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别的不行~!
“瑶儿,诺,这封信你立刻用飞鸽传送给我父亲!”
  
  青龙坊,王家宅院。
  
  王仁表将一张纸条塞进一小截竹筒里,然后递给冷雨瑶,并郑重交待道。
  
  “是,公子~!”
  
  冷雨瑶双手接过,见王仁表没了其余吩咐,她便带着密信,转身出门而去。
  
  公元前3000年左右,古埃及人就开始用鸽子传递书信了。中国也是养鸽古国,隋唐时期,在南方广州等地,已开始用鸽子传递书信。
  
  这玩意儿虽然传信速度比驿站送信速度快很多倍,但可不是寻常人能用得起的。
  
  鸽子对地球磁场的感觉很灵敏,而且特别恋家,这是它们先天具备的优势。但要成为一只信鸽,主要还在于训练。饲养信鸽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放翔、竞赛与使用。要想获取理想的信鸽,除了精心选育良种与科学饲养管理外,最重要的就是训练。
  
  信鸽的训练非常复杂,必须从幼鸽抓起,由简到繁、由近到远、由白天到夜间、由基础训练到专业训练,所以一只理想的信鸽,它的“培养成本是非常高的,即便是富贵人家传信,一般只有紧急信件才会用信鸽,因为信鸽在路上也会遇到意外的!
  
  “呼~!希望父亲那边能及时作出反应!现在王、李两家的合作即将全面展开,可不能在这关键的时候出了岔子啊~!”
  
  目送冷雨瑶出门后,阎少宁负手看着门外,喃喃自语道。
  
  ........................
  
  与此同时,京兆府几乎过半的衙役都随着独孤信的禁军向城外四散而出。某种程度上来说,京兆府现在的这个行动,不仅存在一定风险,而且行动本身,还带有一丝不同寻常的含义。
  
  自大唐立国以来,朝廷与武林几乎没有发生过正面冲突,一方面,这个时候江湖门派实力很弱,只要没有不长眼的故意搞事情,朝廷是不会把那些门派放在眼里的。
  
  当然,实力上绝对的悬殊,也让江湖上的大小门派近些年都一直中规中矩、遵纪守法,没人敢跳出来跟朝廷作对,更别说刺杀朝廷大员了。
  
  不得不说,刺杀李泽轩的那个黑衣人,这回算是当了一次出头鸟了,而且是在武林和朝廷两遍都不讨好的出头鸟。
  
  虽说朝廷不怕这些武林中人,但京兆府的普通衙役还是挺怕的,所以华府尹特地请来了独孤信,让他带领禁军相助。
  
  反正之前李二也曾说过让独孤信协助他,这么强大的助力,不用白不用啊~!
  
  独孤信一出动,李二那边自然会收到消息。
  
  毕竟李二是大唐所有军队的绝对掌控者,禁军的调动,肯定要经过他的准许!
  
  “哼~!七修派~?蛇灵山~?好大的狗胆~!”
  
  李二伏在御案上,用手撑着下巴,一脸愤怒地说道。
  
  他的面前,赫然是华文杰上表的密折。
  
  “不管这七修派的掌门是何方神圣,胆敢挑战朝廷威严,不给朕一个说法,朕就围剿了你这个门派~!”
  
  李二合上密折,在心里冷冷地想道。
  
  ................................
  
  “咦~?这灰灰的东西是什么~?你们居然用它来砌墙~?”
  
  云山上,李泰刚指挥着他的小队运回了一批木材,却见往常的那种黄色的糯米灰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灰色浆体,而且工人们还在用着这东西在砌墙,他不由疑惑地喃喃自语道。
  
  “这是工坊那边最新研制的水泥,专门用来取代糯米灰浆的!据说这东西一旦凝固,可是比糯米灰浆更加牢靠!而且这东西还能刷在墙体表面以及道路表面,形成一层平整坚硬的外壳!”
  
  一旁也在观察水泥砂浆的阎少宁,这时走过来说道。
  
  “真有那么神奇~?可是我看这玩意儿不过是一坨灰色的泥巴而已,怎么都不像少宁你说的那么厉害啊~!”
  
  李泰瞪着眼睛,不可思议道。
  
  “唔......这个我也是听说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有这么神奇,明日就能知晓~!”
  
  阎少宁皱着眉头,说道。
  
  其实他自己对这些也是持着怀疑态度的。
  
  “呵~!那就等明日再看看吧~!”
  
  李泰顿足看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说道。
  
  ...........................
  
  翌日。
  
  李泽轩也是起了个大早,他得去云山上看看水泥的实战效果与反响。
  
  至于李泰那个跟屁虫,已经好几天都没过来了,每天都是一个人独自去云山的。
  
  主要还是因为李泽轩在云山起了一个头、把任务全部分派完毕后,就很少去工地现场了,对于他这副懒惰的尿性,李泰只能在心里话无数个小圈圈疯狂诅咒他。
  
  沿着山道登上云山山顶,入眼一看,就见距离山门不远处,矗立这几面两人高的水泥墙,周围的地面也都是灰色的水泥地,现在那个地方已经围了一圈儿人。
  
  李泽轩笑了笑,遂向那边走去。
  
  “呵~!这路面既坚硬,又平整,估计就是到了下雨天,也丝毫不会受到影响!没想到啊~!这水泥居然这么神奇!”
  
  一个老工匠用手fu摸着路面,满脸感慨地赞叹道。
  
  “我靠~!小轩别的不行,研究新东西还是靠谱啊~!少宁,这水泥真的比糯米灰浆好用啊~!哈哈~!这个水泥地面不错~!比青石板路更平整!不行不行~!本王的王府以后也得用水泥把路面给平整一下~!”
  
  李泰这儿摸了摸,那儿按了按,然后跳起来拍着阎少宁的肩膀哈哈大笑道。
  
  至于为什么要跳起来,咳咳,当然是因为身高原因了,这小胖子从小到大,光吃不锻炼,横向发展的太厉害,纵向基本上没发展多少。
  
  李泽轩刚走到人群外围,就听到小胖子这么一句编排自己的话,他忍不住老脸一黑,快步上前照着李泰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说道:
  
  “什么叫做别的不行~?青雀你来给为师说说,为师哪儿不行了~?”
  
  身为男人,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自己不行,这已经涉及到了男人的尊严了,李泽轩可不愿意轻易放过这个嘴贱的小胖子。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