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工地惊魂!

      是夜。
  
      东郡公府东边的一座府邸内。
  
      “玄籍啊~!这就是李泽轩灭掉七修派的详细经过,这小子端是手段通天、狠辣无情,咱们怕是惹不起啊~!”
  
      书房内。
  
      崔善福看着儿子苦笑连连道。
  
      崔玄籍听完后,难免一脸惊骇,好半晌后他才回过神,道:“爹,李泽轩他到底是怎么飞上蛇灵山的~?孩儿可是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工具能飞那么高的!”
  
      崔善福摊手道:“何止是你没听过~?为父活了几十年了,也从未听过如此奇事啊~!关于那小子用的是何工具,在朝堂上他怕被人泄露出去也没有当场细说,哼~!这毛头小子倒真是奸滑~!”
  
      崔玄籍遗憾道:“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李泽轩这新奇东西一样接一样的,有他的帮助,朝廷只会越来越强大,咱们世家只怕也会越来越没地位啊~!”
  
      崔善福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如今世家的衰颓之势已经形成,紧靠他们一家,又怎么可能力挽狂澜呢~?他叹了口气,起身道:
  
      “当今圣上是一位难得的圣主,李泽轩也算得上是一个旷世良臣,良臣圣主,我们又能做什么呢~?静待时机吧~!玄籍,今日为父叫你来,是想跟你说,日后我们不要再去招惹李泽轩了~!
  
      虽然他在朝堂上说真气铁球只有一个,但谁知道他有没有骗人~?万一他要是再丢一个出来,我们这几大家族谁都受不住~!还好这次的事情你做的比较隐蔽,如今阴霸天、蛇王全部身死,他也查不到我们的头上~!”
  
      “可是,爹”
  
      崔玄籍不甘心地想要说些什么,崔善福却根本不给机会,摆手打断道:“没有可是,此间事了,玄籍你收拾收拾,准备回郑州吧~!这长安的是是非非太多,郑州才是咱们的根呐~!”
  
      在唐初,郑州还是叫郑州的,不过到了天宝年间,郑州就更名为荥阳郡了。
  
      “爹~!孩儿不回去~!”
  
      见惯了长安的繁华,崔玄籍那里舍得再回去,他面色胀红地反驳道。
  
      “混账~!为父的话你也敢不听了~?这次你必须回去~!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哼~!”
  
      崔善福瞪眼怒哼一句,然后直接拂袖而去,留下在原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崔玄籍
  
      这一日。
  
      李泽轩吃过早饭,便坐着马车,带着护卫去云山了。
  
      蛇灵山上的事情耽搁了他很长的时间,再加上从蛇灵山上回来后,他又要应付李二、应付朝臣,还要帮独孤信推演独孤九剑,前前后后加起来他都有半个多月没去工地了,也不知道那边现在书院建的怎么样了。
  
      说起独孤九剑,他这算是一时嘴贱把自己给坑了,因为他在家里连续推演了四五天,也没有完全推演出来,但是也不能说是完全失败,因为他还是从这几天的推演中,感悟到点东西的,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他现在的太玄九剑有了一种无敌于天下的傲然,还有了一种料敌先机的沉稳,算是进化了吧~!
  
      不过单单就独孤九剑来说,他只推演出来三式——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而且连起来有很严重的生涩感,总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
  
      又推演了几日,精神强大如李泽轩也扛不住,直感觉脑仁儿疼,于是这货果断决定先不想这东西了,把推演完成的三式剑招以及他能回忆起的独孤九剑信息附在纸上,一并交给了独孤信,让独孤信自个儿慢慢去想吧~!
  
      正所谓坑别人总比坑自己好,李泽轩这种事儿干得可是很拿手~!
  
      不过这可就苦了独孤信了,因为论武道境界,他不如李泽轩,精神力,他更加比不上,这样一来他拿锤子去推演剑招啊~!
  
      “嚯~!进度可真够快的啊~!”
  
      来到云山山顶,李泽轩看到原本一片荒芜的云山之上,竟然盖起了一座座半成的红砖房,虽然这些房子目前也就只有两三丈高,还没有房顶,但李泽轩看着仍然很是欣慰,这山上全是他以后在大唐安身立命的根本啊~!
  
      更让他欣喜的是,云山上多了许多条水泥路面,走在上面脚底传来的那种熟悉的触感,让李泽轩不由一阵恍惚,好像又回到了现代一样,不过那注定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的空气是如此的清新,没有一丝工业粉尘,怎么可能是现代呢~?
  
      “哎哎哎~!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使我劲儿拉~!”
  
      不远处,李泰这个小胖子正指挥者民夫通过麻绳,在使劲拉一筐红砖,麻绳绕过一个高高的支架,随着两个民夫的缓缓拉动,那筐红砖也在缓缓上升,旁边靠墙的云梯上,站着一个拿着工铲的工匠,正等着砖头运过来。
  
      “吱吱~!”
  
      可能是这一筐砖头装的有点多,麻绳与支架间的摩擦,发出了一阵阵难听的“吱吱”声,李泽轩本来还在惊讶李泰那小胖子是从哪儿弄来了这么一个丑陋的“乞丐版起重机”,这时忽然一脸惊骇地大吼道:“青雀,快给老子闪开~!”
  
      他嘴里在吼,脚上更是没停,因为他刚刚看到那根麻绳中间已经磨断了三分之二了,而李泰所站的位置,正是那竹筐的正下方~!
  
      这竹筐要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李泰的脑瓜子铁定会跟落地的西瓜一样,到时候整个大唐,怕都要因此震动~!
  
      想想,堂堂魏王,死在了李泽轩书院的工地上,先不说朝臣会如何弹劾,估计李二会连杀了李泽轩的心都有了~!
  
      即便不考虑李二跟朝臣的感受,李泽轩也不愿意看到李泰出事,这小胖子可是他很看重的弟子啊~!
  
      “放肆~!谁敢自称本王的老子~?”
  
      李泰听到吼声,一阵大怒,除了李二,整个天下,敢在他面前自称老子的,估计还没出生呢~!
  
      “咔擦~!”
  
      就在此时,那根麻绳终于承受不住这重量,沉底从中间断裂,那竹筐“呼”的一声急速坠下,直奔李泰脑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