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五十二章 逢七过!

      “嘿~!刚刚不是说不醉不归吗~?咋就聊起剑法来了~?来来来~!快喝快喝~!一会儿菜都要凉了~!”
  
      独孤九剑只是李泽轩临时冒出来的主意,光凭借金老爷子小说里面那点描述,能不能推演出一整套独孤九剑剑法,这一点李泽轩是心里一点谱都没有,不过以他现在对武道境界的感悟,有能力去一试。
  
      但试归试,现在这会儿明显不是好时机,于是他就起身招呼道。
  
      “哈哈~!对对对~!喝酒喝酒~!今天咱们一起将小轩给灌趴下~!阿信,飞鹰,你俩是不知道,上次他成亲那天,他让俺、宝林、怀玉、怀仁去前面帮他挡酒,他自己却偷偷溜走跟新娘洞房去了~!你们说这小子是不是不厚道~!特娘的老子那次醉的愣是睡了两天两夜~!”
  
      程处默端起酒杯,对独孤信两兄弟,开始揭露李泽轩的“丑恶嘴脸”。
  
      独孤飞鹰摸了摸下巴,迟疑道:“那的确挺不厚道的~!”
  
      “哈哈~!我就说吧~!还是都明事理的人~!啥也不说,飞鹰,今天咱俩轮着灌他,让他也尝尝烂醉如泥的滋味~!”
  
      程处默像是遇到了知音一般,激动地大笑道。
  
      独孤飞鹰却是将目光投向了独孤信的脸上,就见独孤信皱了皱眉头,一脸纠结道:“丑牛,这婚姻大事,一个人一辈子也就那么几次,小轩当时估计是因为太过重视,才会让你们几个帮忙顶酒的,稍微体谅下,感觉不太过分啊~!”
  
      “不太过分~?”
  
      程处默闻言差点吐血,他万万没想到一向冷漠寡言、“铁面无私”的独孤信,居然会说出这么不要脸、这么昧良心的话,简直是日了犬了。
  
      “窝草~!阿信,你咋变成这样儿的人了呢~?小轩他不就是答应给你剑谱嘛~?你就因为这个变得昧着良心说话了~?草~!俺老程算是看错你了~!”
  
      程处默瞪了瞪眼睛,异常悲愤道地说道。
  
      “噗~!哈哈~!”
  
      李泽轩忍不住乐了,他笑道:“丑牛你想灌醉我还不简单~?今天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不过这样拼来拼去没什么意思,我们来玩儿一个游戏如何~?谁输了谁就喝酒~!”
  
      “嘿嘿~!小轩你说的是划拳吗~?这个好~!这个俺最在行了~!就来这个~!”
  
      尉迟宝林拍手叫好道。
  
      “哎~?划拳也行哎~!这个俺肯定比小轩你在行~!”
  
      程处默也跟着附和道。
  
      李泽轩摇了摇头,道:“不是划拳,我们玩一个所有人都还没玩过的游戏,这样才公平嘛~!”
  
      “啥游戏~?还有俺老程没听说过的玩儿法~?”
  
      程处默不信道。
  
      其他人也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李泽轩笑了笑,开始讲解道:“我说的这个游戏,叫做逢七过,游戏规则很简单,我们五个人先任意指定一个人,说出任意一个数字,比如丑牛说八,宝林你就要马上接九,阿信你马上接十,以此类推。
  
      但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凡事遇到七的倍数或者是包含七的数字,那个人不能念出来,必须得说“过”,不说“过”的人或者是犹豫世间超过两息的人,全部算是失败,失败的人罚酒一杯,然后从这个人再重新开始下一轮的游戏~!怎么样~?”
  
      “哎~?这个游戏挺有新意的~!要不咱们玩儿玩~?”
  
      独孤飞鹰第一次听到这么新奇的游戏,不由大感兴趣,他连忙出声道。
  
      程处默心里却机灵着呢,他想了想连忙摇头道:“不干不干~!小轩你又在坑我们,这游戏说到底考验的还是算学能力,在这方面,你小子敢说自己是第二,谁敢说是第一~?不干,打死俺也不干~!”
  
      没想到这夯货关键时候还开窍了,李泽轩有些好笑道:“这游戏虽然跟算学能力有关,但也很容易阴沟里翻船好吧~?毕竟它还考验了人的反应速度~!再说,这游戏我也是第一次玩儿,咱们算是公平竞争~!丑牛你要是不敢玩儿可以在一旁看着嘛~!愿意玩儿的一起来玩儿~!咱们今天用这种方式不醉不归~!”
  
      “行行行~!算我一个~!”
  
      “也算俺一个~!”
  
      “我也来吧~!”
  
      李泽轩话音一落,独孤飞鹰、尉迟宝林、独孤信纷纷表示要参与进来,程处默急眼道:“谁说俺不敢玩儿了~?呵~!谁怕谁啊~!俺也来~!”
  
      这货撸了撸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对李泽轩道:“开始吧~!”
  
      李泽轩笑道:“好~!那第一场就从我这儿开始,六~!”
  
      程处默愣了愣,连忙道:“过~!”
  
      他心里暗自得意道:这么快就想坑俺了?没门儿~!
  
      毕竟这货在高手云集的算学馆内呆了那么长时间,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的,要说这里面最吃亏的,怕是独孤信跟独孤飞鹰两兄弟了。
  
      尉迟宝林:“八~!”
  
      独孤信:“九~!”
  
      独孤飞鹰:“十~!”
  
      李泽轩:“十一~!”
  
      程处默:“十二~!”
  
      尉迟宝林:“十三~!”
  
      独孤信:“十四~!呃,不对不对…………”
  
      轮到独孤信时,这实诚的孩子脑筋没转过弯儿来,下意识地就顺口道。
  
      “哈哈哈~!错了错了~!反悔没用~!快喝快喝~!”
  
      程处默立马起来大呼小叫道,这时,他觉得这个小游戏还是有点意思的。
  
      独孤信话一说出口就知道自己答错了,见程处默起哄,他二话不说,直接仰起脖子就将杯中的神仙醉一饮而尽,然后他大声道:“继续来,我说二十~!”
  
      ……………………………
  
      有了游戏助性,他们这顿酒席是足足吃到了夕阳西下才结束,他们这个雅间内热闹的声音,让整个醉仙楼都能听得到,至于最后战况,独孤信跟独孤飞鹰两兄弟喝的最多,是被人抬着回去的,这游戏很容易陷入恶性循环,酒喝得多的人,越到后面脑子自然也会越来越不清醒,回答错误的次数自然也会越来越多。
  
      李泽轩倒是没有喝多少,这游戏的确是他在大唐第一次玩,但他前世可是玩儿了很多遍,自然不会输给唐朝的土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