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助攻~!

      “陆云,让管家将这一期的报纸,以最快的速度运送到大唐各州县,要比先前快一倍才行,全部用上快马~!”
  
      青龙坊,太原王家在京城的临时宅院。
  
      王仁表明显也刚刚看完今天的报纸,他叫来跟班陆云,认真地吩咐道。
  
      陆云不明所以,吃惊道:“快一倍的速度~?公子,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会亏本的~!”
  
      以前《大唐日报》一出来,长安城以及长安城周边的百姓由于地理位置的优越性,可以第一时间看到上面的新闻,但远离长安的州县百姓可就苦逼了,根据距离的远近,他们得到最新一期报纸的时间会延迟三天到一个月不等,因为外地的大唐日报,都是由王家的商队负责运过去的。
  
      如今王仁表提出这个要求,就肯定不能走商队运输路线了,必须得用快马八百里加急才行,那成本可就不是一般的高了。
  
      “混账~!公子让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成,陆云你难道忘了上次的教训了吗~!”
  
      王仁表正欲回答,陆云的身后却传来了冷雨瑶寒彻入骨的声音。
  
      陆云吓了一个哆嗦,连忙一边掌嘴,一边求饶道:“公子恕罪、雨瑶小姐恕罪~!小的多嘴,小的该死~!”
  
      王仁表无奈地摆手道:“行了行了~!你顺便让人去奇趣文化找孙掌柜进购一批算学教材,一并让管家运送到大唐各地~!”
  
      陆云拱手道:“是,公子~!”
  
      说罢,他不敢再做停留,连忙退了下去。
  
      冷雨瑶看着陆云的背影,淡淡地哼了一声“不懂规矩”,然后走到王仁表身旁,忧心地问道:“公子,到底是何原因非要让这一期的报纸加快运往各州县~?”
  
      “”
  
      这丫头前面刚说陆云不懂事、喜欢问一些不该问的,后脚自己就问了起来,还真是
  
      王仁表嘴角一抽,面色古怪地看了看冷雨瑶半晌,才说道:“小轩的炎黄书院要开始招学生和先生了,相关告示就在这一期的《大唐日报》上,炎黄书院下个月就要正式开学,时间紧迫,我不得不帮他一把啊~!”
  
      冷雨瑶恍然,她想了想道:“云山上的炎黄书院,我倒是远远见过,那边的建筑风格迥异,而且居然用了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建筑材料,其表面坚硬无比、且光滑如石,当真是奇怪~!而且那座书院的规模,与国子监相比,也是不相上下~!李家凭借李泽轩,短短半年就积累了如此之多的财富,真让人佩服~!”
  
      王仁表笑道:“哈哈~!小轩的本事那是没的说~!不然我与我父亲也不会那么看好他~!不过雨瑶你只看到了表面,没有看到这更深层次的东西啊~!”
  
      冷雨瑶好奇道:“什么东西~?”
  
      王仁表指了指报纸上的那条《何为工学》的新闻,目光深邃地说道:
  
      “小轩的野心都在这里面啊~!工学工学,他这是要以一己之力,抗衡独大八百年的儒学~!无论成败,他都会成为一个新学派的开山鼻祖,名扬天下、流芳千古~!若是成功,他工学门下的无数子弟,皆可成为一股隐形的力量,到时候,他李家在大唐,将是一个除了皇家,无人可以撼动的存在~!”
  
      冷雨瑶震惊地张着小嘴,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李泽轩不仅在武道一途甩了同龄人八百里远,而且在文学一道,也要自立山门、傲然于世,此等人物,已经让她生不起任何嫉妒之心了,剩下的只有仰望与崇拜了~!
  
      王仁表说罢,并没有停下,而是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如今,除却皇家之外的六大世家,全部都是貌合神离,而且因为我爹的关系,其余世家隐隐有孤立我王家的趋势,前些日子的五大世家聚会,他们还真以为我不知道吗~?哼~!天真~!
  
      我们王家只是根本不屑于与他们为伍罢了~!当今皇室过于强大,世家只有感言残喘的份儿,他们若是再看不清现实,那么必然连苟延残喘的资格都没有了~!而且如今我们王家跟李泽轩这么一个潜力巨大的帝国新星关系良好,纵然有朝一日皇室衰落,他们其余几家,也比不上我们王家的地位~!
  
      所以,这一次我们必须送李泽轩一个顺水人情,帮他也是在帮我们自己~!纵然我爹在这儿,他也会如此决定的~!”
  
      冷雨瑶叹道:“公子英明~!”
  
      …………………………………
  
      “若胸无大志,可以凭借工学,为一商铺账房,或去参与明算科科考,成为一县县丞或民部主事,于全家温饱足矣;你若胸怀大志,愿意潜心钻研工学,或可成为一代名家,行他人不敢行之事,造他人无法造之利世神器,享万贯家财、万人崇拜,并留名青史,千古流芳~!”
  
      崇仁坊,一座三进宅院中。
  
      一个长着青春痘的少年,拿着报纸,看着今天《大唐日报》的新闻,怔怔出神,片刻后,他突然跳了起来,向后院跑去,边跑边激动地大喊道:“爹~!娘~!我不要留在国子监~!我要跟随李先生一起去炎黄书院学工学~!”
  
      这个少年,正是先前算学馆的学生,名叫江青钰,看得出来,他也是一个被父母逼迫、强留在国子监的苦逼孩子,因为没过多久,后院就响起了怒骂声:
  
      “混账~!那炎黄书院有什么好的~?去了那儿能有什么前途~?你小子要是再敢不听话,老子非打断你的腿,让你哪儿也不能去~!”
  
      “哼~!谁说去炎黄书院没出息了~?去了那儿学成以后,不仅能当一方县丞或者工部、民部主事,还能成为李先生那样,受万人敬仰的一代名家~!”
  
      “放屁~!李县男是有本事,可那不代表炎黄书院就有前途~!你小子给我乖乖地留在国子监~!”
  
      “就不~!爹,你自己看看~!看看什么是工学~!什么是炎黄书院~!您就算是打断孩儿的腿,孩儿也要去炎黄书院~!不然孩儿定会后悔一辈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