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万事俱备~!

      “爵爷,秦博士已经好转,独孤将军已经赶过去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第二日清晨,李泽轩在军帐中被叫醒,睁眼一看,就看见帐外有一个士兵的影子。
  
      昨日太医署秦博士为了帮助大军攻山,不惜以身试毒,他这个“灭门行动”的发起者,又怎么好意思抛下大军、独自一个人回家抱媳妇儿呢~?
  
      所以,他昨晚是在军帐中渡过的,当然,家里已经派人捎信回去了,他老爹跟老娘也不会因此太过于担忧。
  
      “什么~?秦博士好了~?我知道了,你跟独孤将军说我马上就去~!”
  
      李泽轩听到这个消息,立马没了睡意,他冲外面的军士大声说了一句,然后立马起床穿衣服。
  
      片刻之后,李泽轩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来到了先前秦博士躺着的那个偏帐。
  
      他在外面,就听到了里面的说话声音,最重要的是,他听到了秦博士中气十足的声音,显然,光听声音,就能听出秦博士的毒已无大碍,李泽轩面色微松,连忙挑开帐帘,走了进去。
  
      “秦博士,您的毒解了吗~?”
  
      李泽轩来到床前,看着满脸红光的秦博士,他笑着问道。
  
      “呵呵~,多谢李詹士挂念,老朽体内的蛇毒,已经完全解了~!估计午后就能下床行走了~!”
  
      秦博士半躺在床上,捋须微笑道。
  
      李泽轩彻底放下了心,他大笑道:“哈哈~!太好了~!王博士,既然你能解掉秦博士体内的毒,是不是也能配出能避过蛇灵山中毒障的药物呢~?”
  
      这不仅是李泽轩所关心的,也是秦博士这次冒着生命危险、以身试毒的目的所在。
  
      “当然可以!李詹士,我先前已跟秦兄商量好了避毒药物的配方,上午我们再做一番验证,就能大功告成~!到时候蛇灵山引以为傲的毒障就会被我们破解~!”
  
      解毒之道一直是王博士引以为傲的地方,此时他听到李泽轩的问话,一脸自信地拱手笑道。
  
      “好~!二位太医尽职尽责、甚至不惜以身犯险,医德之高,让小子佩服!之后大军班师回朝后,小子定要在陛下面前亲自替二位请功~!”
  
      李泽轩大笑一声,冲两位太医署的博士认真地拱手道。
  
      王博士跟秦博士连忙摆手道:“李詹士言重了,这些全是我等应尽之责,不敢居功!”
  
      李泽轩摇头道:“二位这般说就不对了,同样的事情,若是换做其他人来做,很难会像二位这样尽职尽责,有功当赏,有过当罚,当今圣上也不会无故埋没有功之人,所以,这是您二位应得的功劳,无需推辞!”
  
      独孤信也插话道:“爵爷说得不错,这次若不是二位鼎力相助,我北衙禁军定会损失惨重,二位若是能够调配出让禁军不受毒障威胁的解药来,待班师回朝后,本将也会亲自给二位请功~!”
  
      王博士、秦博士互视一眼,齐齐拱手道:“多谢李詹士,多谢独孤将军~!”
  
      ………………………………
  
      这日午后。
  
      两位老太医便配出了应对蛇灵山蛇毒的解药,三千多人的队伍,每人都分到了一份解药,并在各个将官的监督下,将解药服了下去。
  
      如此大量的药物损耗,自然需要从长安那边运一批药材,这些都是独孤飞鹰亲自安排的,另外,他还按照李泽轩的吩咐,额外带回来了一大批雄黄粉。
  
      李泽轩没有忘记昨日秦博士在病危时交代的那一番话,所以才会有这么一个安排,蛇怕雄黄,这种常识相信大部分现代人都知道。
  
      但是蛇为什么会怕雄黄,这里面的道理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
  
      雄黄是一种矿物,雄黄粉是雄黄矿的粉末形态,主要成份是二硫化二砷。颜色从鲜黄到偏红都有,但以黄色居多,所以称为雄黄。二硫化二砷本身是无毒的,但是氧化后生成三氧化二砷(即砒霜),有剧毒。
  
      所以使用雄黄粉要得当,千万不能经过高温,高温之后有剧毒。
  
      雄黄是一种胃毒剂(胃毒剂是作用于害虫的胃等消化系统产生毒杀致死效果的药剂。目前所用的杀鼠剂几乎都是胃毒剂),蛇对它反应非常敏感;但是加入酒精后的雄黄驱蛇更远,效力更大,原因是乙醇可以作为“稀薄剂”增强雄黄的挥发。
  
      无论是雄黄酒还是雄黄粉,都不能完全地对蛇造成直接伤害。但雄黄酒、雄黄粉确实对蛇有一定的驱赶作用,蛇遭遇这两样东西时,在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它们会选择避开。
  
      嗯,注意,是在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若是别无他选,蛇还会不会怕雄黄,那就不好说了~!
  
      “独孤将军、李詹士,这避毒药物的药效最多只有两个时辰,也就是说,一个半时辰后,无论你们有没有攻下蛇灵山,都必须要准备下山,不然,很多将士就只能永远地留在这蛇灵山上了~!切记、切记~!”
  
      三军将士在军帐前的一片空地上集合完毕,独孤信正准备上去做战前动员时,秦博士忽然拉住他,并语重心长地说道。
  
      独孤信闻言一愣,他在心里默默合计一番后,肃然道:“秦博士放心,若是四千禁军一个半个时辰还拿不下这帮乌合之众,那他们自己也没脸继续打下去了~!因此,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在两个时辰内回到山下~!”
  
      “那就好~!那就好~!”
  
      秦博士欣慰地捋须笑道。
  
      旁边的独孤飞鹰忍不住问道:“既然一份解药可以维持两个时辰,那到时候让大家多吃几份解药不就成了~?哪里还需要这么麻烦~?”
  
      呃~!这货的逻辑,听起来是有些道理的嘛~~~~,只不过怕不是个“睿智”(弱智)哟~~!
  
      李泽轩捂了捂脸,吃药这种事,可不像一加一那么简单的呀~!
  
      “呵呵~!独孤郎将,这种避毒药物的时效并不能叠加,现在若是用了,必须间隔十二个时辰后,方可再次服用,所以,您方才的建议,并不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