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三十章 好媳妇!

      “唔~?这李泽轩娶了一个好媳妇啊!进退有度、软硬兼施、游刃有余,一个对李泽轩十分不利的局面,居然能被这姑娘翻转过来,厉害~!厉害啊~!哈哈~!”
  
      丽政殿。
  
      在长孙皇后这儿蹭饭的李二,明显也听说了今日李府门前的闹剧,他意味深长地抚掌笑道。
  
      长孙皇后莞尔笑道:
  
      “呵呵~!谁说不是呢~!先前小轩娶韩雨惜,很多人都觉得门不当、户不对,虽然后面传出韩雨惜乃是韩擒虎曾孙女、杜道陵外孙女的消息,但仍然有很多人觉得这丫头配不上小轩。现在看来,这丫头比很多大户人家的小姐都要强一些啊~!”
  
      长孙说的这些情况,绝非空穴来风,因为无论是韩擒虎还是杜道陵,现在都是属于过眼云烟,他们只是代表着过去的辉煌而已,并不能让韩雨惜摆脱农家女出身的事实~!堂堂开国县男,娶了一个农家女,在这个注重身份门第的时代,难免不会有人说闲话~!
  
      先前李泽轩给韩雨惜举办的那场轰动长安的盛大婚礼,以及婚后对韩雨惜无微不至的关爱与呵护,这些让韩雨惜感到幸福甜蜜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所以,她婚后才没有懈怠,在不停地跟着李夫人学着学那,她只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值得李泽轩那么爱的女人~!如此而已~!
  
      她的勤奋,有时候李泽轩见了都忍不住在心底汗颜。当然,付出就有回报,今天早上这个突发事件的临场处理,要是搁几个月前,韩雨惜肯定是处理不来的。
  
      “嗯~!没想到李泽轩这臭小子看人还有一手~!不过赵司伟他娘也是非常关键啊~!该赏~!”
  
      李二看事情很准,一语道出了关键,但他前半句是说错了,李泽轩当初娶媳妇儿的时候,根本就没考虑过什么门当户对或者女方有没有能力,他只追求情投意合!
  
      “的确~!要不是那老太太深明大义,韩家那丫头怕是要颇费一番周折~!不过小轩这出手也太大方了,十万多贯钱,说拿就拿出去了,他先前有跟陛下您说过吗~?”
  
      长孙皇后皱眉问道。
  
      李二点了点头,回忆道:“说倒是说过,昨日这小子托人递上了一道折子,上面提的就是他要自己出钱给那二百一十五位将士家属抚恤的事情,但朕还没批!不过这小子肯定也没想到他的钱还没给出去,那些人就主动去他家门口要钱了吧~?”
  
      李二说的没错,这一点李泽轩的确没想到,今天的事情他要是在现场,肯定就不会提那十万多贯抚恤金的事儿!从现代社会穿越过来的他,是最讨厌道德绑架这种事情了!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讲,他根本不欠那些人的钱!给了,是出于同情;不给,是应该的,谁也不能逼迫他出不该出的钱~!
  
      长孙皇后想了想,忽然说道:“陛下,据说这些民妇之所以去李府闹事,主要是受一个姜翠花的人挑拨来的,臣妾觉得,这人用意肯定不简单~!”
  
      “哼~!当然不简单~!怕是有些人最近看不惯那臭小子了吧~!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做这些小动作,真是好胆~!”
  
      这种用屁股都能想得到的问题,李二当然能看得出来,他几乎在瞬间就看出了那幕后之人的意图,不由冷哼道。
  
      ……………………………………
  
      “啥~?俺才离开了几天,长安城就发生了这么多大事儿~?”
  
      卢国公府。
  
      程处默扒拉着碗里的饭菜,鼓着腮帮子瞪眼叫道。
  
      最近几天,这货跟李怀仁、尉迟宝琳等一帮将门二代去终南山打猎去了,也就今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刚回来,午饭的时候,这货听程咬金讲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顿时就炸了~!
  
      “吃吃吃你的吧~!瞎叫唤啥~?”
  
      程咬金敲了敲碗,没好气道。
  
      程处默重重地将碗筷拍在桌子上,不服气道:“不是,爹,这我哪儿还吃得下啊~!俺兄弟被人欺负了,俺兄弟的媳妇儿又被人给堵了,您说俺哪儿还吃得下啊~!还吃个~~~”
  
      “嗯~?”
  
      程夫人瞪了这个混账儿子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脸上的凶光却是一闪即逝。
  
      程处默立马蔫了,他看了看他老爹,结果程咬金只顾埋头吃饭,根本不鸟他,无奈,他只能又重新坐了下来。
  
      但是这一刻他看着眼前的饭菜,是再也没了胃口。
  
      “不行~!”
  
      没过几息时间,程处默又站了起来,他耿着脖子道:“爹、娘,我得去蛇灵山看看~!还有梁管家,你午后带些礼物,去看看李叔叔跟李婶婶~!”
  
      说罢,他不等程咬金、程夫人发话,便直接出门了~!
  
      “哎哎哎~~!慢着~!吃完了再走啊~!”
  
      程夫人伸手阻拦不及,只能恨恨地白了程咬金一眼,埋怨道:“哼~!看你教的好儿子,成天跟你一样毛毛躁躁的~!处亮,你可不要跟你哥学~!”
  
      “哦~!”
  
      一旁地程处亮闷闷地哦了一声。
  
      程咬金却不干了,他瞪眼道:“像俺咋了~?俺老程的儿子不像俺老程难道要像隔壁老王~?那特娘的叫个什么事儿啊~!”
  
      程夫人闻言,气恼地将手中的筷子扔了过去,道:“老东西又在说什么浑话~?这些话也是能胡乱说的~?”
  
      程咬金侧头躲过“暗器”,“嘿嘿”干笑两声,他自知理亏,也不敢狡辩了,继续埋头苦吃。
  
      “咳咳~!夫人,那李府那边~~?”
  
      梁管家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迟疑道。
  
      显然他也知道这会儿是谁“当家”,所以直接问了程夫人,而不是程咬金。
  
      “你不必去了~!我午后亲自去看看~!”
  
      程夫人想了想,淡淡地说道。
  
      抛开其他不谈,她跟李泽轩老娘的关系,还是蛮好的。
  
      “是,夫人~!”
  
      梁管家心中松了一口气,拱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