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小鱼儿的真是目的~!
    “呀~!雨惜姐姐~!差点忘了正事~!我今天过来除了看你之外,还想采访采访你呢~!”
  
      依依不舍地辞别长乐,小鱼儿拍了拍脑袋,忽然大叫道。
  
      韩雨惜凝了凝眉头,疑惑道:“采访~?采访什么~?”
  
      “采访你啊!雨惜姐姐你今天一个人让那么多闹事的民妇无功而返,多厉害啊~!标题我都给你想好了,嗯,就叫功臣遗孀无理取闹,县男夫人智退千妇~!怎么样~?雨惜姐~?”
  
      说到这里,小鱼儿兴奋地直拍手,她眼巴巴地看着韩雨惜,期望能从对方那儿也能得到认同。
  
      韩雨惜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不怎么样~!我一个女人家,在《大唐日报》抛头露面像什么话~?再说今天来的人虽然多,但远远没到千人的地步吧~!”
  
      小鱼儿闻言,连忙过来拉住韩雨惜的胳膊,说道:“哎呀~!雨惜姐姐,女人怎么了~?女人就不能抛头露面了~?我认为东家肯定不是你这么想的,要不然当初他就不会教我写新闻?最后还把我安排到编辑部工作了~!我觉得吧,东家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还有啊~!我刚刚说的那只是新闻标题而已,标题嘛~!自然要夸张一些啦~!东家当初就是这么教我的~!再说看报纸的人到时候看到内容后,谁还会追究到底是千人、还是百人啊~!”
  
      韩雨惜抽出胳膊,好笑道:“小鱼儿你年龄不大,歪理邪说倒是一套接一套的~!还有你这开口一个东家,闭口一个东家的,要是小轩知道有人居然这么推崇他,非得高兴坏了~!”
  
      小鱼儿抬了抬下巴,得意道:“那是~!我可是要继承东家衣钵的~!哎~!雨惜姐,你别打岔,你到底同意不同意啊~!你想想啊!今天那些民妇莫名其妙地过来闹事,背后肯定有人指使,说不定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要是我明天往新闻上一写,以后肯定没人会愿意干这些招人骂的事情了,也给你跟东家减少了许多麻烦不是~?”
  
      不得不说,这小丫头还挺会蛊惑人心的,韩雨惜闻言,怦然心动,她犹豫道:
  
      “好...好吧~!但那些民妇只不过是在经历丧夫之痛后,一时迷茫,被小人蛊惑了心智而已,她们也没有多少坏心思,小鱼儿你写新闻时,言辞可莫要太过激烈,她们也是一群可怜人,伤了她们的心就不好了!”
  
      “嘻嘻~!好好好~!这个月的奖金又有着落了~!哈哈~!”
  
      小鱼儿闻言,得意忘形地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
  
      韩雨惜瞪大了眼睛,伸手拧住李鱼漂亮的脸蛋儿,气道:“好哇~!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小丫头片子,如意算盘都打到我头上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呀~!雨惜姐姐,误会~!误会啊~!哎哟~~!疼疼疼~!您先放手啊~!我这不是为了多挣点钱早点把当初欠东家的债给还上嘛~!啊~!女侠饶命,小妹错了~!错了...............”
  
      .....................
  
      “什么~?居然出了这等事~?你为何不早点禀告孤~?”
  
      东宫,承乾殿。
  
      李承乾指着台阶下的一个老太监,怒声道。
  
      “殿下息怒,先前您还在上早朝,所以我才让安公公在这儿等您回来再说,您要怪就怪妍儿吧~!”
  
      旁边一个姿色绝佳的宫女过来福身道。
  
      “唉~!罢了罢了~!那最终结果如何~?”
  
      李承乾摆了摆手,无奈道。
  
      “回殿下,有惊无险,在老奴回来的时候,那帮刁妇就已经被李县男的夫人给劝退了,您大可不必担忧~!而且,据说长乐公主已经去探望过了,李夫人并没有受到冲撞~!”
  
      那老太监擦了擦汗,连忙答道。
  
      李承乾松了一口气,道:“呼~!那就好~!那就好~!话说长乐妹妹对小轩家的事情就是上心啊~!哈哈~!这样,摆驾,孤也去小轩家探望探望~!”
  
      妍儿嗫嚅半晌,吞吞吐吐道:“殿下....殿下此举怕是不妥~!”
  
      李承乾皱眉,不悦道:“有何不妥~?”
  
      “殿下有所不知,李县男这几日均不在府上,现在李府也就只有李县男的夫人在主事,您若是此刻前去,难保不会有小人在背后闲言碎语~!”
  
      李承乾大怒:“混账~!孤行得正、坐得端,何恐他人乱嚼舌根~?”
  
      妍儿缩了缩脖子,坚持道:“殿下可以不怕这些,但有些事情该注意的还是得注意才是~!奴婢也是为您好啊~!”
  
      李承乾顿时郁闷至极,他也知道妍儿说的有道理,世俗礼法不可逾越,身为太子,这些他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在心里咒骂了两遍这些烦人的礼法后,李承乾最终摆了摆手,道:
  
      “那行吧~!妍儿你去库房备些礼物,代孤去小轩家慰问一番吧~!”
  
      “是~!殿下~!”
  
      妍儿如蒙大赦,连忙领命而去~!
  
      殿中。
  
      李承乾想了想,然后问道:“刚刚妍儿说,小轩这几日都不在家,那他是不是又去蛇灵山了~?”
  
      老太监躬身回道:“回殿下,爵爷他并不在军中,据说是在奇趣阁工坊~!”
  
      “工坊~?”
  
      李承乾纳闷道:“父皇前天派兵六千去包围蛇灵山,当时小轩说他有办法一个人对付七修派,孤还以为他在军中想办法呢~!怎么就跑到工坊了呢~?”
  
      “这个.......老奴就不知了~!”
  
      李承乾摇了摇头,道:“也罢,所幸午后没事,孤就去工坊看看小轩在那儿搞什么鬼~!”
  
      说起这个,其实还得感谢李泽轩,当初自从李泰沉迷算学之后,心思就很少在皇宫了,如今这小胖子还离开了长安城,去云山工地上“体验生活”了,所以李承乾也不用再费心思去跟李泰争宠了,现在的他只需要每天听听早朝,然后再处理一些李二派发给他的政务就成了,也算是“逍遥自在”~!
  
      “诺~!老奴这就去给殿下安排车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