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九十三章 草,死基佬~!

      “咻~!”
  
      冷雨瑶扔的这个石子有鸽蛋大小,这一掷又是全力出手,伴随着一阵破空声,小石头直奔独孤飞鹰后脑勺而去~!
  
      李泽轩在后面看的分明,但却无力阻止,不由在心里暗道这丫头好狠~!因为这一击要是打结实了,独孤飞鹰就算是不死,也要变成“脑残”了~!
  
      眼见那小石头就要击中了,独孤飞鹰单手撑住马背,整个人突然冲天而起,险之又险地避了过去,他落在马背上后,连忙勒住战马,转身怒视冷雨瑶,道:
  
      “你你本将好歹也算左武卫中郎将,你这丫头居然胆敢公然袭击本将~!你”
  
      要是换个人胆敢这么玩儿,独孤飞鹰早就刀兵相向了,但眼前的冷雨瑶,他还不知道跟李泽轩是啥关系,所以他就只能用嘴巴发泄愤怒。
  
      “哼~!活该~!让你嘴贱~!”
  
      冷雨瑶毫不示弱,凤目含霜又给瞪了回去。
  
      其实她刚刚在掷出石头的那一刻,心里就有点小后悔了,独孤飞鹰也算是朝廷的人,要是被自己一石头给砸死了,肯定会给自家公子带来麻烦。
  
      不过还好,独孤飞鹰的身手还算是敏捷。
  
      “你~!”
  
      独孤飞鹰瞪着眼睛,气的直哆嗦,他今天才算知道女人难缠起来是多么的令人头疼。
  
      “额~!咳咳~~!冷姑娘,你不是有事情要与我说么~?咱们上马,边走边说~!飞鹰,军情紧急,你就先别跟冷姑娘一般计较了~!”
  
      李泽轩两边打着圆场,主要是他心里着急呀~!天知道独孤信那边现在事儿什么情况,万一他们那点人搂不住场面,被七修派的人给“团灭”了,就不好了~!
  
      “行,小轩,我给你这个面子~!”
  
      独孤飞鹰恨恨地瞪了冷雨瑶一眼,便调转马头继续前行了
  
      “李爵爷,前几日我家公子飞鸽传信给家主,将七修派刺客的事情详细告知,家主得知消息后十分重视,特地去看了看正在被刑罚堂囚禁的二公子~!经过询问,二公子这几月都不曾与外人接触,所以那日的刺客,肯定与二公子无关~!”
  
      冷雨瑶骑着马上,与李泽轩吊在了禁军队伍的最后面,两人并排而行,冷雨瑶低声将她这次追过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李泽轩闻言点了点头,他笑道:“那日我已经说过了,相信仁表所言,没想到仁表居然又兴师动众,还让王刺史也跟着一起劳心劳力,实属不该~!”
  
      冷雨瑶摇了摇头,轻声道:“公子很在乎与爵爷的友谊,所以这件事公子必须再三确认才行~!还有,家主那边还传来一个重要消息,是关于那刺客的来历的~!”
  
      “哦~?冷姑娘快请说~!”
  
      李泽轩来了精神,连忙问道。
  
      “家主从二公子口中得知,先前绑架爵爷夫人的那个飞蛇,他有一个宗师境的师父,人称蛇王,此人具体姓名无人得知,但他一身功夫全是剧毒,所以那日的刺客,很可能就是飞蛇的师父——蛇王~!”
  
      冷雨瑶一边驱赶着座下的马儿,一边回答道。
  
      “蛇王~?一身功夫全是剧毒~?”
  
      李泽轩皱了皱眉头,点头道:“看来那日的刺客八成就是蛇王了~!不过此寮也是大胆,居然为了自己的徒弟,敢与朝廷公然对抗~!”
  
      即便刺客是飞蛇的师父,李泽轩也有很多疑惑,最关键的就是那刺客居然为了自己的徒弟刺杀一国男爵,这个是最令人不可思议的。
  
      在他想来,大唐现在的国力这么强盛,江湖上的势力肯定不敢与朝廷起正面冲突,更别说那个飞蛇之所以被杀,完全是罪有应得,于情于理于现实,蛇王都不应该为了一个徒弟,这么铤而走险的啊~!
  
      或者说现在的邪派人士都这么重情重义,为了徒弟敢与全天下为敌了~?
  
      这个与他印象中的那些邪派中人有点不太一样啊~!
  
      “其实”
  
      冷雨瑶忽然插了一句,有些欲言又止,接着就见她的耳根有些泛红,李泽轩见状真是目瞪口呆,这是啥意思~?冰山美人儿还会脸红~?还会害羞~?你特喵的肯定是在逗我啊~!
  
      李泽轩忽然心里一阵古怪,暗道:莫非刚刚独孤飞鹰说的没错,这小妞儿对自已有意思~?不应该呀~!正所谓旁观者清,冷雨瑶对王仁表的情意傻子也能看得出来啊!
  
      可是现在眼前这个羞答答的冷妹纸又该作何解释呢~?
  
      “咳咳~!冷姑娘,你刚刚说什么~?”
  
      李泽轩硬着头皮问道。
  
      冷雨瑶面上一阵红,一阵白,她犹豫半晌后,咬牙道:“其实飞蛇不仅是蛇王的徒弟,还是蛇王的…………的道侣,听二公子说,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要好,所以飞蛇死后蛇王才会不顾一切地要至爵爷你于死地的~!”
  
      “道道侣~?”
  
      李泽轩听完,脸都要绿了,他瞪着眼睛问道:“这这他们不都是男的吗~?怎么也能成为道侣~?”
  
      冷雨瑶气道:“这不都是你们男人间的事情吗~?爵爷您想必比我更清楚吧~?”
  
      让一个清白女儿家去讲这些难为情的事情,着实有些为难人。
  
      李泽轩瞬间就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了,握草,这画面,特娘的有毒啊~!
  
      李泽轩摇了摇头,不敢再想,他怕再想下去的话,早上吃的早饭都要吐出来了,他一脸日了犬的表情,郁闷道:“草,原来是两个死基佬,该死~!”
  
      照这个结果来看,一切都说得通了,难怪当初飞蛇一副“娘娘腔”的恶心样子,原来是被“掰弯了”;难怪蛇王得知飞蛇身死会有那么大反应,原来飞蛇是他的“另一半”啊~!
  
      冷雨瑶听不明白,也懒得听明白,她抱拳告辞道:
  
      “爵爷,公子让我告知您的事情,刚刚已经全说了~!这边应该没有其他事了,雨瑶告辞,这次围剿七修派,望爵爷您保重~!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