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再一次名动长安~!

      李泽轩带着几个哥们儿在醉仙楼吃酒,外面却因为他闹的风风雨雨。
  
      先前崔玄籍认为李泽轩放言一个人要毁灭七修派纯属于吹牛皮,所以就安排人去到处散播这条消息,想借此让所有人都觉得李泽轩是一个净会说大话的小人。谁知后来七修大蛇的尸身在李府门前悬挂示众,宣示了李泽轩完全不是在无脑吹牛,人家有这个实力灭掉七修派!
  
      但在崔玄籍得知李泽轩灭了七修派的时候,他派出去散播消息的人已经把消息全部散播了出去,想反悔都来不及了~!
  
      “哦~!原来李县男先前就在圣上面前立军令状要以一人之力灭掉七修派,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是啊~!是啊~!先前朝廷征讨七修派都没打过,没想到李县男居然还有勇气一个人去对付七修派,实在是太厉害了~!”
  
      “嘿~!也不怪朝廷的军队打不过,你们看一条大蛇的个头,比力气谁能比得过这畜生~?而且这东西肯定一身是毒~!也得亏李县男这次一个人拿下了七修派,不然要是再打的话,肯定还会像上次那样若是很多好儿郎啊~!”
  
      今日长安城内许多人都听到了李泽轩立军令状要以一人之力覆灭七修派的事情了,但没过多久他们又听说李泽轩杀了蛇灵山七修派的七首巨蛇,于是这些人纷纷来到李府门前看热闹。
  
      “嘿~!先前爵爷还亲自出来讲过话呢!他说是七修派的人,三番两次地对他和他的家人不利,藐视国法,陛下这才发兵征讨七修派的!”
  
      “嘿~!那这七修派也是活该~!听说李县男这次是犹如神兵天降,杀了七修派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昨晚东北方的那火光你们看见没~?老头子我昨晚出来起夜看到后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哪个大户家走水了呢!现在看来,昨晚那火光肯定是七修派那边的~!”
  
      “嘶~!李爵爷这么厉害~?一人灭一门~?他是怎么做到的~?”
  
      “嘿~!这就叫做天才~!”
  
      …………………………
  
      在这些老百姓眼中,连朝廷大军都搞不定的江湖门派,李泽轩却是一个人就能灭人满门,那自然是老牛逼了!
  
      因此,李泽轩就成了许多百姓心中崇拜的偶像。
  
      当然,他也成了许多人心中的噩梦。
  
      “掌门~!您召集大伙儿有何事~?”
  
      终南山,某江湖二流门派。
  
      那掌门是一个差不多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看着场中的二百来个门中弟子,洪声道:“今日,老夫要宣布一件关系到我派生死存亡的大事~!所有人都必须得给我听好喽~!日后若是有人胆敢违反,一律逐出师门~!听清楚了吗~?”
  
      众人闻言大惊,有心想问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关系到门派的生死存亡,但他们见掌门一脸的严肃与凶狠,只能齐声答道:“听到了~!“
  
      那掌门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道:“一会儿你们每个人的都过来领取一副画像,这画像上的人,你们都必须牢牢记在心里,日后在长安城若是遇见,都给我记好了,千万不能招惹此人~!不然一律逐出师门~!都听明白了吗~?“
  
      下至弟子,上自门派长老,此刻全部都懵逼了,虽然他们这个门派只是属于二流门派,但是讲道理没有什么人值得他们如此害怕啊~!万一得罪了,去赔个礼,道个歉,差不多就完事儿了呀~!至于这么大张旗鼓地把所有人叫道一起专门交待吗~?
  
      “都听明白了吗~?”
  
      掌门见过了许久都没人应答自己的话,恼怒地又重复了一遍。
  
      “明白了~!明白了~!”
  
      这下子众人总算反应了过来,纷纷符合道。
  
      “嗯~!好~!你们先上来领画像吧,领回去好好看看,以后万一遇到真人了,可别不知死活地找别人要这要那!”
  
      ………………………
  
      长安城南,豪华宅院。
  
      “叔公,这次的计划全部失败了~!孙儿不仅没能让李泽轩身败名裂,反而让他在民众心中的声望更往前了一步~!孙儿真是该死~!”
  
      崔玄籍午后先是让先前那些安排出去散播假消息的下人们回来,然后他自己则来到这个房间中,汇报道。
  
      屋内软榻上,半坐着一个白发老者,正是崔玄籍的师父——崔君绰。
  
      崔君绰是崔善福的伯父,三位独孤皇后的舅父。不过早在隋朝时,因为受到废太子杨勇的牵连,崔君绰被杖责一百免官夺爵流放,妻子儿女家产田宅全都充官,女儿也被没入掖庭。
  
      后来杨广称帝,崔氏女得到杨广宠爱。杨广便重又下了份诏书,免去了崔君绰等的罪名,并恢复了他的爵位,还给了些田宅财产。
  
      只是杨广作死,没几年把大隋江山给折腾没了。如今是大唐的天下,崔君绰这个清河崔氏郑州房家主,也只是李家用来装点门面的。
  
      崔君绰依然挂着东郡公爵位,可只领了个散职,没有半点实职权利,连爵位都是虚封,一户实封都没。在长安城,也只是混吃等死而已。但身为清河崔氏的掌门人,崔君绰手中的权力还是相当大的。
  
      “唉~!此事我都听说了~!那李泽轩能以一人之力覆灭七修派,超出了老夫的预料,这个怪不得你~!日后你们还有的是交锋的机会~!你先别气馁~!”
  
      崔君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安慰道。
  
      崔玄籍闻言,松了一口气,道:“多谢叔公~!”
  
      “不过李泽轩是怎么灭掉七修派的,这其中的过程想必非常特殊,玄籍你让你父亲去打探打探~!”
  
      崔君绰闭着眼睛吩咐道。
  
      “是~!叔公~!”
  
      ………………………
  
      西市,醉仙楼外。
  
      看着一帮烂醉如泥、嘴里喊着还要继续玩儿的四个兄弟陆陆续续被送回各自的家,李泽轩不由有些好笑,他心道,不就是个酒桌小游戏吗~?等以后搞出个狼人杀,这帮人岂不是要一玩就是一天到晚~?
  
      摇了摇头,李泽轩上了马车,也回家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