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百五十章 聚会~!
“哈哈~!来来来~!咋们兄弟几个好歹都是一起上过战场的,今天不醉不归~!”
  
  醉仙楼,“天”字号包间。
  
  李泽轩、程处默、尉迟宝林、独孤信、独孤飞鹰五人围坐在满桌佳肴前,开怀畅饮~!
  
  今天这顿饭本来是李泽轩宴请独孤信跟独孤飞鹰的,先前长安城外蛇王半路截杀,多亏他们两兄弟及时救援,而几天前,第一次攻打蛇灵山的时候,独孤信跟独孤飞鹰也帮了他很大的忙,要不是这两兄弟临阵超常发挥,他一个人肯定打不过阴霸天的,直接结果就是那日禁军肯定会出现更加多的伤亡。
  
  所以,李泽轩从朝堂上一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让人去将这两兄弟给请过来,别人帮了这么大的忙,讲道理请人吃一顿酒不过分吧~?
  
  虽然程处默在征讨蛇灵山的战役中,只是在全场OB,但这货自认为也帮上忙了,于是他听闻李泽轩请客,连忙带着尉迟宝林一起来蹭饭了。
  
  听到李泽轩说不醉不归,程处默得意地大笑道:“嘿~!谁怕谁~?小轩你学会喝酒也才几个月呢~!哥哥我还怕你不成~?哈哈哈~!”
  
  李泽轩翻了个白眼儿,道:“不知上次我大婚那天,谁最后喝倒在桌子底下了~?”
  
  程处默老脸一红,不服气道:“曹~!那是你耍诈~!后来俺总算想起来了,你让我们四个在前面顶酒,你一个人却悄悄地躲在后面~!要不然先倒下的肯定是你~!”
  
  嘿~!看来这小子还不傻~!
  
  独孤飞鹰看着面前的美酒,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一脸享受道:“哈哈~!你俩谁喝酒厉害俺不管,俺只要有美酒喝就成~!”
  
  说罢,他便直接端起酒杯,先喝了一杯。
  
  “哈~!好酒~!喝了这么多酒,还是小轩你这儿的神仙醉霸道啊~!痛快~!痛快~!”
  
  神仙醉一入口,那股辛辣,那种霸道,就如同在心里面点了一团火一样,独孤飞鹰回味着嘴里的甘冽,有些迷醉地说道。
  
  独孤信皱眉道:“飞鹰,不得无礼~!”
  
  主人都未动筷子,客人却先吃了起来,这无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一种极为失礼的举动。
  
  李泽轩摆手大笑道:“咱们都是好兄弟,讲究那些干啥~?阿信,不是我说你,你就不能多笑笑~?天天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这样容易得抑郁症的~!”
  
  “何为抑郁症~?”
  
  独孤信愣了愣,问道。
  
  “呃~!”
  
  李泽轩抓了抓头,道:“抑郁症啊~!抑郁症就是长时间的心境低落,病人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自卑抑郁,甚至悲观厌世,有自杀企图或行为~!”
  
  独孤飞鹰吓了一跳,连忙问道:“大哥,你妹这些症状吧~?你千万别想不开啊~!”
  
  独孤信没好气地一巴掌将这个不靠谱的弟弟呼开,吐血道:“没有~!”
  
  然后他好像觉得仅仅两个字好像没有多大说服力,又补充道:
  
  “我很多时候只是不愿意说话,并不是情绪低落~!昨夜在山下目睹了七修派的覆灭,看到兄弟们大仇得报,我到现在都很开心~!小轩,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灭的七修派但我独孤信都发自内心地感激你~!因为有你的这番举动,我们才能兵不血刃地为那些弟兄们报仇~!”
  
  说罢,他双手端起酒杯,郑重道:“我敬你一杯~!”
  
  李泽轩点了点头,也不废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才说道:“咱们并肩作战这么多次,早已是自家兄弟,还有什么谢不谢的~?再说,那些弟兄因我而死,说什么我都得亲自为他们报仇~!”
  
  “对对对~!都是自家兄弟,还客气个啥~!来来来,咱们一起喝一个~!”
  
  程处默起身大笑道。
  
  “喝~!”
  
  (之所以是喝,而不是干杯,那是因为干杯这个词在这会儿还没出现。“干杯”英文“Cheers”一词起源于16世纪的爱尔兰,原意是烤面包。当时的爱尔兰酒徒,有这样的习惯,把一片烤面包放入一杯威士忌酒或啤酒中,以改善酒味及去除酒的不纯性。到了18世纪,“干杯”这个词才有了今天的含义,并且发展成社祝贺颂辞。)
  
  又是一杯酒下肚,众人面色都有些泛红,毕竟这可是最烈的神仙醉。
  
  尉迟宝林抹了抹嘴,看向李泽轩问道:“小轩,昨夜俺跟丑牛正好在大营外看到你坐着火球飞到蛇灵山山顶了,那到底是啥东西~?咋能飞那么高~?”
  
  独孤信两兄弟闻言,连忙向李泽轩投来了好奇的目光,昨晚他们是听到山顶的爆炸声后,才出来观察形势的,并不像程处默、尉迟宝林一样跟李泽轩的神仙灯擦肩而过,所以这时听到李泽轩是飞到山顶上的时候,他俩都非常震惊。
  
  至于程处默,听到尉迟宝林提起昨晚之事时,他的脸色有点不自然,这货显然是想起“仙女”的梗了。
  
  李泽轩闻言想了想,在座的几个都是根正苗红的军方二代,叛国的事情应该不会做得出来,于是就将神仙灯、真气铁球的事情跟他们又讲了一遍,至于火药,这个东西现在是大唐的最高绝密,他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
  
  “咝~!靠~!这世间居然有能飞天的工具~!实在是太神奇了~!小轩,一会儿我们能不能去你家看看那个神仙灯~?”
  
  听罢李泽轩的讲述,独孤飞鹰瞪大了眼睛,拍着桌子兴奋道。
  
  他虽然能凭借轻功跳个几丈高,但几丈跟几百丈完全是两码事好吧~?神仙灯这种逆天的工具,是个男人都想上去体验体验那种刺激的感觉。
  
  “俺也要去看看~!对了,小轩,你师父留给你的真气铁球还有没~?你功夫那么厉害应该不需要了吧~?匀俺两个呗~?”
  
  程处默把手伸了过来,挤眉弄眼地笑嘻嘻道。
  
  李泽轩气道:“匀你妹~!没了~!”
  
  “啊~?咋就没了呢~?”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