,李泰的表现都非常让他满意,他这才彻底将李泰当做自己真正的弟子,打算日后全力培养。
  
      既然决心手下李泰这个弟子,李泽轩自然就不允许日后小胖子跟李承乾日后出现兄弟相残的人伦惨剧,他要改变李泰的命运,他要改变历史。
  
      但要想做到这些,他就必选先改变李泰的人生价值观,改掉李泰身上的一些缺点,也是弱点。
  
      所以,在该严厉批评的时候,他必须站出来做这个严师,若是李泰因此跟他翻脸,那李泽轩只能说他们没有这个师徒缘分。
  
      “砰!”
  
      挣扎了半晌,李泰重重地将筷子拍在桌子上,然后不发一言,出门而去。
  
      不知道他是真去看外面的工人吃饭去了,还是被李泽轩的话激怒了,撂挑子不干了。
  
      李泽轩并没有追出去,他甚至看都没朝门外看一眼,道家之人,修的是顺心意,无为而治,顺其自然,李泰要是真的因此撂挑子不干了,甚至脱离工学了,李泽轩只能表示遗憾,他肯定不会去跪求李泰回心转意,他传播工学只是兴趣使然罢了,又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没了工学,他的小日子照样过。
  
      但讲道理,李泽轩觉得以他对李泰的了解,李泰八成不会就这么放弃自己的理想与追求,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
  
      “哈哈!嗯~!香啊!没想到来这儿做工,工钱高不说,饭食还这么好,这都赶上俺家过年时的饭菜了!”
  
      “唔~!谁说不是呢!啧啧,这肥美的肉片,要不是东家规定晚上必须住在工地,俺都想将这些肉片带回家里给俺家婆娘跟娃娃吃了~!”
  
      “唉~!是啊!俺家大娃都半年没吃过肉了,这么肥美的肉咱们家就是过年也吃不上啊~!”
  
      “嗨!不知道东家招不招孩子,俺家虎子都比俺还高了,力气也快赶上俺了,就是长得太瘦,东家要是能把他招进来就太好了,就冲这每顿有肉的饭食,工钱减半也值得啊!”
  
      “哈哈~!吴老二你可真会算计~!”
  
      “哎,听说梅村跟韩家庄的庄户,现在每家每户隔三差五都能吃得上一顿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咱们今天早上过来的时候,你不是都看到过了吗?这儿的娃娃长得都比咱们村里的娃娃胖了好多,而且你看他们的房舍,大多都是翻修过的,咱们村的破茅屋哪能跟人家比!”
  
      “唉~!谁让他们摊上了一个好主家呢~!”
  
      “唉,赶快吃吧!现在他们的主家,也是咱们的东家,对我们也不差,咱们一会儿可得好好干活,最起码要对得起中午这顿肥肉!”
  
      李泰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山林之间,耳边传来民夫们对饭菜的惊叹跟议论声,他的心里顿时五味陈杂,难道这就是朝中大臣口中的盛世降临吗?老百姓们连肥膘肉都吃不起,这特娘的还算做什么盛世~?
  
      这一刻,李泰心中既是愤怒,又是悲凉!
  
      李泽轩说的没错,他只是一个不食人间疾苦有的深宫皇子,要不是李泽轩点醒他,制止他,他刚刚就差点把这些民夫口中的无上美味给倒掉,那样一来,他跟当年说出“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有何分别?
  
      李泰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圣人,他也从来没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去让天下万民过上好生活,那是皇帝该干的事儿。
  
      他先前虽然跟李承乾有过明争暗斗、互相争宠,但那不是为了争夺太子之位,只是两个孩子为了争夺父爱,仅此而已!这个年龄段的李泰,还没有生起争储之心。
  
      不想做圣人,也还没想过做皇帝,所以之前李泰就自然而然地以为,天下百姓过得好坏跟他这个魏王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但凡事只有真正经历过,才会明白自己的真正本心。
  
      周围全是一群连肉都吃不上的穷苦百姓,李泰觉得他这个魏王当的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他能感受到的只有悲凉与辛酸!
  
      “一团的弟兄,虽然工地饭食管饱,但特娘的你们都别玩儿命吃,一会撑得走不动路,下午还怎么去开山采石?到时候表现差了,你们明日就只能吃萝卜青菜了!”
  
      林间这时传来胡汉云的大吼。
  
      “哈哈~!晓得了,胡团长!”
  
      “哈哈~!”
  
      民夫们立马发出一阵哄笑。
  
      “本王虽然没有义务去拯救天下黎民,但本王有义务让自己过得开心!只有周围的人过得好了,本王才能活的开心!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将是我李泰的一生之警戒,遗臭万年的王爷,我李泰坚决不做~!”
  
      这一刻,李泰双眼中焕发出夺目的神采,他仰头看着云山的天空,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