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小臣,一人足矣~!
    甘露殿。
  
      李二看着堂下众臣,微微颔首,他正欲下旨派兵,忽然瞥到后面低头不发一言的李泽轩,心生疑惑,故停住已经到嘴边的话,沉声问道:
  
      “李泽轩~!你觉得药师的计策如何~?”
  
      李二话音一落,殿中的所有人才惊觉今日的李泽轩有些太过于安静了!房玄龄、长孙无忌、程咬金等人又不是没跟李泽轩一齐在朝堂议过事,他们对于李泽轩的“尿性”自然心知肚明,所以他们才觉得李泽轩今日的表现太过于异常了!
  
      其实李泽轩今天一进甘露殿,他就一直默默地站在墙角,除了刚刚秦琼问他他回答了一句,其余时刻他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的心中有愤怒、有悲哀,更多的却是深深的自责!
  
      二百一十五条活生生的年轻生命,他们是何其无辜~!如今却因为帮自己报私仇而尸骨无存~!
  
      这代表着二百一十五个家庭,因为他李泽轩,要出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了~!
  
      你可以说他圣母biao,但李泽轩每每想到这些,他的心里都在滴血,他不是见不得死人,他是见不得别人为他而死~!
  
      如果上天能给再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会毫不犹豫地终止这场战争,他宁愿一个人去想办法慢慢搞死飞蛇,而不是让无辜之人受到牵连~!
  
      “李泽轩~!朕问你话呢~!”
  
      坐在上首的李二,见李泽轩仍然无动于衷,他不由提高了音量,叫道。
  
      “陛下,小臣在~!”
  
      其实李二第一次叫他的时候,李泽轩就已经听到了,之所以不答,是因为他在想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这时不得不出来答道。
  
      “朕刚刚问你,药师的灭蛇计策如何~?你为什么不答~?”
  
      李二皱着眉头问道。
  
      他虽然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治李泽轩的罪,但是心里面多少有点不愉快。
  
      李泽轩拱手道:“回陛下,李伯伯围而不攻的策略,小臣认为十分稳妥。小臣刚刚是在为死去的二百一十五位将士而自责,一时出神,所以没能听清陛下所言,还请陛下降罪~!”
  
      李二恍然,他面色复杂地说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那二百一十五位北衙禁军没能死于沙场,却死于蛇腹之中,着实令人扼腕!不过七修大蛇乃民生祸患,这些将士也算是用生命给我大唐子民作出一份贡献了,他们都是功臣,朕会让兵部给他们制定一份抚恤方案!所以李泽轩你不必太过于自责~!”
  
      不说还好,李二这一说,李泽轩顿时心若刀绞,他上前两步,单膝跪地,行了一个大礼道:
  
      “陛下,这次兵发蛇灵山,主要还是因臣而起,但小臣却没想到会因此让二百多将士尸骨无存,小臣如何能不自责~?先前李伯伯的围而不攻的计策,小臣大部分同意,但臣有一点需要补充,还望陛下恩准~!”
  
      李二眉头一拧,郑重道:“你说~!”
  
      “陛下,小臣想的是,派大军携带重弩围山,若七修大蛇下山,就以重弩赶之,将它赶回到山上,不让它去祸害百姓,然后陛下给臣三天时间。二百一十五条人命,小臣定能在三日之内让七修派满门上下以及那孽畜血债血偿~!”
  
      大殿之内。
  
      李泽轩的话音虽小,但却坚定无比,他声音里面冰冷的杀意任谁都能感觉得到。
  
      “陛下,末将也请战之~!此次大败,末将难辞其咎,还请陛下给末将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独孤信听完李泽轩的话,还以为李泽轩要再一次亲自带兵上山灭蛇呢!所以他也连忙抱拳道。
  
      李二皱眉道:“先前药师说过,蛇灵山上地势崎岖,不利于大军作战,你们二人也刚从山上下来,想必心里也更清楚,缘何还要再次攻山?无论如何,在诸卿没有想出万全之策前,朕不会派军队主动攻山的~!行军打仗,可不能意气用事~!”
  
      李泽轩摇了摇头,说道:“回陛下,臣并没有再次带军攻山的意思,小臣是说,七修派、七修大蛇,小臣,一人足矣~!”
  
      “什么~?”
  
      李二瞪大了眼睛,他豁然起身,那犹如鹰隼的锐利目光直接扫在了李泽轩的脸上,他一字一句道:“李泽轩,你刚刚所言当真~?”
  
      殿中的群臣,都是震骇莫名,秦琼反应较快,他连忙过来拉了拉李泽轩的胳膊,急道:“小轩,老夫知道你很自责,不过你不能因为报仇心切就不顾现实啊!”
  
      李泽轩摇了摇头,先跟秦琼道了一声谢,然后看向李二,郑重道:“陛下,臣刚刚所言,绝无半句虚假~!小臣只需要朝廷大军封锁蛇灵山三日,然后三日之内,小臣一人,就能一举覆灭七修派~!小臣与七修派的仇怨,说到底都是私人恩怨,小臣不想无辜的人,再因此失去生命~!恳请陛下成全~!”
  
      房玄龄暗中点了点头,心道这孩子本性还真是善良,他见李二要说话,连忙上前道:“陛下且慢,容老臣说一句~!”
  
      李二道:“房爱卿你说~!”
  
      “谢陛下~!”
  
      房玄龄向李二拱了拱手,然后扭头看向李泽轩问道:“李詹士大勇无畏、爱兵如子,老夫很是欣慰!老夫虽不通武艺,但听了独孤将军先前的一番描述,却也知道蛇灵山七修派绝非一人之力能与之抗衡~!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李詹士原本就是身兼重任,此时切莫因为一时意气,而让自己身陷险境~!”
  
      显然,房玄龄是起了爱才之心,他不想让李泽轩去送死!
  
      李二也点头道:“房爱卿所言有理,李泽轩,七修派与你的恩怨并非私人恩怨,你身为朝臣,代表的是朝廷,他们还敢刺杀与你,就是在藐视国威,朕不会容他们~!所以你没必要孤身犯险~!关于七修派,朕自会另有处置~!”
  
      李泽轩心中无奈,他并没有想过一个人去攻山啊~!他又不是智障,当然不会傻傻地去送死。
  
      “多谢陛下跟房相关心,但小臣刚刚所言,并非意气用事,也不是将自己立于危墙之下,小臣是自己有信心能以一人之力覆灭七修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