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八十三章 七修派~!
    王仁表家门前。
  
      李泽轩一脸企盼地盯着冷雨瑶,期望能从她嘴里听到黑衣刺客的下落。
  
      那天午后,黑衣人可是扬言要伺机报复、杀李泽轩全家的,李泽轩可不愿意放过这样一个在暗地里随时对自己有威胁的人,有机会斩草除根他肯定会斩草除根。
  
      “李爵爷,关于那刺客,雨瑶倒是知道一些情况~!”
  
      冷雨瑶想了想,微微犹豫道。
  
      “冷姑娘快请说~!若是能得知那人线索,我李泽轩定有重谢~!”
  
      李泽轩连忙抱拳诚恳道。
  
      王仁表看得出李泽轩眼中的焦急,也冲冷雨瑶说道:“瑶儿,你若是知道些什么线索,尽管说出来,不必有任何顾忌~!”
  
      冷雨瑶点头应道:“是,公子~!”
  
      然后她扭头对李泽轩说道:“李爵爷,雨瑶虽不知道那刺客的具体身份,但根据您的描述,我倒是能猜测出他的三分来历!当年雨瑶曾听家师说过,秦岭一带有一阴邪门派,名为七修派,门派虽小,却有宗师巅峰高手坐镇,七修派的门中绝学正是七修化血掌!”
  
      “七修派~?冷姑娘,你可知这七修派所在何处~?”
  
      李泽轩神情一振,沉声问道,至于冷雨瑶说的七修派中有宗师巅峰高手坐镇,他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虽然单打独斗,他不是宗师巅峰高手的对手,但威胁到他李泽轩的人,就算对方有大宗师高手护着,他也会想办法将对方搞死。
  
      冷雨瑶摇了摇头,她回忆道:“七修派的具体方位雨瑶并不知道。当年雨瑶所在的门派,倒是跟七修派有过一段恩怨,这个门派的一邪修曾经掳掠过雨瑶的一个小师妹,家师得知后大怒,遂带了几位师叔师伯,全力追杀那人,听师父说,他们后来一直追到了秦岭深处,只见那贼人上了一座黑雾缭绕的陡峭山峰,山下一个界石,上面写着蛇灵山!
  
      师父和师叔师伯下马登山,那山道陡峭不说,还四处布满了各种毒蛇,而且整座山中似乎都充满了毒雾,师父她们仅仅是在里面呆了一刻钟,就已经有了中毒迹象,而且师父隐隐能感受到山顶有一股十分强势的威压!师叔师伯知道事不可为,于是劝说师父回到门派再从长计议,师父无奈,只能含恨离去!”
  
      “七修派~!蛇灵山~!”
  
      李泽轩的神情逐渐凝重,他撑着下巴,皱眉道:“冷姑娘,这七修派是否从事过接一些刺杀任务来敛取钱财~?”
  
      “这个.....倒是未曾听说过~!七修派门人虽说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儿,但刺杀朝廷重臣,可是从来没有过!某种程度上来说,七修派在江湖之中一直很低调,知道这个门派的人,也寥寥无几,若是他们门派专精于刺杀的话,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籍籍无名~!”
  
      冷雨瑶沉思半晌后,摇了摇头答道。
  
      李泽轩更加疑惑,他喃喃自语道:“那倒是奇了,我与那七修派素无恩怨,但那天听那刺客所言“江湖事,江湖了”,似乎他与我有着深仇大恨一般,这是何道理~?”
  
      虽然按照冷雨瑶所言,七修派有着很大的嫌疑,而且这个门派也的确该讨伐,但李泽轩还是觉得事有蹊跷,他现在只想找到真正的凶手,其余的江湖恩怨他并不想管。
  
      “江湖事,江湖了.......我明白了~!”
  
      冷雨瑶怔了片刻,忽然大声说道:“不知李爵爷可否记得数月之前北邙山血风寨一役~?”
  
      李泽轩不知何意,莫名其妙地看了冷雨瑶一眼,点头答道:“当然记得~!”
  
      冷雨瑶于是接着说道:“当时爵爷孤身上邙山,剑挑血风寨,是否亲自斩杀过一个名为飞蛇的年轻男人~?”
  
      李泽轩似乎猜测到了什么,他的眉头皱的更深,顿了半晌,他点头道:“确有此人,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飞蛇的诡异身法倒是跟那日刺杀我的那刺客有八分神似,莫非这二人之间有什么瓜葛不成~?”
  
      冷雨瑶回道:“血风寨一行人在犀牛坡掳走爵爷夫人时,我曾见到过飞蛇出手,那招式确是出自七修派无疑~!爵爷您杀了飞蛇,雨瑶猜测,估计那日是飞蛇师门中的长辈前来寻仇了~!”
  
      “砰~!”
  
      李泽轩一拳击在了旁边的围墙上,恨恨道:“哼~!七修派~!飞蛇~?三番两次招惹于我,真当我是泥捏的不成~?”
  
      一旁的王仁表看了看那深深凹陷下去的围墙,嘴角一抽,说道:“小轩,这事情说到底还是因为我那二弟引起,我王家愿意全力帮你对付这七修派!”
  
      先前飞蛇跟萧鹰联手掳走韩雨惜,说到底还是受了王仁义的指使,现在飞蛇被杀,七修派门人前来寻仇,讲道理这事儿还真跟王家脱不了干系。
  
      李泽轩摆了摆手,定定地看向王仁表,说道:“一码归一码,先前那事王刺史已经给了我一个说法,我现在想知道的是,那日的刺客,到底跟王家有没有关系?毕竟你二弟可是对我恨之入骨,他会不会以飞蛇之死来挑拨七修派的人来刺杀于我~!”
  
      先前李泽轩剑挑血风寨的事情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但其中的细节,包括杀死飞蛇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所以李泽轩有理由怀疑那刺客是受人挑唆而来的
  
      王仁表大惊,连忙摇头,说道:“不可能,绝无可能~!经历那事后,我二弟已经被我爹囚禁在了王家祖宅,日夜都有刑罚堂的人看守,断无与外人接触的可能~!小轩你若是不放心,我这便修书一封,让我爹亲自去查查我二弟这几个月的状态~!”
  
      “这就不必了~!我相信你~!”
  
      李泽轩摆了摆手,说道:“无论如何,那刺客都跟这七修派脱不了干系,不管背后有没有人挑拨,我都得先把这门派给荡平了,然后再查查他背后之人~!今日这些情报,还得多谢冷姑娘了~!仁表,我先告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