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一十九章 暗流汹涌~!

      “怎么样了~?她同意了吗~?”
  
      君悦酒楼,一个雅间内。
  
      一戴着头罩看不清面容的黑袍男子坐在榻上,看着下方的红绸女子压着嗓子粗声问道。
  
      细看那女子容貌,正是先前那个姜姓中年妇女。
  
      “同意了~!同意了~!那丫头虽然倔了点,但还是被我说服了~!”
  
      中年妇女得意地说道。
  
      “啪啪啪~!”
  
      “嗯~!很好~!”
  
      黑袍男子拍手赞了一句,然后问道:“加上这个,你已经劝福了三十家了吧~?”
  
      中年妇女连忙点头道:“是是是,老板您可真是好记性~!”
  
      “呵呵~!不错不错~!我很满意~!接下来你只要能劝服那家人,我给你十倍的赏钱~!”
  
      黑袍男子大笑一声,说道。
  
      “十倍~?老板您快说,我肯定帮你办到~!”
  
      听到有十倍的赏钱,中年妇女生怕错过此等大好时机,连忙应道。
  
      黑袍男子摇了摇头,道:“嗯,你先别急着答应,这一家应该不是那么好说服的~!”
  
      “哎~!老板你这话就不对了~!”
  
      中年妇女叉腰道:“我姜翠花没别的本事,但这张嘴在这片坊里,自认第二,没人敢说第一~!所以老板你让我去劝谁尽管说~!”
  
      黑袍男子拊掌笑道:“哈哈~!那你可听好了~!接下来你去安乐方赵司伟家,你把他的妻子夏晚晴给说服了,让她明日跟你们一同前去,我就给你十倍的赏钱~!”
  
      姜翠花闻言面色一垮,呐呐道:“呃~!晚晴啊~!这”
  
      黑袍男子皱眉道:“嗯~?怎么了~?听你先前的意思,不是说没有你说服不了的人吗~?”
  
      蒋翠花连忙摆手,道:“不不是这样的~!老板~!这个夏晚晴虽然脾气执拗,但还好说,最难说话的是她婆婆,要是那老夫人要是知道了我让夏晚晴做这个,肯定会用拐杖把我赶走的~!”
  
      “十五倍~!”
  
      黑袍男子并不多言,直接加价道。
  
      “咕咚~!”
  
      蒋翠花咽了咽唾沫,脑子里在计算着十五倍的赏钱是多少钱。
  
      “呵呵呵,老板,这不是钱的事情啊”
  
      “二十倍~!”
  
      黑袍男子没有任何犹豫,再次加价。
  
      “成交~!老板你别加了~!您放心,我姜翠花就算赴汤蹈火,也要将您交代的事儿办好,您就瞧好了吧~!”
  
      “姜婶~?你来了~!”
  
      安乐坊,赵司伟家宅。
  
      夏晚晴刚给灵位前续了一炷香,就见有人从院门走了进来。
  
      “哎,是啊~!这不是来拜一拜赵中尉吗~!晚晴,还有香吗~?我来给司伟他上柱香~!”
  
      姜翠花快步走过来,舔着脸笑道。
  
      “有的,姜婶~!多谢你能过来看司伟~!”
  
      这个时间点,院子里就只有她跟姜翠花两个人,至于那一老一少,扛不住这酷热的天气,都回房休息了。
  
      “唉~!邻里邻居的,谢个什么,只是司伟多好的一小伙,好不容易进了禁卫,还当上中尉,眼看都前途无量了,怎么说没就没了~?”
  
      姜翠花一脸惋惜地说了一句,然后接过香,点燃后冲那牌位三鞠躬,最后讲起插在了香案上。
  
      听到姜翠花提起赵司伟,夏晚晴忍不住开始低声啜泣,姜翠花连忙过来扶着她劝慰道:
  
      “哎哎哎~!晚晴你别哭啊~!是姜婶的错,姜婶不该提司伟的~!”
  
      “呜呜~!不怪你姜婶,是我自己忍不住~!呜呜~!娘的年纪都那么大了,宝蕴还这么小,司伟这一去,我实在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不说还好,这一说夏晚晴再也止不住眼泪,哭声道。
  
      “哎~!晚晴!不哭不哭~!咱们日子还是锝慢慢过啊~!对了,朝廷不是给过抚恤了吗~?那些钱应该够了吧~?”
  
      夏晚晴擦了擦眼泪,道:“嗯,是有抚恤~!虽然那些钱财够我们一家活一辈子,但司伟生前,我也没给他生个儿子,这以后这些家业谁来继承啊~!”
  
      姜翠花心里一惊,她没想到朝廷给赵司伟家发放的抚恤会如此丰厚,居然都够一家人活一辈子了,这样的话,她就不能跟先前劝其他人那样再劝夏晚晴了。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
  
      赵司伟身为独孤信的亲卫统领、禁军中尉,是这次牺牲的二百一十五为位将士里面品级最高的,他的抚恤跟封赏当然会是最高的,但其他普通士兵得到的抚恤肯定不能按照这个规格来给,不然朝廷就算再有钱也的破产啊~!
  
      “额,晚晴啊~!这个你还是得节哀,司伟他在天之灵,看到你们一家人生活的好好的,心里也会开心的~!”
  
      姜翠花无奈,只能再重新想办法了!
  
      夏晚晴摇头道:“可是,我连相公最后一面都没见到~!相公英明一世,如今却是死不见尸,我这心里好难受~!”
  
      姜翠花眼睛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亮光,说道:“唉~!说来也奇怪~!这回禁军一共战死二百一十五人,但许多家属都没收到亲人遗体,只是由兵部的官员给了一份阵亡通知。”
  
      夏晚晴抬头问道:“这是为何~?姜婶,我家相公的遗体还能不能被送回来了~?”
  
      十分钟后解封
  
      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十分钟后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