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零五章 王对王,群蚁撼大象~! 下

      “砰砰叮叮~!”
  
      随着一阵“刀剑”相交的响声,阴霸天三两剑就将独孤飞鹰超常发挥的一招给化解于无形~!
  
      虽是如此,但他们三人都没有流露出失望之色,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就算独孤飞鹰进步很大,也不可能凭借飞刀让阴霸天受伤。
  
      像现在这样,能依靠飞刀阻挡阴霸天一两息时间,已经让他们很满意了~!
  
      高手过招,一息定生死~!
  
      虽然没有说的这么夸张,但独孤飞鹰争取到的这一息时间,也足够李泽轩跟独孤信做很多事情了~!
  
      “太玄九剑第一式——乘风~!”
  
      一剑乘风上九天~!
  
      在这救人的关键时刻,李泽轩不打算用太极剑法,他要把他最拿手、攻势最凌厉、速度最快的剑招毫无保留地使出来,这样才能救下独孤飞鹰。
  
      不然这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还真在阴霸天的剑招下活不过两息时间~!
  
      “孤风剑法~!”
  
      几乎在同时,独孤信低吟了一声,然后连人带剑向阴霸天狂奔而去。
  
      剑动身动,剑影随行!
  
      他整个人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剑意弥漫,李泽轩隔的老远都能感受到独孤信周身的锋芒,他忍不住在心中震惊,与独孤飞鹰相比,独孤信经历那一战后,进步更大,战力提升的也更多!这一剑已经隐隐有了宗师高手的气息~!
  
      同时被两股锋锐的剑意锁定,阴霸天心中微凛,他不得不放弃继续追杀独孤飞鹰的计划,只能抽剑抵挡,他那一头红色的长发,在空中无风自动,眸若冷电,长剑如虹,他的步法一阵变换,先是一个简单的撩剑,撩开李泽轩的乘风一剑,然后又闪身来到独孤信前方,只见他将手中长剑轻轻一挥,而独孤信仿佛受到一股巨力震荡一般,被震飞老远,嘴角也溢出了一丝鲜血!
  
      轻松写意,淡然至极!
  
      阴霸天以绝对的境界碾压、无与伦比的身法优势,在李泽轩、独孤信双剑汇聚之前,分而击之,先是挥退李泽轩,接着震伤独孤信,而且看他一副轻松写意的样子,好像不费吹灰之力似的,双方实力相差之大可见一斑!
  
      “咻咻咻~!”
  
      这种时候怎么能少的了独孤飞鹰~?这货虽然心里后悔上了李泽轩的恶当,但是事到如今他不可能抛下自己的兄弟孤身离去,留给他的唯一选择就是死战到底!
  
      他趁着阴霸天飞身迎战李泽轩、独孤信,运气于手掌,真气浸入与他日夜相伴的飞刀时,他甚至感受到了一种血浓于水的共鸣,仿佛飞刀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然后他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阴霸天的身体,在阴霸天抽剑回退之时,独孤飞鹰果断出手,三柄玄叶飞刀带着炽热的刀芒,朝阴霸天后退的必经之路上呈品字形飞射而出~!
  
      这三柄飞刀,独孤飞鹰感觉是他有生以来最为精彩、最为准确、威力最为巨大的三柄飞刀~!当然,这三柄飞刀用来对付的敌人,也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为牛逼的~!
  
      “噗~!”
  
      这是飞刀入肉的声音~!
  
      宗师巅峰的武道高手,五官是何等敏锐,阴霸天当然感受到了身后炽热的刀气,但是他整个身体,后退之势已然形成,纵然中途强行改变方向,也无法完全躲掉独孤飞鹰这三个经过精心计算过的飞刀~!
  
      一柄玄叶飞刀,犹如切豆腐一般,在阴霸天的左手臂上划开了一道伤口,要不是他内功深厚、反应机敏、在关键时候将真气集中到受伤部位,这一飞刀怕是要全部没入他的胳膊~!
  
      战场之中,顿时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
  
      所有人都不会想到,三人之中实力最弱的独孤飞鹰居然能率先将宗师巅峰的阴霸天给击伤~!虽然独孤飞鹰这三柄飞刀能完美使出的前提,是李泽轩跟独孤信给他创造了一个非常良好的“输出”机会,但是能抓机会抓的这么好,足以孤独飞鹰如今的能力,已经超越先前太多太多~!
  
      “这小子是突然爆发了啊~!化气中期击伤宗师巅峰,这下子他算是彻底出名了~!”
  
      李泽轩看了看不远处正处于懵逼状态中的孤独飞鹰,在心里笑眯眯地想到。
  
      “啊~!小王八蛋~!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
  
      阴霸天将胳膊上的飞刀拔了出来丢在地上,然后一声怪叫,冲独孤飞鹰愤怒地狂吼道。
  
      耻辱~!
  
      他一个宗师巅峰的大高手,如今居然被一个化气中期的小辈给伤了,如果他今天不把独孤飞鹰给杀了,那他阴霸天将成为整个江湖耻笑的对象~!
  
      “草~!你个老王八蛋可别乱叫~!让别人听到了还以为小爷跟你有什么关系呢~!老子是你爷爷,你要是再乱叫,爷爷我再给你扎一刀~!”
  
      先前独孤飞鹰一直叫阴霸天老王八蛋,这时阴霸天叫他小王八蛋,这货立马不干了,一个老王八蛋,一个小王八蛋,要是不清楚他们关系的人听了,还以为这是一对父子呢!所以独孤飞鹰才这么气急败坏地大骂道。
  
      “噗~!”
  
      正在酝酿太玄九剑第二剑剑势的李泽轩,闻言忍不住笑场了,他没想到独孤飞鹰这倒霉孩子居然这么喜欢恶搞,生死关头都还不忘搞笑,也是没谁了,害得他刚刚酝酿起的剑势消散了大半。
  
      “哇哇哇~!小辈欺老夫太甚~!”
  
      阴霸天高高在上数十年,何曾受到过这般侮辱,没当场气吐血已经算得上心理强大了,即便如此,他也直觉得一团邪火直往脑门上窜,他提起长剑,不管不顾地向独孤飞鹰所站的地方飞去。
  
      “哇槽~!不肖子孙,胆敢弑爷~!爷爷跟你拼了~!啊~!别别别~!爷爷,你是我爷爷,爷爷我错了~!草,大哥,小轩你们再不来救我我就没命了~!”
  
      独孤飞鹰哪能承受得住一个宗师巅峰高手的怒火,没过两息时间,他的身上已经多了四五道剑伤,这货连忙向李泽轩跟独孤信求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