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丢人皇子!

      翌日清晨。
  
      天刚亮没多久,李泽轩正在带着三位美女一起打太极拳,不得不说,在作息上,他现在称得上是“健康哥”了,之所以如此“健康”,完全是他很“享受”早上这一段美妙时光啊!
  
      要是让他早上带一群大老爷们儿练太极,这货百分之百会赖床不起。
  
      一遍太极都还没打完,就听下人说李泰来了。
  
      下面的人很懂事,大家都知道早上李泽轩在西院会有“保留节目”,不方便让外人进来,所以这次李泰本来还想跟以前一样直接闯进来呢,却被门口的下人给拦住了。
  
      对于下人们的“悟性”,李泽轩非常满意,因为现在是夏天,几位美女早上跟他练太极时,穿的都是非常柔软贴身的练功服,这个时代又没有内衣,这么穿从外面还是能看到一些“点点”的,李泽轩才不愿意便宜了这个小胖子。
  
      在这个方面,李泽轩向来是非常小气的。
  
      “青雀,你怎么来这么早?吃饭了吗?”
  
      让媳妇带着小荷、小兮接着练,李泽轩一个人出了西院,见到在前厅喝茶的李泰,他走上前一面吩咐下人将早餐端上来,一面问道。
  
      “这都快辰时了,哪里早了?”
  
      李泰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地吐槽道:“刚刚听你府上的下人说你还没起床,我才没进去,先生你这般懒散,可是给学生们没有做好榜样啊!”
  
      “滚!是你小子今天起的太早了!怕是当了个小队长昨晚给激动坏了吧?你自己以前每天什么时辰起来,你心里就没点数吗?”
  
      李泽轩没好气地笑骂道。
  
      讲道理他现在已经很勤快了好吧?妥妥的劳动模范呀!
  
      “放屁!我这是忧心书院建设进度!”
  
      李泰嘴硬道。
  
      “呵呵~!”
  
      李泽轩表示呵呵,正好这时候下人将早餐端上来了,他的早餐也很简单,一碟咸菜,外加一碗很稠的米粥,没有馒头或者包子。
  
      这个时代没有发酵粉,做出的馒头和包子并不太好吃,所以李泽轩早上只吃馒头稀饭。
  
      想他堂堂一个分分钟赚几十万钱的“大土豪”,早饭居然这么寒酸,估计说出去都不会有人信啊!
  
      “青雀你到底吃了没?没吃的话,我让人也给你端一碗?”
  
      在自己的家里,李泽轩也没啥好客气的,他直接在餐桌旁边坐了下来准备吃饭,顺便冲李泰问道。
  
      “我吃过了!小轩你快吃完跟我去工地吧!”
  
      李泰看了看这寒酸的早餐,摇头催促道。
  
      身为吃货,小胖子早上过来前肯定吃过了,要是李泽轩的早餐有新花样儿的话,他有可能会“给个面子”坐下来尝两口,但现在嘛~~,还是算了吧!
  
      李泽轩没理他,自顾自地开始吃了起来,速度嘛,不快不慢,他不着急。
  
      “哧溜哧溜!”
  
      不得不说,稀粥咸菜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李泽轩吃起来是倍得劲儿,没过一会儿,他就把一碗粥给吸干了,李泰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心道:不就是一碗稀饭吗?至于吃的这么香吗?
  
      忽然小胖子注意到碟子里的那黑色的条形菜,于是好奇问道:“小轩,这是什么菜?怎么黑乎乎的?”
  
      “这是我家自制的咸菜,下饭用的!嚼起来嘎嘣脆!怎么?青雀你要不要尝尝?”
  
      关于咸菜的起源,并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据相关证据推测,咸菜至少起源于青铜器,但是,用萝卜做的咸菜,最起码这个时代还没有。
  
      不要怀疑唐代没有萝卜,我国是世界上萝卜种质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大约有两千多个地方品种,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就有两千七百多年。《诗经·邶风·谷风》中有“采葑采菲”句,一般认为“菲”就是萝卜,在汉代文献中,萝卜十大八点“芦菔”、“罗服”等。
  
      萝卜条形式的咸菜做法较为简单,主要材料无非是精盐跟酱油而已,精盐家里有不了,就是价格很昂贵,酱油嘛~,这东西唐代也有。
  
      酱油是由酱演变而来,早在三千多年前,中国周朝就有制做酱的记载了。而中国古代汉族劳动人民发明酱油之酿造纯粹是偶然地发现。中国古代皇帝御用的调味品,最早的酱油是由鲜肉腌制而成,与现今的鱼露制造过程相近,因为风味绝佳渐渐流传到民间。
  
      稍微读过一点古文的人,大概都知道范仲淹“断齑划粥”的故事。
  
      范仲淹少时家贫,住在寺庙里发奋苦读。每天煮一锅稀粥,冷凝后划为四块,早晚各二,只以切碎的咸菜佐餐。
  
      不仅如此,他还“食髓知味”,写了一篇《齑赋》,其中有“陶家瓮内,腌成碧绿青黄;措大口中,嚼出宫商徵羽”之句,一碟仅供贫者下饭的咸菜,让他写来却声色俱佳,陶陶然乐在其中。
  
      这般艰辛备尝的境遇,使他养成了坚毅刚强、勤苦俭约的作风,也深刻体察到民生的疾苦。日后,无论“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都以天下为己任,忧国忧民,革除弊政,造福苍生。
  
      “那……那我尝尝,尝尝!”
  
      李泰来了兴致,他抿了抿嘴,犹豫道。
  
      李泽轩瞟了他一眼,知道这是一个死要面子的家伙,也懒得再做分辩,直接让人添了一双碗筷。
  
      没一会儿,饭菜端来了,李泰拿起筷子,学着李泽轩的样子,两段咸菜一口饭,李泰顿时感觉这咸菜味道还真不错,他笑道:
  
      “唔,小轩,这咸菜做的是真好!味道足,口感也好,难怪你吃的那么香呢!”
  
      “嘿嘿!这还用说?是不是有了这种菜,稀饭吃起来才会更加舒服?”
  
      李泽轩点头笑道。
  
      “哈哈!还真是!小轩,回头我从你这儿带点咸菜回去?”
  
      李泰发现了新食物,心情非常开心。
  
      “行!可以送你一点,不过你堂堂魏王,居然吃咸菜下饭,说出去你难道不觉得丢人~?”
  
      李泽轩道出了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