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当面逞凶~!

      “哼~!黄口小儿,欺人太甚~!我七修派从未有名叫蛇王的人,更不会有人去做那违法乱纪、大逆不道之事,小子你无缘无故毁我七修派清誉,老朽就代替你爹娘好好教训你~!”
  
      蛇灵山下,阴霸天脸色一阵变换,随即恼羞成怒、一个闪身窜到李泽轩身前,想要略施手段,给李泽轩一个小教训。
  
      “混账~!你敢~?”
  
      独孤信悚然一惊,高声怒喝道。但他的反应终究还是慢了半拍,在他的话音还没落下时,阴霸天的手掌,就要印在了李泽轩的胸膛上!
  
      “哼~!”
  
      李泽轩虽然没想到阴霸天胆敢在这种情况下出手,但他反应也还算迅速,而且阴霸天这一击并非全力,所以就给了李泽轩化解的机会。
  
      就见李泽轩双手精准迅速地捏住阴霸天的手腕,然后一个太极推手,巧妙地将这一掌所蕴含的庞大力道给卸了去,接着他整个人顺势后退五丈远,与阴霸天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
  
      李泽轩在心里不由一阵后怕,这一掌真的好险~!眼前这个红毛老怪也真的好厉害~!要不是他太极拳小成,估计就这么一下,就要玩儿完了~!
  
      “咦~?好古怪的后生~!”
  
      阴霸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志在必得的一击,居然会被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娃娃挡住,他惊咦一声,然后正欲继续出手时,独孤信冷冷地声音传了过来:
  
      “哼~!看来阴掌门这是想公然反叛朝廷了!堂堂正三品太子詹士,是你想杀就杀的~?众将士听令,摆阵迎敌~!”
  
      “轰~!”
  
      “诺~!”
  
      原先驻扎在蛇灵山下的一千禁军、两百京兆府衙役,以及刚刚随孤独飞鹰赶来支援的三千禁军,听到独孤信发出命令,所有人连忙大声应诺,接着就见这四千多人,纷纷抽出陌刀,飞速地变换阵型,想把阴霸天团团围住。
  
      阴霸天大惊,他没想到自己刚刚出手对付之人,居然就是李泽轩,更没想到独孤信居然会这么果断地下达军令,这…这还真是一点都不讲江湖道义啊!
  
      不过此刻已经容不得阴霸天再做他想了,他连忙运足真气,奋力后退,在禁军还未完成包围时,他就已经退出老远了。
  
      话说还好他刚刚“教训”李泽轩的时候没有用全力,不然此刻要想抽身后退,将会更加困难。
  
      “误会~!将军,这一切都是误会~!阴某只是想小小教训一下此人,万万没想到他会是太子詹事,将军且息怒~!”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和解的机会显然是越来越渺茫,不过阴霸天还想做一个最后的尝试。
  
      但孤独信却根本不想再跟阴霸天墨迹,先前那一掌,若不是李泽轩反应够快,手段够高明,怕是此刻已经一命呜呼了!
  
      想想,堂堂正三品的太子詹事、开国县男,在他独孤信面前被人杀害,那不仅仅是受惩罚那么简单了,他将会为整个独孤家族蒙羞!
  
      所以独孤信此刻很愤怒,他冷冷地说道:“哼~!事到临头,阴霸天你还想嘴硬~?先是你们七修派的蛇王胆大包天,在长安城外刺杀李詹士,现在你居然还敢当着本将军的面前行凶,国法不能饶你~!本将也不能饶你~!若你识相的话,现在立刻带着你门派的飞蛇,随本将回公堂认罪伏法,不然本将军立马带人端了你的门派~!”
  
      阴霸天闻言,脸色顿时难看至极,现在明显已经没了缓和的余地,他森然一笑,寒声道:
  
      “哈哈哈哈~!端掉我的门派~?哈哈哈~!白面小将你好大的口气~!”
  
      他整个人冲天而起,衣摆和头发无风自动,看起来就跟一个红发魔头一样,接着他运气于声,顿时整个山谷都能听到他洪亮的声音:
  
      “想灭我七修派,老朽定要让尔等付出血的代价,这蛇灵山将是你们所有人的埋骨之地!不怕死的尽管上来~!哈哈哈哈~!”
  
      说罢,阴霸天在空中一阵身形变幻,眨眼之间,整个人就消失在了众人视野之中!
  
      “好快的速度~!”
  
      李泽轩看着阴霸天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若说场中有人看清了阴霸天的身法的,那就只有李泽轩了,这还是得益于他刚刚突破到宗师境的缘故,不然的话,他就只能跟其他人一样,仅仅看到一串残影罢了!
  
      宗师巅峰高手的可怕,由此可见一斑~!
  
      “小轩,你也追不上吗~?”
  
      独孤飞鹰缩了缩脖子,走上前问道。
  
      他心里多少有些挫败感,因为刚刚阴霸天出手时,他连取出玄叶飞刀的勇气都没有,更别提站出来帮李泽轩解围了~!
  
      “当然追不上~!这人不同于飞蛇,他比飞蛇厉害的太多太多了~!三年之内,我肯定没能力与他正面一战~!”
  
      李泽轩摇了摇头,沉声说道。
  
      “三年之内~?”
  
      孤独飞鹰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啥,说李泽轩吹牛吧?但李泽轩先前与飞蛇那一战,已经给了他一个非常大的震撼,如今李泽轩更强了,当然他的对手也更强大了,但那就能说李泽轩三年之内一定战胜不了阴霸天吗?
  
      反正这种话孤独飞鹰是肯定不敢说的,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赞叹李泽轩的宏图壮志。
  
      在他们这些年轻一辈的人,还在溜鸡斗狗,互相攀比之时,李泽轩却已经把奋斗目标向老一辈的顶尖强者看齐了,这人跟人之间的差距确实有些大啊~!
  
      “哈哈~!飞鹰,你可别想多了,我只是看那个老家伙不爽,想早点干掉他,可不是因为自己有什么宏图壮志而必须这样做~!我这个人一向很懒的~!”
  
      就在独孤飞鹰在心里表达了对李泽轩的无限崇拜之情时,他的肩膀上忽然挨了一拳,接着就听到李泽轩没个正行地哈哈大笑道。
  
      独孤飞鹰:“………你~!……你~!”
  
      “行了行了~!说正事~!飞鹰~!你这次来,可否有带来圣上的旨意~?”
  
      在独孤飞鹰郁闷无比的时候,独孤信出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