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心怀大爱~!

      “赵大娘,我扶您进去歇会儿吧~!您这一大早跑过来想必也累着了~!”
  
      人群散尽,韩雨惜让人将门前清理干净后,看向赵老太温声道。
  
      今日的冲突,算是韩雨惜有生以来第一次遇见的大场面,其实她自己在心里一直都紧张的不得了,最终能完美解决此事,除了她随机应变、超常发挥之外,深明大义的赵老太在其中也起了举重若轻的作用。
  
      那些烈士遗孀,要说有坏心眼的还真不多,她们只是在遇到人生大悲后,一时茫然无措,然后被小人给利用了,这个时候,有赵老太这个鲜明的榜样,还是很容易唤醒她们内心原本的善良的。
  
      “不坐了,不坐了,今天还好老婆子我听到消息后来的及时,没能让晚晴铸成大错,要不然呐,老婆子我过几年下去后,也没脸见司伟啊~!”
  
      赵老太拄着拐杖,有些心痛道,这个时候,她从一个正义的使者又恢复到了她本来的身份——一个刚刚失去儿子的母亲~!
  
      “娘~!您别这么说,都是儿的错~!您肯定能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的~!”
  
      夏晚晴拉着赵老太的手,哭道。
  
      韩雨惜也柔声道:“赵大娘,晚晴姐只不过是不慎被小人利用了而已,您不要责怪她,也不要自责,今天的事情,我还要多谢您老大老远的跑过来帮忙呢~!”
  
      “唉~!这都是老身应该做的,谈不上什么帮忙~!”
  
      赵老太摇头道:“李家娘子,老身留下来,是有一事想与你说,你可别嫌老婆子我啰嗦啊~!”
  
      “哪儿会呢~!大娘你有何事尽管说~!晚辈洗耳恭听~!”
  
      韩雨惜捋了捋额前的秀发,微笑道。
  
      赵老太看了看东方,目光略显苍凉,她叹息道:
  
      “虽然你们都没对老婆子我明说,但我也知道我儿已经葬身蛇腹、尸骨无存了~!对于那七修派,老身我是恨不得亲上山门、与他们同归于尽;对于那七首巨蛇,老婆子我是做梦都想啖其肉、喝其血!
  
      爵爷重情义,此次朝廷二度发兵,征讨蛇灵山,以爵爷做人处事的惯例肯定会为我儿以及那些死去的将士们报仇,但老婆子我实在不想因为报仇,而让更多的大好儿郎重蹈我儿的覆辙啊~!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滋味,老身自己尝过就够了~!希望爵爷不要因为复仇,而让更多人丧命,那样的话,纵然大仇得报,老身一辈子也难以心安~!”
  
      这是一个怎样的母亲,才能说出这般深沉动人的话语啊~!
  
      只有真正心怀大爱、至善至美的人,才能将事情考虑的这么周到,这可不是一家之小爱,而是天下大爱!
  
      韩雨惜闻言,心中真是五味陈杂,她的眼眶也微微湿润,深呼一口气,韩雨惜抑制住那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安慰道:
  
      “赵大娘你无须多虑,您说的这些,我夫君他先前就想到过了,现在他正在想办法以最小的代价,覆灭七修派,为赵大哥以及那些死去的将士们报仇~!您在家安心等着便是~!”
  
      赵老太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道:“好,好啊~!是老婆子我多虑了,爵爷能想到这些便好,李家娘子,那老身就先走了~!”
  
      “嗯,赵大娘慢走~!晚晴姐,你日后也常过来坐啊~!”
  
      “嗯,好,谢谢爵爷夫人~!”
  
      ………………………
  
      “雨惜,今天的事情,你处理的非常好啊~!不仅没让那些意图抹黑轩儿的人得逞,还让轩儿在百姓之中的声望更上一层楼,轩儿娶了你,可真是有福了~!”
  
      闹剧收场,韩雨惜准备回屋去给公公婆婆保平安,谁知这老两口一直躲在大门后面暗中观察呢~!
  
      见韩雨惜进院,李夫人笑呵呵地拉着她的手说道。
  
      “娘,您过奖了,其实刚刚我也紧张的不得了呢~!”
  
      韩雨惜心中欢喜,嘴上却谦虚道。
  
      “呵呵~!无论如何,这都是最好的结果了,事实证明,轩儿离不开你啊~!哈哈~!”
  
      李京墨欣慰地捋了捋胡须,哈哈笑道。
  
      不同于李夫人,李京墨纵横商场几十年,阅人无数,他刚刚从韩雨惜的处事手段中,看到了一丝机敏与老练,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都能处理的这么好,他觉得以后他可以跟自己夫人彻底当起甩手掌柜了,因为儿子跟儿媳,一个家外,一个家里,都能独当一面了~!
  
      “嘻嘻~!刚刚少夫人的样子可威风了~!姜翠花那么刁蛮的一个泼妇,见到少夫人还不是得乖乖求饶~?”
  
      小荷笑嘻嘻地过来凑趣道。
  
      “哈哈哈~!”
  
      一家人均是忍不住开怀大笑。
  
      …………………
  
      这边开心了,李府对面巷子里的那个神秘人却是一脸便秘的表情。
  
      “混账~!废物~!这姜翠花真是个蠢妇~!如此大好局面都能一败涂地,本公子怎么会找上这么一个废物~!”
  
      神秘人一脚踹翻路边不知道谁家摆放的瓦罐,破口大骂道。
  
      发泄了许久后,他的心情终于稍微平复了些许,他喃喃道:“罢了,既然此计不成,就只能等后天跟其他几家再做协商了~!还好那姜翠花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不然这次岂非偷鸡不成蚀把米~?真是晦气~!”
  
      说罢,他甩了甩袖子,便离开了。
  
      “哎~!那个丧天良的、生儿子没p眼的缺德玩意儿把老娘洗好的陶罐给踢翻了~?你粗来~!有种你粗来~!看老娘不一p股坐死你~!”
  
      神秘人前脚刚走,旁边的庭院内就出来了一个腰肢足有三尺的肥胖女人,她看到被打翻在地的陶罐,顿时大怒,扯起嗓门儿就大声骂道。
  
      拐到了另一条巷道的神秘人,听到后面隐隐传来的谩骂声,不由皱眉道:“谁家的蠢妇居然如此泼辣,简直是斯文扫地,不过,应该骂的不是本公子吧~!”
  
      神秘人自我感觉良好地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