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瓦解~!
    李敬玄同意加入“临时同盟”后,众人又将目光看向郑怀节,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是针对李泽轩的问题了,而是郑家以后还想不想跟其余四大世家一起“玩”的问题。
  
      郑怀节不是笨人,他也能想通这层关节,片刻后,他颇为恼火地摆了摆手道:“行行行,随你们得意,但我们郑家只负责出钱、不出人~!”
  
      “好~!好~!好~!”
  
      崔玄籍大喜,抚掌正欲多说几句,忽闻门外传来敲门声:“公子~!公子~!小的有要事禀告~!”
  
      屋内气氛为之一窒,按道理说,这么重要的会晤场合,是没有哪家的奴仆会如此没眼色地过来打搅,除了李敬玄之外的其余四人,脸上均是隐现怒意。
  
      李敬玄忙道:“呃~!诸位莫怪~!家奴不懂事,敬玄这就出去教训教训~!”
  
      “无妨~!无妨~!”
  
      众人虽然有些不悦,但自小受到的良好教育,还是让他们没有恶语相向,纷纷表示不介。
  
      李敬玄拱了拱手,连忙打开门房,走了出去。
  
      足足过了半刻钟的时间,李敬玄才又回到屋内,只是他的面色却有些难看,众人正欲相问,李敬玄却主动拱手道:
  
      “诸位,十分抱歉,敬玄家中生了些紧急事情,不能再此相陪了,还有,玄籍,针对李泽轩之事,我赵郡李氏不再参与,今日就当敬玄没来过此处~!告辞~!”
  
      说罢,李敬玄没待众人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立马出门而去。
  
      “哎哎哎~!李兄留步~!到底生了何事啊~?”
  
      崔玄籍一阵错愕之后,反应了过来,李敬玄却不见了人影。
  
      “玄籍,罢了罢了,既然敬玄不愿意,我等也不能勉强~!”
  
      崔慎走了过来,拍了拍崔玄籍的肩膀,劝慰道。
  
      “只能如此了~!不过好在还有我们四家,这次定能让李泽轩身败名裂~!”
  
      崔玄籍颇为遗憾地叹气道。
  
      他的话音刚落,门外又传来了紧急的敲门声。
  
      “公子~!公子~!大事不好了~!小的有要事禀告~!”
  
      几乎是同样的语气,同样的话语,所有人都忍不住心头一跳。
  
      “抱歉~!郑某去去就来~!”
  
      郑怀节站了起来拱手致歉一句,然后便匆匆出了门。
  
      片刻后,郑怀节也一脸难堪地走了进来,并快速说道:“诸位抱歉,郑某家中也有急事,此次针对李泽轩之事,荥阳郑氏不再参与~!告辞~!”
  
      屋内三人皆愕然,短短不到一刻钟内,五家同盟瞬间退出了两家,如此脆弱的同盟关系是何等的讽刺~!
  
      崔玄籍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今天的会面是他一手主持的,闹成现在这样子,简直是在打他的脸,打清河崔氏的脸~!
  
      但李敬玄跟郑怀节走的都特别匆忙,崔玄籍有牢骚、有怒火都没处发,真是又憋屈,又困惑。
  
      “砰砰砰~!”
  
      “公子~!不好了~!不好了~!小的有要事禀告~!”
  
      郑怀节前脚刚走,屋外又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卢承庆颇为无奈地看了崔玄籍、崔慎一眼,然后什么也没说便走了出去。
  
      半刻钟后,卢承庆一脸沉重地走了进来,正要开口,崔玄籍却直接打断道:“卢兄你们荥阳郑氏是不是也要退出~?到底生了何事,你能不能先告诉我~!”
  
      卢承庆尴尬道:“咳咳~!玄籍,的确是生了大事,你一会儿应该就能收到消息,卢某先告辞了~!李泽轩的事情,我们卢家也不参和了~!”
  
      说罢,他不顾崔玄籍的劝阻,直接出了门。
  
      崔玄籍焦急地看向崔慎,道:“堂兄,这下可怎么办~?他们怎么转眼间就出尔反尔~?”
  
      西周时期,齐丁公的嫡子季子让国于叔乙,而自己食采于崔邑。季子让国后,被封为卿大夫,受封于崔,以采邑为姓,遂称崔氏。自季子受封于崔邑开始,崔氏家族也就开始了其自身的发展历程。
  
      进入隋唐,按《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二下》的记载:“崔氏定著十房,一曰郑州,二曰鄢陵,三曰南祖,四曰清河大房,五曰清河小房,六曰清河青州房,七曰博陵安平房,八曰博陵大房,九曰博陵第二房,十曰博陵第三房。”
  
      其中前六房属于清河崔氏,后四房属于博陵崔氏。
  
      这两个崔氏出自一家,并且一直都保持着极为亲密的关系,所以崔玄籍才会称崔慎一声堂兄。
  
      崔慎凝眉道:“玄籍,这此种肯定有什么事情我们不知道,你即刻派人出去打探消息,看看是不是除了什么大变故~!”
  
      崔玄籍点头道:“是,堂兄~!”
  
      “砰砰砰~!”
  
      “公子,不好了~!小的………”
  
      “快进来~!”
  
      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阵同样急促的敲门声,崔玄籍面色一变,不待屋外那小厮说完,就大喝道。
  
      “吱吖”一声,从屋外进来一个青衣青帽、精壮有力的年轻小厮。
  
      “武杰,快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崔玄籍快步走到小厮跟前,沉声问道。
  
      “呼~!公子,李……”
  
      武杰正欲说话,却看到一旁的崔慎,变得犹豫起来,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说。
  
      “快说~!”
  
      崔玄籍皱眉喝道。
  
      “是是是,公子,小的刚刚得到消息,消失的三天的李泽轩回来了,而且就在昨夜,七修派已经被夷为平地,七修派满门皆灭,那条七首巨蛇,也被李泽轩杀了,尸体正在李家的门口挂着示众呢~!”
  
      武杰不再犹豫,一股脑地将探得的消息说了出来。
  
      “轰~!”
  
      崔玄籍脑袋顿时一片空白,他踉跄后退两步,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最近从未听说过朝廷大军有对七修派发起过进攻,就算要打,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下七修派~!这肯定是谣言~!”
  
      武杰苦着脸道:“公子,这一切都是小的亲眼所见~!李泽轩刚刚还指着那七首大蛇对民众说,若是有人再想对他的家人不利,不管身后有如何强大的力量,都将如同七修大蛇!纵然追到天涯海角,他也要将其诛杀~!”
  
      崔玄籍闻言,愤怒地咆哮道:“可恶~!简直是欺人太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