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满脸包的阎少宁!
    “哈哈!那梦儿,我们的婚期是不是就照先前定的来了?”
  
      “妹手软”的萧守业此刻有点像狗腿子,他舔着脸问道。
  
      “嗯………要是奇趣阁真把镜子送过来的话,当然就照常啦!不过………”
  
      梦儿忖着下巴,有些调皮地在关键地方停了下来。
  
      “不过什么?”
  
      萧守业心肝儿一颤,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天可怜见,这几天他已经被眼前的少女,折腾的够惨了的了!
  
      “萧守业你那么害怕做什么?我只是想问,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不同于别的大家闺秀,梦儿倒是颇为大胆,这句话说出来她是一点都没有脸红,她的眼睛里面只有纯净,那种不是人间烟火的纯净。
  
      萧守业此刻心都酥了,哪里还会说别的,他如小鸡啄米般不停地点头,并说道:“嗯嗯嗯,当然是真的喜欢,我萧守业对天发誓.......唔......”
  
      “嘻嘻~!人家才不要你发誓呢!”
  
      梦儿嘻嘻一笑,用手指贴在了萧守业的嘴唇,然后站起身拧着额前的头发说道:“我是想说,既然你是真心喜欢我,那我们成亲的时候,你也要作一首“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那样的诗才行!我要南秀姐姐她们羡慕我们才行!”
  
      “啊~!”
  
      萧守业顿时一脸懵逼,他在内心疯狂嘶吼:李泽轩,你特娘的好坑呀~!
  
      ...........................
  
      “呀~!少爷!您这带了这么多寒瓜啊!得多少钱~?”
  
      临近中午,李泽轩带着几十车寒瓜与几袋绿豆来到了云山,山道口的刘二爷,看到这庞大的车队顿时上前惊讶道。
  
      “哈哈!这不是怕大伙太劳累了吗?区区几车寒瓜而已,也值不了多少钱!大伙别中暑比什么都强!”
  
      李泽轩不在意地笑道。
  
      “啧啧~!少爷您可真是大方!这哪是几车啊!怕是都上万斤了!说实话,俺刘万山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少爷您这样体恤下人的东家!”
  
      刘万山看了看庞大的船队,一脸感慨地说道。
  
      “谁都是爹生娘养的,贫穷富贵又有什么分别?不过是投的胎不一样罢了!呵呵~!刘二爷,我先上去了!”
  
      李泽轩饶有深意地感慨了一句,就跟刘二爷拱了拱手,带着车队上山了。
  
      “贫穷富贵又有什么分别?不过是投的胎不一样罢了!呵呵~!咱们这位少爷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刘二爷眯着眼睛,打量着李泽轩的背影,一脸复杂地感慨道。
  
      .................................
  
      “青雀,你怎么这幅鬼表情~?怀孕了~?”
  
      来到山顶,却看到李泰在山门口,鼓着胖胖的腮帮子,想笑又忍着笑,表情十分诡异,李泽轩忍不住吐槽道。
  
      “卧槽,你特娘的才怀孕了呢!噗~!哈哈~!我忍不住了,完了完了,咱们去旁边去,要是让少宁看到我在笑,非得搞死我~!”
  
      李泰闻言,一蹦三尺高,说着说着他便忍不住捧腹大笑,不过这小胖子一边笑还忍不住一边往后看,最后还拉着李泽轩要往旁边的小树林里面走。
  
      李泽轩大惊,鬼才愿意跟一个死胖子进小树林呢!他不搞基。
  
      “等等!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这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李泽轩实在受不了这gaygay的小胖子,连忙说道。
  
      “噗~!哈哈哈~!算了~!我得去旁边再笑一会儿!小轩你自己去棚子里面看吧~!哈哈哈哈哈~!”
  
      李泰摆了摆手,“仓皇而逃”。
  
      李泽轩一脸的莫名其妙,心道这小胖子今天莫非吃错药了~?
  
      摇了摇头,他向前面的大棚子,也就是工地的临时指挥室走去。
  
      进去一看,李泽轩顿时就知道李泰为什么发笑了。
  
      “额~!少宁,你这是.......在唱戏吗~?噗~~!哈哈哈哈哈~!”
  
      阎少宁本来算是一个英俊的小白脸,此刻却变成了一个长满“青春痘”的骚年,一夜之间。他的脸上居然长了数十个红色的小点点,额头正中央还有一个超大的红疙瘩,最牛逼的是,阎少宁的双眼跟大熊猫似的,整个人看起来………画面真特娘的太美,不敢看呀!
  
      “砰!”
  
      “小轩你给老子住嘴!笑什么笑,老子成了这个样子,还不是为了你的书院?特娘的你再笑老子不干了!”
  
      很少吐脏话的阎少宁,此刻也有些不管不顾,进行着疯狂输出,他使劲地拍了拍桌子,冲李泽轩大吼道。
  
      “好好好~!我……我不笑了……!哈哈……我真的不笑了!噗……!少宁你还是让我再笑一会儿吧!哈哈哈哈!”
  
      李泽轩说着说着便忍不住继续捧腹大笑起来。
  
      “呼呼~!”
  
      阎少宁呼呼喘着粗气,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黑,拳头捏的咔咔响,这是随时都要暴走的节奏啊!
  
      李泽轩见状,连忙强忍住笑意,摆手道:“咳咳,我不笑了!少宁你快跟我说说,你这到底是咋了?怎么脸上起了这么多包?”
  
      “草,还不是你害的?”
  
      阎少宁黑着一张脸,大叫道:“特娘的这荒山野岭,晚上的蚊虫跟蝗虫过境一样,工地上有没准备帷幔,特娘的你知道老子昨晚睡的有多辛苦吗?”
  
      李泽轩恍然大悟,原来阎少宁这是昨晚被蚊子叮了满头包啊!
  
      说到蚊虫,不管是长安城里还是荒郊野外,在夏天都有很多,李泽轩之所以以前感受不到,一是李家经常焚烧一些驱蚊药草,二是李家的床都是有帷幔的,类似于现代的蚊帐,三是李泽轩的卧室每天都会放很多冰块,通常外面三四十度,屋内也就只有十五六度,跟开了空调一样,这么冷的环境蚊子也不会喜欢,所以他平时才不会受到蚊虫困扰。
  
      但工地这边就完全不一样了呀!
  
      昨天安顿工人住宿已经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李泽轩根本没有考虑到晚上的蚊虫问题,就算考虑到,时间紧迫,昨天也来不及解决,一万多个床帷幔,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就是有钱也不能短时间内买来那么多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