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软硬兼施~!

      “原来是晚晴姐姐~!失敬失敬~!”
  
      韩雨惜郑重地给夏晚晴施了一礼,然后道:“晚晴姐姐,令夫君的事情,我听我家爵爷说过,一会儿我再与你细说,现在请你告诉我,是不是姜婶把你叫到这里的~?”
  
      姜翠花闻言,慌神道:“爵爷夫人,你………”
  
      “我问你话了吗~?我是在问晚晴姐姐,你若是心里没鬼,还请你闭嘴~!”
  
      韩雨惜毫不留情地立刻出声打断,言语之间的冷淡,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见韩雨惜有要发怒的趋势,夏晚晴也有点心慌了,毕竟身份差距在那摆着,她连忙低声道:“夫人,这……晚晴今日来此,实在有欠考虑,但绝非是为了毁爵爷清誉,我只是想……”
  
      “好了,晚晴姐,我知道你并无恶意,我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被姜婶撺掇过来的~?”
  
      韩雨惜笑了笑,过来拍了拍夏晚晴的肩膀,柔声道。
  
      “这……”
  
      夏晚晴有些迟疑地看了姜翠花一眼,不知该如何作答。
  
      韩雨惜心中顿时了然,她沉声道:“晚晴姐,我与家夫对你们的态度,你们也都知道了,将心比心,你们也要对我以诚相待才是啊!再说,今日若是出了半点差池,你们与我们李家只会两败俱伤,谁也讨不了好处,所以你难道就没想过,你们是被有心人利用了吗~?”
  
      夏晚晴一怔,联想到事情的前前后后,她越来越觉得今天的这场闹剧背后是有人在操纵了。
  
      “小丫头片子,你莫要血口喷人,我只是可怜她们这些失去了丈夫的女子,我是来帮她们讨回公道的~!”
  
      姜翠花见事情即将败露,索性撕破了脸皮,直接称呼韩雨惜为小丫头片子了。
  
      “呵呵~!公道~?”
  
      韩雨惜不怒反笑,道:“先不说公道,姜翠花你这么说就是承认了这些禁卫遗孀都是你撺掇过来的喽~?”
  
      “………是又如何~?一个人的公道是讨,五十个人的公道也是讨,我把她们都叫过来又有什么不对~?”
  
      姜翠花梗着脖子强辩道。
  
      “呵呵~!如此说来,今日之事,是你姜翠花大公无私、为了这五十为将士遗孀讨公道来了~?而且自己还分文不取~?”
  
      韩雨惜冷笑一声,然后看向周围越聚越多的围观群众,大声道:“各位街坊、各位乡邻,我韩雨惜刚嫁入李家不足月余,姜翠花以前是何种品性我不清楚,但想必在场的各位都很清楚,你们有谁认为她会大公无私、尽心尽力并且分文不取地去给他人讨公道~?有这么认为的人,请站出来~!”
  
      直捣黄龙!
  
      韩雨惜这一番话全是直接戳中了姜翠花的要害,围观众人也看出了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同寻常,纷纷在底下窃窃私语。
  
      “这姜翠花我知道!为人抠门小气不说,还特别喜欢贪小便宜,听说她家旁边的王铁匠家里,母鸡下的蛋经常被偷,也不知道跟姜翠花有没有关系!”
  
      “八成有关系~!先前俺看你们起哄还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听爵爷夫人这么一分析,俺总算知道哪里不对劲了!这姜翠花自己吃香喝辣,她家里的婆婆却只能吃糠咽菜,这种不孝的女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地去帮别人讨公道~?这背后绝对有猫腻~!”
  
      “对对对,俺也听说过姜翠花不给她婆婆饭吃~!”
  
      “咝~!你们说,姜翠花的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啊~!”
  
      “哼~!肯定是了~!李爵爷待人那么好,还给咱贫苦人家弄了那么多好东西,肯定有人看不惯,故意用这下三滥的招数抹黑爵爷呢~!”
  
      “对对对~!这些前来闹事的女人都是帮凶~!”
  
      “对~!帮凶~!不分青红皂白的帮凶~!”
  
      …………………………
  
      长安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缺乏娱乐活动的百姓们很是喜欢八卦,哪家有点事儿,非得传的半座长安城的人都知道。因此,没过一会儿,姜翠花的老底就被人掀了个底朝天~!
  
      随着人们的议论,姜翠花的老脸越来越黑,而跪坐在地上的烈士遗孀,她们脸上也不好看,虽然整个事情的主谋是姜翠花,但真要论起来,她们就是姜翠花的帮凶~!
  
      “夫人,我们都是被姜婶劝说过来的~!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打算过来~!”
  
      “嗯嗯~!我们昨日只是在家里为夫君办丧事,然后姜婶就过来跟我们说这次蛇灵山上,是李爵爷指挥失误,才让我们的夫君牺牲的,她要我们今天来李府门前讨公道~!”
  
      “是啊~!爵爷夫人,我们都是被姜婶请过来的~!”
  
      一个烈士遗孀站起来说出了实情,后面又跟着许多人也相继开口,事实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韩雨惜冷笑道:“姜翠花,你还有何话说~?”
  
      姜翠花暗叫要糟,她看了看周围,密密麻麻的全是人,想跑都跑不出去,可笑她先前还巴不得人来的越多越好,现在看来还真是真是自掘坟墓!
  
      “不论如何,这些人的丈夫战死在蛇灵山上,都跟李县男脱不了干系,还有,那些将士的尸骨,为何没能运回来~?这其中难道没有李县男的责任吗~?”
  
      姜翠花退无可退,只能“殊死一搏”了,她觉得她就算被人抓到大理寺,她也要把李泽轩给拉下马,那样说不定找她的那个神秘人还能把她给救出来!
  
      “哼~!自以为是的蠢妇~!”
  
      面对姜翠花的“临死反扑”,韩雨惜毫不畏惧,她看了看下面的夏晚晴,说道:“蛇灵山之战,对于在座的各位姐姐都是一个噩梦,本来我不想再揭开这个伤疤,但今日若是不将事情说清楚,只怕诸位对我李家的误解会越来越深。为了大家的丧夫之痛不被有心的小人利用,雨惜今日得罪了,接下来我将把前天朝廷大军在蛇灵山上的遭遇跟诸位详细述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