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四十二章 那个男人他lei 来 了~!
    李府门前。
  
      李泽轩见到匆匆而来的赵松等人,神情不由一愣,这赵松可是李二最信任的老太监啊,怎么会亲自过来传旨~?
  
      “赵总管~!不知陛下召唤小臣有何事~?”
  
      眼见天使一来,李府门前看热闹的人群纷纷散去,李泽轩硬着头皮迎了上去,明知故问道。
  
      现在他最不想见到的人中,李二绝对是排在第一位的,昨晚那一番轰炸他虽然炸的很爽,但一想到后面要擦屁股的事情,李泽轩就脑仁儿疼,毕竟他现在是在一个封建君主王朝,他动用了超自然的力量,若是不说清楚,很容易被李二猜忌。
  
      赵松先是扫了一眼李府门被挂起来的七修大蛇,感受到那蛇身之上残存着的嗜血凶悍气息,早已步入宗师境多年的赵松都是忍不住心下一惊,暗暗嘀咕李泽轩是如何打败这条巨蛇的,片刻后他才说道:
  
      “李县男说笑了,咱只是为陛下办差,哪能妄自揣测圣意~?你还是跟咱快去面圣吧~!”
  
      李泽轩无语,这明摆着的事儿,赵松还藏着掖着的,真是不厚道啊,他只能跟家里人打了一声招呼,便骑着大白跟赵松一同向皇宫赶去了。
  
      路上,赵松的目光,好几次都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李泽轩的身上,搞得李泽轩浑身不自在,终于,赵松貌似不经意地笑道:
  
      “李县男好本事~!仅仅那条七首大蛇,一千大军都可能不是其对手,李县男以一人之力就让七修派一夕覆灭,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李泽轩嘴角抽了抽,拱手道:“赵总管过誉,小子不过是借着家师的一些余荫胡作非为罢了,您见笑了~!”
  
      “余荫~?”
  
      赵松立马好奇了起来,问道:“昨夜之事难道还跟令师有关系~?”
  
      李泽轩点了点头,煞有介事道:“那当然了,不然小子哪儿会有那么大的本事~?”
  
      见赵松还要进一步刨根问底,李泽轩连忙摆手道:“个中细节,赵总管您还是先别问了,马上就要见陛下了,到时候陛下他肯定也会问起的,您到时候就知道了~!”
  
      这货在心里坏笑道:“让你个老小子刚刚对俺不厚道,那我现在也来吊吊你的胃口~!”
  
      赵松一口气刚上来,就被堵了回去,当真是被噎得不轻,不过他想了想李泽轩说的也有道理,也就郁闷地点了点头,没再细问了。
  
      ............................
  
      太极殿内。
  
      赵松走后,朝堂诸臣本来应该继续讨论该讨论的国事来着,但先前听了牛进达的一番描述,他们一个个地心里都根猫抓了似的,迫切想要知道七修派被灭,跟李泽轩有何种关系,或者说,李泽轩是如何以一人之力灭掉七修派的,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人有心思去商讨什么国事了,都在默默地等着李泽轩这个当事人过来。
  
      但除了一个人例外,那就是鸿胪寺卿崔善福,自从先前“偷鸡不成蚀把米”后,他就一直在保持沉默,后面听到牛进达信誓旦旦地说蛇灵山就是李泽轩所灭,而且还证据确凿,他的脸就黑的跟锅底一样,整个人显得很是焦躁。
  
      大殿内,极个别大臣在汇报着不痛不痒地话题,李二也在龙椅上给出一些不痛不痒的回应,终于,外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太子詹事李泽轩觐见~!”
  
      李二沉声道:“宣~!”
  
      片刻后,就见李泽轩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
  
      那个男人他lei(来)了,那个灭人满门的男人他lei(来)了~!
  
      李泽轩所到之处,众臣皆避让,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很多人都觉得今天的李泽轩跟以前很是不一样,因为他的身上多了一丝血腥气,多了一分杀伐果断~!
  
      这种气息也就只有很多年前他们在程咬金等人的身上感受到过,但如今这些老将都老了,气息沉稳了许多,不像从前了,没想到如今李泽轩身上也开始有那种慑人的气息了。
  
      “小臣拜见陛下~!”
  
      李泽轩一进来,李二就忍不住瞳孔一缩,暗道好重的杀气,这时见李泽轩上前行礼,他微微点头道:“免礼~!”
  
      待李泽轩直起身子后,李二沉声道:“李泽轩,昨夜七修派遭遇天雷地火,举派皆灭,是否跟你有关~?”
  
      话音一落,所有大臣都将目光投到了李泽轩身上,虽然牛进达已经言之凿凿了,但他们还是想听听李泽轩怎么说。
  
      “回陛下,却是小臣所为~!七修派作恶多端,两次刺杀于我,目无法度,聚啸山林,与土匪何异~?数日前他们还杀害了朝廷二百一十五位将士,小臣昨日所为,不过是为了履行几日前小臣的诺言罢了,更是为了众将士报仇~!”
  
      事已至此,没什么好隐瞒的,也没必要隐瞒,许多人都喜欢柿子捡软的捏,李泽轩虽然初到大唐不足一年,但也不想成为一个总被人捏的软柿子,这次的事情虽然有可能会引起李二的猜忌,但也可以用作给其他对自己有歹念的人一个威慑,自己可不是好欺负的~!
  
      对我不利可以,但你也要做好被我杀全家的准备~!
  
      李泽轩不是一个嗜杀的人,但他是一个怕麻烦的人,若是天天被不开眼的阿猫阿狗欺负,他一个个地打起脸来也很麻烦不是~?
  
      李泽轩一说完,大部分人都是面色一变,暗道这个少年好狠~!
  
      孔颖达皱了皱眉头,上前道:“李县男此举怕是不妥,圣人常说我们要保持仁心,七修派虽罪大恶极,但是你只诛首恶即可,为何要灭人满门、赶尽杀绝~?此乃有违天道~!”
  
      李泽轩现在虽然脱离国子监、自立门户,但孔颖达还是将李泽轩当做晚辈看的,他说这一番话对事不对人,只是劝告李泽轩不要杀伐过重。
  
      当初轰炸七修派的时候,李泽轩的确犹豫过自己这样做会不会错杀无辜,但每每一想到那天赵司伟等人在最后关头摆起陌刀阵掩护他跟独孤信撤退时,李泽轩心里面所有的犹豫都一扫而空了,要怪就只能怪这些人进错了门派。
  
      事后,他也料到了自己灭人满门的举动会招来一些儒学卫道士的不满,但他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是孔颖达,李泽轩微微顿了顿,反唇相讥道:
  
      “天道~~?何为天道~?眼看自己身旁的兄弟惨死、不为之报仇,就是天道~?放纵恶人逍遥法外、继续作恶,就是天道~?狗屁~!我李泽轩那做事,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上对得起君王、下对得起自己的兄弟,仁心仁心,我只对自己人有仁心~!
  
      再说,那二百一十五位将士战死在蛇灵山上,尸骨无存,他们七修派满门上下,有谁又敢自称是无辜之人~?他们既然选择了跟阴霸天一起死扛朝廷,就要做好死亡的准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