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二十五章 落幕~!

      “李家娘子,今日之事错在于我赵家,晚晴她性格单纯、不谙世事,这才受了姜翠花的蛊惑,还请你不要怀恨在心呐~!老婆子我代晚晴给你赔罪了~!”
  
      老太太也觉得不能把人打太狠,也就放下了拐杖,她转过身,看着韩雨惜一脸愧疚道。
  
      说罢,她甚至想跪下祈求原谅。
  
      “娘~!不要,这一切都是儿媳的错~!”
  
      夏晚晴大惊,连忙拉住老太太,不让她跪下去。
  
      韩雨惜也吃了一惊,她跑了过来,拉着老太太的手,说道:“赵大娘,您不必如此~!令郎与我夫君也算是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的兄弟,而您又如此地深明大义,我这感激您还来不及,怎么会怪您呢~!”
  
      老太太摆了摆手,固执道:“李家娘子,事情不是你这么算的,我儿虽然在爵爷麾下立过战功,但一码归一码,要是我儿知道他死后,还有人以他的名义在毁爵爷清誉,我儿定会死不瞑目啊~!
  
      爵爷爱兵如子,司伟他生前又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能在爵爷麾下当差,是他的荣幸,战死在蛇灵山,也是他的不幸,老身知道,爵爷已经尽力了~!你们没有亏欠老婆子什么,反而是老身亏欠爵爷的啊~!”
  
      遇到这么一个深明大义的老太太,韩雨惜既是欣喜,又是心疼,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悲痛,天下间又有什么事情能胜过此事呢~?
  
      赵老太在人生大悲之时,还能保持理智、深谙事理,这份仁心,端是无人能及~!
  
      “赵大娘,您千万别这么说~!晚晴姐只是误信小人谗言而已,此乃无心之过,我跟我夫君都不会记在心上~!倒是赵大娘你如此深明大义,帮我夫君化解危局,晚辈还要感谢您呢~!小荷,快扶赵大娘进屋坐,外面热~!”
  
      韩雨惜耐心地安抚了赵老太两句,然后便想让小荷扶老太太进去歇息今天早上的这场闹剧,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基本上算是危机解除了,李泽轩的声誉也不会因此受到影响,接下来就是一些扫尾的工作了。
  
      “别别别~!李家娘子您大人有大量不与我们一般计较,老太婆却没脸进这个门呐~!您刚刚说给我家每年发十贯钱,这个也切莫再提,司伟他在天之灵也断不会同意的~!只希望大理寺的老爷,能严惩姜翠花这个搬弄是非的长舌妇~!我儿已经在战场上流了血,断不能因为此等小人借他名义胡作非为,而让他在阴间流泪~!”
  
      赵老太连忙拒绝,然后她指了指被众人按着的姜翠花,恨恨道。
  
      “赵大娘说的好~!严惩小人~!”
  
      “对~!不能让英雄之名被小人利用~!”
  
      “严惩小人~!严惩姜翠花~!”
  
      赵老太的一番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围观群众纷纷拍手叫好,那些跪坐在地上的烈士遗孀,均是感觉脸上挂不住,连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都能这么深明大义,相比较起来,她们就显得如同小人了~!
  
      “爵爷夫人,那每年十贯的抚恤,我们家也不要了,常德在天之灵要是知道我干了这种事,肯定会在梦里面骂我的~!”
  
      “爵爷夫人,我们家也不要那抚恤了,先前是我听信姜翠花谣言,我并无意毁爵爷清誉~!”
  
      “我们家也不要了,先前多有冒犯,还望爵爷夫人恕罪~!”
  
      徐鑫荷第一个站起来,想推辞掉韩雨惜先前说的那每家每年十贯钱的抚恤补偿。虽然没了男人,没了顶梁柱,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过得非常艰难,但这种钱拿了可是会被别人戳脊梁骨的。
  
      与其一辈子在别人的唾骂声中活着,徐鑫荷觉得还不如自己辛苦一些、自在地活着。
  
      有一个,就有第二个,一些面薄心善的妇女纷纷站起身,跟韩雨惜推辞道。
  
      剩下的十几个坐在铺垫上,如坐针毡、面如火烧。
  
      韩雨惜先是笑着跟赵老太说道:“赵大娘,您放心,姜翠花我会交给大理寺,让他们好好审问,待我夫君回来后,他也会去大理寺亲自过问此事的。”
  
      然后她又对一众妇女道:“至于那些抚恤,算是我跟我夫君的一点心意,还望赵大娘跟诸位姐姐莫要推辞~!不然的话,我夫君晚上会睡不着的~!诸位就当是帮助我夫君了结一桩心愿吧~!雨惜在此谢过了~!”
  
      说罢,韩雨惜面朝众人,落落大方地鞠了一躬。
  
      “哎呦~!使不得~!使不得~!”
  
      赵老太连忙拉住韩雨惜的胳膊,道:“哪有给别人送钱还道谢的~?李家娘子你这是折煞老身呐~!”
  
      韩雨惜笑道:“赵大娘,晚辈刚刚所言皆是发自肺腑,所以还请您老帮我夫君这个忙啊~!再说,晚辈听闻,赵大哥还有一个女儿,这些钱就当我们夫妻给那闺女送的嫁妆了~!”
  
      “是啊~!赵大娘,这钱您要不收,估计我家爵爷回来后也会亲自送到您府上的,所以您还是收了吧~!”
  
      一旁的鸡哥,此时笑着插话道。
  
      赵老太为难地看了看自家儿媳,半晌后才艰难道:“行,那老婆子我就厚颜收下了~!您跟爵爷都是好人呐~!好人都有好报~!老婆子我希望你们俩能大富大贵一辈子~!”
  
      韩雨惜开心道:“谢赵大娘吉言~!”
  
      然后她转身对一众烈士遗孀道:“各位姐姐也不要推辞了,就算没有今日之事,我跟我夫君也会出这笔钱的,不然我们不会心安~!现在误会既然已经解除,还请各位姐姐、诸位街坊乡邻都散了吧~!可莫要影响到其他邻里行路。”
  
      “多谢爵爷夫人~!”
  
      那群妇女闻言,连忙福身道谢。
  
      其实,她们心里多多少少都渴望能拿到这笔抚恤的,先前拒绝是碍于良知跟舆论,现在能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得到这些钱,真的是最完美的结果了。
  
      “好好好~!散了散了吧~!爵爷夫人真是温柔善良,贤惠仁义啊~!”
  
      “是啊~!是啊~!李县男娶了一位好夫人啊~!”
  
      “哈哈~!郎才女貌,这才是天造地设啊~!”
  
      “是极是极~!”
  
      一场“大戏”圆满落幕,韩雨惜在其中的表现,当真是可圈可点,这些自然是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围观群众一边散去,一边对韩雨惜夸赞连连。
  
      府门前的台阶上。
  
      韩雨惜看了看下面惨兮兮的姜翠花,扭头跟鸡哥说道:“庞司戈,她就有劳你了~!”
  
      鸡哥谄媚地拱了拱手道:“嘿嘿~!少夫人您放心,大理寺那边也有俺相熟的兄弟,保准让这泼妇吐出幕后之人~!那个,还有,少夫人您以后叫我小庞就成~!”
  
      韩雨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