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四十八章 会晤,同盟!

      半个多时辰前,君悦酒楼一个雅间内。
  
      里面坐着五个衣着华贵、相貌不凡的年轻公子,那一身的贵气、儒雅,显然不是寒门小户能培养的出来的。
  
      五人相对而坐,倒是没有刻意去维持座位主次,其中,先前那个名为玄籍的年轻男子正说道:
  
      “李泽轩先是平书价,其后又推出《大唐字典》,此等行为,无异于是在挖我们山东士族的根基,相信再做的诸位兄长,都能看到这些。”
  
      “玄籍说的不错,自李唐建立以来,山东士族已经屡受打压,早已不复往日辉煌,现如今这个李县男的一番举动,我们不得不重视,他是在动摇我们几家在士林的威望啊~!”
  
      坐在玄籍旁边的一个稍微年长的男子接过话头,说道。
  
      “呵~!小小字典,岂能动摇我们山东士族的根基~?崔玄籍、崔慎,清河崔氏与博陵崔氏的人何曾这么胆小了~?”
  
      听到这二人说话,坐在外侧的英气少年不满地冷笑道。
  
      原来今天这屋子里坐着的,全是五姓七望这一辈中的杰出代表,清河崔氏崔玄籍、博陵崔氏崔慎、荥阳郑氏郑怀节、范阳卢氏卢承庆、赵郡李氏李敬玄,五姓七望如今已经来了五家,陇西李氏跟太原王氏都没有来。
  
      能被推选为各个家族的代表人物,这些人当然有他们各自的过人之处,现在他们或许还声名不显,那是因为李渊跟李二这两代皇帝都对山东士族极力打压,待再过些年月,他们其中很多人都会在朝堂之上崭露头角。
  
      比如卢承庆,他在高宗时期官拜宰相,崔慎,这人虽然在官场上没多大作为,但他后来生了一个非常牛逼的儿子崔玄暐,这人在高宗时期也任过宰相,在武周时期为了拥立皇太子李显登基发动政变,因此封为郡王,其余二人也都各有造化。
  
      “郑怀节~!今时不同往日,世家困境,你我都有目共睹,皇帝的野心也是昭然若揭,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眼高手低,难道非要等他日我们都沦为普通家族后,你才会醒悟吗~?”
  
      崔玄籍脸色不大好看地出声道。
  
      “呵~!你可真会杞人忧天~!崔家好歹也是绵延了千年的豪门望族,当今皇帝就算有意削弱世家,难道还真能将你们崔家举族上下怎么样不成~?如今我们几大家族被打压了是不假,但我认为那不过是大唐初建国为了提高关陇士族的地位罢了,此刻我们只需要蛰伏,待太子上位,我们肯定就会有更多的机会~!”
  
      郑怀节有些不以为然地反驳道。
  
      不得不说,这货虽然有些傲慢,但是对于大局的把握还是很到位的。
  
      中国历史上的世族政治或称贵族政治,萌芽于东汉时代,亡覆于唐朝末年。
  
      于是,有人就从感觉上认为:世族政治,从东汉,经魏晋南北朝,至隋唐,随着经济上的“占田荫客制”和政治上的“九品中正制”两大特权的消失,而呈逐渐削弱消亡的局面,其间而并无反弹。
  
      其实这是一种极大的误解。因为,就历史事实看,在中国的世族政治时代,有两个阶段最为辉煌,一是魏晋南北朝,二是唐朝。唐朝时,尤其是中晚唐,士族政治不仅没有暗淡;相反,却再次奇异地辉煌起来。
  
      唐朝初期,山东士族的确受到了极大的打压,一是,在当时建唐的功勋——“关陇军事集团”仍有很大的势力;二是皇帝的有意压制;三是在大力推行的科举考试制度中,不少庶族朝臣出现,而当时“五姓”还不适应这种出仕方式;四是寒门出身的朝廷权臣的嫉恨。
  
      但后面武则天掌权后,一方面打压关陇贵族中的老臣,肃清政治上阻力;另一方面又开始重用山东士族,像出自赵郡李氏西祖的李敬玄,就是这个时候武后的赏识后,走入权力中枢的。
  
      “安史之乱”后,唐朝政治中枢进行了重建,当权者对于士族的打压力度不再像李渊和李二时期那么狠,“五姓”也借助于科举制度而重新抬头,且势头凶猛。
  
      比如,荥阳郑氏,在盛唐时为宰相者难寻身影,而自中唐开始,连续出现了十多位宰相和重臣,遂有“郑半朝”之说;
  
      又如清河崔氏,有唐一代,其支房南祖房、清河大房、清河小房、青州房共十人出任宰相,“安史之乱”前,任宰相的仅仅有二人,事变后进入中唐,则陆续有八人为宰相。
  
      山东士族之所以重新崛起,当权者态度的转变当然至关重要,再有就是:在适应了科举考试制度后,高门大族深厚的家风与知识传统,使他们在科举考试中占有特别的优势。
  
      如范阳卢氏,有唐一代尤其是自中唐起,中进士者超过百人。这一数量令人惊异。要知道,唐朝时,科举考试中的进士考试是最难的,录取人数又少,卢氏能有此成绩,自是借助于家风与知识之厚。
  
      所以说,世家要想发展,还得等待时机。
  
      李敬玄点头道:“玄籍,怀节的话虽然多有冒犯,但也不无道理,当下我们应该隐忍蓄势,而不是主动去生出事端~!”
  
      卢承庆却是皱眉道:“敬玄此言差矣,李泽轩自出现在长安以来,窜起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庆观之所做之事,都像有意在与我们做对,最忌还听说他要建什么炎黄书院、发展工学,实在是谬天下之大不韪~!
  
      庆怀疑他应该是皇帝陛下专门安排出来打压我们几大世家的工具~!此时形势对于我们来说无异于温水煮青蛙,要是不早做行动,迟早有一天我们的根基会被蚕食殆尽~!崔家若想对付李泽轩,我们卢家愿意出一分力~!”
  
      崔玄籍笑道:“承庆兄真是高瞻远瞩、深明大义~!”
  
      说罢他又转身对郑怀节、李敬玄拱手道:“郑兄、李兄,时不我待啊~!若是放任李泽轩如此胡作非为下去,我们几家的境况会更加堪忧啊~!还请二位慎重考虑才是~!”
  
      崔慎在一旁帮腔道:“怀节、敬玄,相信以你们二位的眼光,不可能看不到李泽轩的威胁,还请以大局为重才是~!”
  
      如今局势,五家之中已有三家打成统一战线,李敬玄面上出现犹疑之色,片刻后,他起身拱手道:“既如此,那我赵郡李氏也愿意出一分力,不过兹事体大,敬玄还得跟家父好生商量才是~!”
  
      “理当如此,理当如此~!”
  
      崔玄籍露出一丝喜色,点头连连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