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出师不利~!
对于今天的《大唐日报》,花弘毅、*钰等人的反应,只是炎黄书院或者李泽轩支持者的一个缩影而已,当然,千人千面,长安城内不可能全是李泽轩的“脑残粉”,看李泽轩不爽的也是大有人在。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哼~!这李泽轩还真是狂妄~!儒学当道,居然又大肆宣扬什么工学~?真是不知死活~!”
  
  胜业坊,崔善友在家中看着报纸上的新闻忍不住冷笑道。
  
  他捏着报纸,在屋内来回踱着步子,看样子像是在想主意,片刻之间,他似乎好像决定了什么,自言自语道:“既然你自己找死,还把牛皮吹得这么大,那就别怪老夫狠辣无情了~!”
  
  不过他这话说出去还不到两息工夫,就见他的面色又开始变得迟疑起来。
  
  “不行啊~!崔家前些日子才让人捎话过来,放弃针对李泽轩的一切行动,这时候老夫若是强行出头,会不会两边都得罪了呢~?”
  
  崔善友摇了摇头,最终叹气道:“唉~!罢了罢了~!只是错失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啊~!”
  
  .....................................
  
  崔善友因为崔家的关系临阵怂了,但其他儒学子弟却不会怂,今天报纸上的这三条新闻,可是让不少儒学卫道士都炸了锅。
  
  “狂妄~!狂妄至极~!他李泽轩觉得仅仅凭借他的工学就能为一县县丞或者工部、民部主事了吗~?他当明算科科考对于工学子弟就那么容易吗~?”
  
  某处酒楼内,一个儒衫青年,愤怒地拍着桌子,大声道。
  
  旁边另外一个食客忍不住道:“咳咳~!这位兄台~!其他暂且不说,单凭李县男在算学一道的造诣,报纸上面说的这些还真不夸张~!来年的明算科科考,他的弟子肯定能大概率夺魁~!”
  
  先前开喷的那个儒衫青年闻言,也知道旁边这人说的在理,忍不住老脸一红,尴尬道:
  
  “那...那这个就算他厉害,不过他居然说工学可以造出更快、更平稳的载具,到时候长安与洛阳之间,也可以朝发夕至,还说工学可以造出飞行工具,让凡人也可以翱翔于九天之上,你们说,这些怎么可能~?他李泽轩是不是在吹牛皮~?他这是在离经叛道、散播杂学~!”
  
  这话一出,旁边的那人再也不好辩驳了,其余几个书生却起哄道:“说得对~!李县男仗着《大唐日报》,宣扬他所谓的工学,简直是离经叛道、卑鄙无耻~!”
  
  “对~!这报纸上面的全是胡说八道~!长安距离洛阳足有千里,若是能朝发夕至,那岂不是要日行千里~?什么样的工具能做到~?”
  
  “还有,什么东西能让凡人飞到九天之上~?简直是胡扯~!李泽轩为了宣扬他的工学还真是不择手段~!”
  
  “对对对~!这简直是对我们圣人子弟的侮辱~!”
  
  “我们一起去永乐坊批判他~!让他幡然悔悟~!”
  
  “对~!同去~!”
  
  没过一会儿,酒楼大厅内的一群书生就被鼓动到了一起,想要去聚集到李家门口闹事。
  
  “哼~!一帮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东西~!李县男开办奇趣文化平书价的事情,你们怎么忘记了~?你们难道没享受到这其中的恩惠~?现在居然恩将仇报,我们酒楼不欢迎你们,快滚~!”
  
  这时候走出一个身材浑圆的中年男人,他一脸鄙视地冷冷道。
  
  “掌柜的说得对~!你们这群人真是将书读到狗肚子里了~!忘恩负义,快滚~!”
  
  “快滚~!快滚~!”
  
  李泽轩在民间的口碑本来就很好,这么多人中,当然存在那么一些李泽轩的“铁杆粉”,听到这群书生的言论,酒楼掌柜跟大厅里面的某些食客,立马就开始声讨起来。
  
  “有辱斯文~!尔等黑白不明、是非不分,简直是不识好歹~!”
  
  最开始那个儒衫青年,满脸胀红地大声道。
  
  “滚~!本店不欢迎你~!”
  
  “快滚吧~!快滚吧~!”
  
  ...............................
  
  “云寒~!这帮人真是太过分了,简直是愚蠢至极,谁好谁坏都分不清~!”
  
  “是啊~!是啊~!这帮刁民也就只有被李泽轩愚弄的份了,是非不分~!”
  
  从酒楼被赶出来后,那群书生围着之前最先开喷的儒衫青年抱怨道。
  
  原来这年轻人叫崔云寒,也是出自清河崔家郑州崔氏,不过是二房的,他的爷爷是崔君绰的弟弟,崔君绰作为这一代清河崔氏的掌门人,却将第三代的希望寄托在了崔玄籍身上,这让崔云寒很是不服。
  
  前几日崔玄籍不知因为何故被送回了郑州老家,这让崔云寒心里痛快至极,并觉得自己的机会应该来了。
  
  崔君绰对李泽轩不友好的态度,崔云寒多少知道一些,所以今天看到报纸后,他就忍不住想要搞点事情,借此引起崔君绰的注意。
  
  “嗯~!咱们先不跟这帮刁民一般见识,我们去堵李泽轩他们家去~!”
  
  本想鼓动些人跟自己一起去搞事情的,却没想到出师不利,还被人从酒楼赶了出来,一向娇生惯养的崔云寒,何曾受到过这般羞辱?他心里当然有愤怒,不过他想了想,还是觉得正事比较重要,于是他咬了咬牙,对周围的同伴说道。
  
  “可是.....可是就我们这些人,会不会太少了~?”
  
  旁边一个书生犹豫道。
  
  说到底,他们这些读书人,有时候嘴上叫的凶,但真正做起来,很可能就怂了。李泽轩好歹也是一个开国县男,而且还是当今朝堂上炙手可热的人物,位居正三品太子詹事,也难怪这人会怂了。
  
  崔云寒见其他人都附和着点头,他沉吟道:“那我们去召集同窗,李泽轩大肆宣扬杂学、蒙蔽百姓,我等圣人子弟岂能坐视不管~?必须得让世人看清他的真面目~!”
  
  “说得对~!我去找董康他们~!”
  
  “好~!那我去找曹磊他们~!”
  
  “我去找卓进他们~!”
  
  崔云寒点头道:“行~!那你们抓紧,半个时辰后我们在这里集合,然后一起去李家~!”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