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七十三章 皇子变形记 下
    丽政殿内。
  
      李泰冲上首的李二跟长孙拱手道:
  
      “父皇、母后容禀,正是因为儿臣从未经历过建造之事,才想要亲自去尝试一番,工学、工学,工程之学,若是儿臣不经工事,又怎么能称得上是工学弟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儿臣认为亲自去实践,远比闷在教舍里看书更为有用!”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两句诗莫非是青雀你的新作?”
  
      李二眼睛一亮,他没说李泰该不该去工地,反而关心起诗词来了。
  
      李泰一怔,回道:“回父皇,这是李先生所作!”
  
      “哦~?那小子?前些日子他才作了两首情诗,朕还以为是偶然所得呢!现在看来,李泽轩还是有几分诗才的嘛!这诗还有两句是什么?”
  
      李二摸着下巴,饶有兴致地问道。
  
      李泰顿时十分无语,他本意是想将自己今日在工地上的一番感悟跟李二、长孙分享一下呢,结果话都还没说完,李二却关心起那两句诗了,这跑题跑的也太远了吧?
  
      “额,父皇,这首诗先生只说了两句,其余的儿臣也一无所知!”
  
      李泰郁闷道。
  
      李二点了点头,然后便拧着眉头不说话了。
  
      长孙皇后倒是没有像李二一样不靠谱,说到底还是当娘的更加疼儿子一些,她这时蹙着眉头,忧心道:“雀儿,你说的虽有些道理,可是这炎炎夏日,云山之上怕是更加酷热,雀儿你从小就没吃过苦,如何受得了~?”
  
      李二这时也也回过神点,点头道:“嗯!青雀,你母后说的没错,夏日易中暑,你就别去掺和了!你若是想体验工程实践,日后机会多的是!”
  
      作为帝王,李二对待几个儿子虽然一直比较严格,但李泰体型肥胖,胖的人自然怕热,所以李二也很担心这大热天的会把李泰晒中暑。
  
      但李泰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带着他的一团八队“搞事情”,哪里会在意这点困难~?他一听李二不同意,就连忙出声道:
  
      “父皇、母后,区区炎热,儿臣不怕,儿臣只是安排别人去干活,又不是亲自下工地去干活,也谈不上有多辛苦!
  
      真正辛苦的是那些民夫,他们也是父皇的子民,平时连肥膘肉都吃不起,却在工地上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只是为了每日那几十文钱的工钱,他们便愿意挥汗如雨!
  
      今日若是不去云山,这些东西儿臣怕是一辈子都不知道。儿臣不想做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是民间疾苦的深宫皇子,恳请父皇跟母后成全!”
  
      这番话,李泰说的可是情真意切,李二跟长孙的神情也逐渐变得郑重,大殿内的气氛,一时变得非常沉闷。
  
      良久,李二站起身,来到李泰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感叹道:
  
      “呵呵~!青雀你是真的长大了!没想到你能在这短短一日内,悟出这么多道理,朕很欣慰,李泽轩这个先生,当得还算合格!不错不错!青雀你既然已经想明白,那便尽管放手去做,父皇支持你!”
  
      长孙皇后张了张嘴,但她终究不完全是那种败儿的慈母,她犹豫片刻,也来到了儿子旁边,轻声道:“雀儿,你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母后也很欣慰,去吧!只是要照顾好自己!”
  
      李泰既是欣喜,又是感动,他连忙道:“谢父皇、母后支持!”
  
      “对了,朕很好奇今日在云山生了什么事,居然让青雀你一下子有了这么多的感触,来和朕跟你母后说说吧~!”
  
      ……………………………
  
      二更时分,月挂树梢。
  
      李泰才从丽政殿出来,小胖子一出皇宫,立刻就成了脱缰的野马。
  
      “吴春刀,你快马回王府,让厨房快给本王准备饭食!快快快!”
  
      李泰坐在马车内,冲外面的侍卫急声吩咐道。他现在只想吃肉!
  
      “……诺,殿下~!”
  
      吴春刀愣了愣,如此怪异的指令,他也是第一次收到。
  
      他应诺一声,便催动胯下战马,飞奔出去。
  
      车内。
  
      李泰揉了揉肚子,整个人陷进了沙发里,他长舒一口气道:“哈~!这下终于可以安心地跟一团八队的兄弟们并肩作战了!哈哈!炎黄书院日后名耀千古,也会有我李泰的一番功劳啊!窝草,就是肚子真特娘的饿啊!”
  
      ……………………
  
      丽政殿。
  
      长孙寝宫。
  
      帝后二人一番云雨后,李二揽着长孙皇后,看着头顶的床幔,一阵出神。
  
      “陛下可是还在想刚刚雀儿说的那番话~?”
  
      长孙皇后趴在李二的胸膛上,轻声问道。
  
      她与李二夫妻多年,这点默契当然还是有的。事实上,李泰刚刚说的那些话,长孙自己心里也很受触动。
  
      “呵呵~!是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李泽轩这臭小子还真敢说!大唐立国以来,满朝君臣谁没在为民生社稷兢兢业业、呕心沥血?最后却是落得这般评价!真是莫大的讽刺!”
  
      李二回过神,抚着长孙皇后的玉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陛下,那孩子说出这般话应该只是为了给青雀一个警醒,没别的意思,不过他这话说的的确有些重了。臣妾倒是在想,以青雀的脾性,听到这番话居然没跟小轩决裂,不得不说,自雀儿随李泽轩求学之后,他的性子已经改变了好多!”
  
      长孙皇后先是稍微帮李泽轩开脱了两句(毕竟深究起来,那两句讽刺时政的诗,还是有几分大逆不道的意味在里面的),然后又感叹起李泰最近的变化。
  
      李二点了点头道:“观音婢的意思朕明白,青雀最近的变化的确很大,李泽轩在学问上是有过人之处啊!”
  
      他缓了缓,接着道:“年轻人有梦想是好事,朕也希望他跟青雀能把炎黄书院建好,并将工学发扬光大,朕给他们机会,只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他们所说的千古盛世!”
  
      “二郎,肯定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