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师徒、同门~!

      “一起灭了那狗屁门派?”
  
      李泽轩喃喃念叨了一句,然后看向鸡哥似笑非笑道:“好!那我过几日就带着你们去平了那门派!非基你来打头阵!”
  
      “啊~?”
  
      鸡哥顿时傻眼,他刚刚只是喊口号、表忠心罢了,他哪里敢跟宗师巅峰的高手正面对刚?这不是找死吗?
  
      “咳咳~!爵爷,这个……这个……”
  
      鸡哥吭哧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话圆过去,一时尴尬至极。
  
      “呵呵~!看把你吓得~!”
  
      李泽轩摆了摆手,笑道:“逗你玩儿呢!仇肯定是要报的,但是我李泽轩也不会让弟兄们平白去送命!据说蛇灵山地势,布满了毒障,若是强攻,肯定会死伤很多,必须得有万全之策才行!再说,现在蛇灵山的具体位置还找到呢!等京兆府那边有消息后,我们再另作打算!七修派愿意交出凶手还好说,若是不愿意,我自有办法给他们好看!”
  
      “爵爷,俺老庞才不是还怕,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怕个球!爵爷啥时候要灭七修派满门,记得叫上俺老庞一声!”
  
      或许是李泽轩身上庞大的自信感染到了庞非基,鸡哥脸色潮红地大声吼道。
  
      “哈哈~!行~!到时候要是有需要就带上你~!”
  
      …………………………………
  
      秦岭深处。
  
      一座大山矗立在天地间,山高如顶天,山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密密麻麻,仿佛要把整座山遮的密不透风一样。
  
      奇怪的是,其他山脉都有虫鸣鸟叫声,这座山却是呈现出诡异的安静,连天上的鸟儿,快飞到这座山上空时,也主动绕道而行。
  
      山林中,隐约可见一条蜿蜒盘旋的山道,如果认真细看的话,可以发现整座山的周围,都充斥着淡黑色的雾气,看上去阴邪至极!
  
      而这座山的下面,立着一块半人高的巨石,上书三个血色大字——蛇灵山!
  
      山顶之上,大大小小的房舍稀稀落落地分布在上面,依稀可见三三两两穿着青色长衫的年轻人行走在各个小道上,他们长衫袖口上绣着一条七首巨蛇,看上去分外恐怖!
  
      这便是七修派的“总部”所在了!
  
      “哼~!师弟~!你可真是糊涂,那李泽轩可是当朝开国县男,现在更是身居太子詹士,你怎敢去刺杀于他?”
  
      一间密室内,一个长着红色头发的高大男子,冲墙角那个正在打坐调息的瘦削黑衣人沉声说道。
  
      “师兄~!自从我前日回到门派,这些话你都跟我说了多少遍了?那李泽轩杀了我最心爱的徒儿,我若是不灭他满门,还有何颜面自称蛇王?又如何对得起我那惨死的徒弟?纵然他是县男又如何?大不了我跟他同归于尽!”
  
      瘦削男子睁开双眼,怒目圆睁地咆哮道。
  
      看他的眼睛与他的身形,再听他所言话语,赫然便是前些日子刺杀李泽轩的黑衣蒙面刺客——蛇王!
  
      飞蛇正是他的徒弟,而这逼那天也算是倒霉了血霉,以宗师中期境界,刺杀李泽轩这个半步宗师的“小渣渣”,没有秒杀不说,还差点身首异处,纵然保住了性命,但是他最后逃命的那一招可是损耗了大量的生命潜能的。
  
      那时候他浑身是伤,真气也几近耗尽,但他却不敢立即回门派疗伤,因为后面可是有几百个禁军在追他啊!
  
      跌跌撞撞、东躲西藏了好几天,蛇王才趁着风头渐松,偷偷摸摸地回到了门派。
  
      一代蛇王,沦落至此,当真是惨兮兮~!
  
      “糊涂!愚蠢!自古民不与官斗,咱们江湖门派安分守己、闷声发大财就好,你又何必去招惹朝廷?当今天子手下兵强马壮,岂是我们一个小小的七修派能招惹的~?你这是把七修派往死路上逼啊!”
  
      红发大汉瞪着牛眼,怒声呵斥道。
  
      比较奇怪的是,他的眼珠居然也是红色的!
  
      “哼~!师兄你放心,我不会牵连到门派的!那日刺杀李泽轩,我可是蒙着面的,没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更没人知道我是出自七修派!”
  
      蛇王一脸不满地哼道。
  
      “放屁!”
  
      红发大汉愤怒地捶了一拳旁边的石壁,吼道:“老夫早上就听有个弟子说,秦岭外围出现了大批朝廷军队,怕是李泽轩已经调查到你的来历了!咱们七修派危矣!”
  
      “什么~?这不可能~!”
  
      蛇王霍然变色,他站起身喃喃道:“不可能!我都有十来没有在江湖中走动过了,再加上那日我还是蒙着面的,怎么可能有人认出我?或许那些军队根本不是冲着我们七修派来的呢?”
  
      红发大汉冷哼道:“哼~!希望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不然七修派定会遭受灭顶之灾!”
  
      蛇王这时已经缓过心神,他闻言面无表情道:“若真是冲我们来的,师兄大可以把我交出去!我蛇王一人做事一人当,断不会连累了门派!”
  
      话音一落,石室内的气温顿时降至冰点。
  
      红发大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片刻后他拂袖怒吼道:“混账!我阴霸天岂是出卖同门师弟换取个人安逸的卑鄙小人~?就算是你犯了错,我这个当师兄的也会跟你一起扛!大不了整个七修派与我们一起赴死!”
  
      “师兄……”
  
      蛇王一怔,面上隐现感动之色,他出声道:“这次是我连累师兄了!”
  
      “哼~!虽说我阴霸天不会出卖同门,但师弟你这次的确是太过鲁莽了!若是七修派能逃过此劫,你还是得好好反省反省!朝廷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阴霸天摆了摆手不悦道。他面上仍然布满阴霾。
  
      “师兄说的是!不过师兄何必如此悲观,蛇灵山充满毒障,占据天险,易守难攻,我七修派又有师兄你这样的宗师巅峰高手坐镇,朝廷要想平了我们门派,不拿一万条人命来填,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蛇王给了阴霸天三分薄面,在嘴头上承认了一下错误,然后一脸阴狠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