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又被堵了~!
    “李泽轩~!你出来~!”
  
      “李泽轩,你鼓吹工学,蒙蔽百姓,你有辱圣人门风,妄为圣人子弟,你快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
  
      “对~!李泽轩你快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
  
      永乐坊,李府门前。
  
      继上次姜翠花带领几十个妇女围堵李家之后,时隔半个多月,李家门口又被人给堵了,围堵的人正是以崔云寒为首的一批书生,加起来一共有四五十人。书生的地位远高于上次的那批妇女,所以这次带来的轰动效应更大,看热闹的人也更多。
  
      许多对李家印象较好的围观群众,开始忍不住为李家担心了起来,因为文人的嘴,能把黑的说成白的,今天李家若是不把这件事情处理好,那么经过这些书生一传播,李家的名声很可能就要坏了。
  
      “尔等何人,胆敢来李府闹事~?”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有下人去内院通报,在主事人来之前,庞非基当然要站出来顶一阵了,他拔出腰间长刀,冲眼前的这群人冷冷喝道。
  
      一些胆小的书生,被庞非基这冷面阎王一吓,还真有点怂了,但崔云寒是见过世面的,他知道庞非基是决计不敢动手的,于是他装作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上前两步,大声道: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今日我等此来,是要向李泽轩讨说法的,其会怕你一个小小护卫~?有胆的话,你就把你的刀往我脑袋上砍啊~!”
  
      这番义正言辞的话语,立刻将书生队伍中的士气给提振了起来,许多书生大声叫好道:“说得对,威武不能屈,我们是来讨说法的,还会怕你一个小小护卫不成~?”
  
      “快让李泽轩这个斯文败类出来~!”
  
      “对~!要么让李泽轩出来,要么就把你的刀往我们头上砍~!光天化日之下,看你们还敢行凶不~?”
  
      面对这群气势汹汹的书生,鸡哥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威吓不仅没能吓住对方,反而让这些人的气焰越发嚣张,他狠狠地瞪了崔云寒这个带头“搞事”的书生一眼,大声道:
  
      “哼~!我家爵爷现在不在家,尔等光天化日聚众滋事,若不速速退去,我就只能让武侯府的人来将你们统统抓走了~!”
  
      崔云寒毫不示弱,出声反驳道:“聚众滋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在聚众滋事~?我们只是来找李泽轩讲道理的,这是我们读书人之间的事情,哪有你插嘴的份,快退开~!让李泽轩出来~!我不信他不在家~!”
  
      “没错~!这是我们读书人的事情,你插什么嘴~?”
  
      “对~!让李泽轩出来~!躲在家里做缩头乌龟算什么本事~!”
  
      越闹越凶,这帮书生说着说着就有些得寸进尺,纷纷向前压去,想要去冲撞李家的大门,鸡哥见状既是愤怒又是惊骇,他大声道:“都站住~!拦住他们,谁敢再上前,乱棍赶走~!”
  
      旁边的一众李府护卫纷纷应诺,见到有胆敢越线的书生,毫不留情地就是一棒子,他们也不敢往要害部位打,只是往臀部和大腿等肉多的地方招呼,一时之间痛呼连连。
  
      李府内。
  
      李京墨、李夫人、韩雨惜收到消息均是大惊,李夫人道:“轩儿呢~?”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整个李府能处理好的也就只有李泽轩这么一个“文化人”了,崔云寒有句话说的没错,今天的事情是读书人间的事情,其他人出面都没用,只有李泽轩亲自出来才行,再说总不能又让韩雨惜这个女人家出去解决矛盾吧~!抛开读书人的身份不谈,外面闹事的全是男人,他一个女人家出面也很不合适。
  
      韩雨惜连忙答道:“娘~!相公他很早就出去了~!现在应该在曲江坊李纲老先生家里,我这就让三宝去叫他回来~!”
  
      李夫人点头道:“快去快去~!让轩儿快回来~!外面就让庞司戈先帮忙顶一阵吧~!”
  
      韩雨惜点了点头,叫来三宝,吩咐了几句,三宝就从后门偷偷溜出去,李京墨在后面喊道:“三宝,骑老夫的马去~!速度快点~!”
  
      ………………………
  
      “哎哟~!你们这帮刁奴,竟敢当众行凶,等着坐大牢吧~!”
  
      “诸位同窗,他们不敢真正打我们,我们一起冲进去找李泽轩~!”
  
      “对~!冲进去,找到李泽轩这个斯文败类、缩头乌龟~!”
  
      李府门前那些受到皮肉之苦的书生自是无比愤怒,忍不住恶言咒骂出来,崔云寒却是比较冷静,他在后面不停地煽风点火,书生们闻言觉得有理,开始顶着李府护卫的棍棒,向前压去。
  
      鸡哥见状,急得满头大汗,这些人要是闯进去冲撞了府内的女眷,那他可就真的万死莫辞了,但眼前的这些书生真打的话,肯定打不得,而且还会给李泽轩惹一身骚,他是真的不敢自作主张啊~!所以这一刻,鸡哥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哼~!是你们要见我~?”
  
      就在此时,闹事的书生,许多人都感觉自己的肩膀上被撞击了一下,接着就感觉到耳边有一缕劲风掠过,然后就见他们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衣冠如玉、器宇轩昂的男子,正盯着他们,声音冰冷地哼道。
  
      “李泽轩~?”
  
      崔云寒目光微微闪烁,接着故作镇定道:“李泽轩,你可终于敢出来了~!”
  
      没错,来人正是李泽轩,三宝刚出永乐坊就碰到他了。他一刻钟前从李纲家里出来后(当然,李纲最终还是没有告诉他,那个人的身份到底是哪里特殊了),本来打算直接去宜阳坊找徐宏志的,毕竟单就新式算学来说,徐宏志跟他一起教学生教了这么久,对新式算学的掌握程度已经非常深了,所以李泽轩就想的是也把徐宏志给请到炎黄书院任教。
  
      但他中途经过永乐坊的时候,在外面就能听到坊内的吵闹声,正欲查探究竟时,三宝就骑着马出来了,李泽轩一问,得知家里又被人堵了,连忙直接纵马进坊,到家门口后看到这群人过分的举动,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