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悄悄地凯旋~!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长安。
  
  “陛下~!陛下~!老奴有要事禀告~!”
  
  皇宫西苑,长孙皇后寝宫。
  
  赵松佝偻着腰,站在房门前,脸上既是焦急又是无奈。
  
  他心里比谁都明白,李二这个时辰估计在跟长孙皇后做运动呢,现在谁敢过来打搅好事,估计下场都不会好,但赵松也是没辙了,手下人把这么大的事儿汇报给他,他要是不过来及时禀告李二,出了意外可就是他的全责了。
  
  “何事~?”
  
  过了大概三息时间后,房间内传出了李二闷闷的声音。
  
  听得出来,他心情很不愉快~!任谁深更半夜被叫醒都没有好心情,更何况是一国之君呢~!
  
  赵松心都凉了半截,暗自把给他上报这条消息的下属恨了个半死,但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他还是不得不说道:
  
  “陛下,长安城东北方向刚刚传来天雷之音并伴有天火之光,已经烧红了半边天,而那个方向正是蛇灵山。老奴唯恐蛇灵山下的大军遇袭、局势生变,这才深夜前来相报,还望陛下赎罪~!”
  
  赵松说完,房间里面却陷入了一片安静,李二没有任何话传出来,赵松也就只能在屋外干等着,一动也不敢动,也不知过了多久,李二那听不出喜怒哀乐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知道了~?仅仅是知道了就完事儿了吗~?
  
  赵松心里当真是满肚子疑问,但他却不敢问出来,只能躬身应“诺”,然后小心翼翼地退出院门。
  
  寝宫内。
  
  长孙皇后云鬓散乱、两腮微红,她靠在李二肩上疑惑地问道:“二郎难道就不担忧是牛将军的人马遭遇了夜袭~?”
  
  李二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挑了挑长孙的下巴,自信地笑道:
  
  “呵呵~!一万精锐对一个不足百人的小门派围而不攻,对方若是主动放弃地利优势、下山夜袭,那朕只能说他们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况且进达治军严谨,断不会让人钻了空子的~!”
  
  自信的男人最是有魅力,长孙笑着往李二身边靠了靠,然后问道:“那东北方向到底生了什么事会闹出这般大的动静~?二郎这般镇定自若,想必已经知道了吧~?可否告知臣妾~?”
  
  李二目光深邃地向东北方看了一眼,然后冲长孙皇后笑眯眯地说道:“那边生了什么事,观音婢明日就能知道,现在嘛~!咱们是不是该继续刚刚没做完的事~?”
  
  “啊~?不要~!”
  
  .................................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铛铛铛~!”
  
  四更时分(现代时间凌晨一点),在这个没有电视机、没有网络、没有电脑的时代,人们这个时候基本上都已经进入梦乡了,但有一种人例外,那就是更夫。
  
  更夫这种职业,早在周朝就已经出现。《周礼》记载:“夕击柝以比之。”按《辞海》的解释是“夜行所击木也”,和后来最普遍用的梆子相同。
  
  长安城的宵禁制度只是针对普通人,更夫并不在此列,因为更夫的职能除了我们熟知的打更报时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夜间巡逻、防火防盗,如果遇到有人盗窃,他们去官府报案还能拿到一笔丰厚的赏金。
  
  所以更夫在古代是一个很受人尊敬的职业。
  
  永乐坊,两个穿着蓝衣蓝帽的老头,一个拿着锣,一个在旁边敲,一唱一和。
  
  为什么是两个人一起打更呢~?主要是为了互相壮胆~!毕竟这会儿没有路灯,四周都黑不溜秋的,是个人都害怕。
  
  二人像往常一样,打算打过这一遍就回家休息半个时辰来着,这时天上突然向这边飘来一团大火,更诡异的是那大火下面好像还挂着一条长长的东西。
  
  “鬼~~鬼~~鬼~~鬼啊~!淮安快跑啊~!”
  
  “妖...妖怪啊~!我滴娘啊~!长贵等等俺~!”
  
  两个人均是一脸惊恐,手上的东西也不要了,直接撒丫子就跑。
  
  “呼呼呼~!窝草,这真特娘不是人干的事儿,下次说什么也不装逼了,老老实实在家抱媳妇儿得了~!”
  
  天空之上,李泽轩看着下方那座熟悉的府邸,深深地喘了几口粗气,郁闷地说道。
  
  长安城到蛇灵山,空中的直线距离少说也有二十多里远,来回当了两趟人形“发动机”,最坑爹的是,回来的时候还是逆风,这特娘的能不累吗~?宗师高手也要被累成狗了。
  
  “还好还好~!这波逼总算装成功了,那些人的仇也报了,可以回家安心休息了~!”
  
  李泽轩控制着热气球,来到李府上空,然后他又慢慢熄火,打算让热气球缓缓降落到西院。
  
  “砰~!”
  
  想降落就得先下货,李泽轩将热气球下落道距离地面十米后,将绑着七修大蛇尸体的绳索给解开,就听“砰”的一声,巨蛇尸体落在了地上,然后他这才准备让吊篮“着陆”。
  
  “何方鼠辈,胆敢来李府行窃~!”
  
  却是李家的“护卫头子”被刚刚巨蛇落地的响声惊醒了,他急忙跑到西院外面沉声喝了一声,然后就要闯进来。
  
  “是我~!非基~!没你的事,快去休息吧~!”
  
  李泽轩朝外面沉声回了一句。
  
  庞非基一愣,惊喜道:“是爵爷回来了~?”
  
  他的脚步也连忙顿住,刚刚一时情急,他差点忘了规矩,这西院可是住了女眷的,他说什么也不方便进去啊~!
  
  “嗯~!去歇息吧~!不要惊扰他人~!”
  
  李泽轩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继续控制热气球“着陆”了。
  
  庞非基在外面只能隐约看到院子里有淡淡地火光,他连忙道:“是,爵爷~!”
  
  说罢便退了下去。
  
  “嘿~!悄悄地出城,又悄悄地凯旋而归,老子这算不算是悄悄滴打枪滴不要呢~?”
  
  李泽轩跳出吊篮,将热气球熄火,并大概收拾了一下,然后将七修大蛇的尸体拖在了一旁的空地上,自言自语道。
  
  “相公,你回来了~!”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屋内的烛光也跟着“跳”了出来,就见韩雨惜披着一件薄薄的粉色披风,站在门口冲李泽轩微微笑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