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六十八章 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个傻逼~!

      “就你们这群疯狗,也配让本爵躲藏~?刚刚本爵只是碰巧不在罢了~!”
  
      李府门前,李泽轩看着眼前的崔云寒,讥讽地说道。
  
      他刚刚从天而降,身上散发的威势可不是鸡哥所能比拟的,这群书生立马被吓住、已经不敢再往前一步了。但听到他这句话,不少书生脸上都闪现出一丝怒色,他们都是“文化人”,怎么能被人称之为“疯狗”呢~?
  
      崔云寒脸色难看地喝问道:“你说谁是疯狗~?”
  
      李泽轩轻蔑一笑,道:“说的就是你们~!看看你们现在的这个样子,不是疯狗是什么~?就你们现在这模样,也好意思自称为圣人子弟~?口口声声说自己学的是圣人之学,圣人教过你们光天化日、强闯民宅~?圣人教过你们不懂上下尊卑、没大没小~?请你们不要再给圣人脸上抹黑了~!”
  
      门后面得知李泽轩已经赶回来的韩雨惜,听到这句话不由倍感得劲,上一次那些妇女虽然围了李家,但出于女人的角度,她同情那些人丧夫的遭遇,所以并没有多少恶感,但今天这个性质完全就不一样了好吧~?门前这些书生刚刚可是差点就要冲撞进府了,这般行径与强盗何异~?而且府里这么多女眷,这些人进来了岂不是要坏了她们的名声~?
  
      所以听到李泽轩对书生们的这一番臭骂,韩雨惜心里真的非常解气。
  
      她是解气了,崔云寒听了却差点气死,喘了好几口气,这货才出声道:“欺人太甚~!你枉为朝廷重臣,居然满嘴污言秽语~!我们今日来此就是为了揭开你的丑陋嘴脸的~!”
  
      “丑陋~?”
  
      李泽轩呵呵冷笑道:“那你倒是说说,本爵如何丑陋了~?”
  
      崔云寒义正言辞地说道:“你鼓吹杂学,蒙蔽百姓,你有辱圣人门风,枉为圣人子弟~!你为了引诱更多的人学你的工学,不惜让《大唐日报》沦为你用来宣扬工学的工具,当真是我大唐的斯文败类,可耻之尤~!”
  
      李泽轩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然后问道:“我从小跟我师父习武学艺,学的是道家之学,可不是儒学,如何就成了圣人子弟了~?你说本爵鼓吹杂学,蒙蔽百姓,那何为杂学~?难道儒学之外的学说全是杂学~?你敢这样说吗~?”
  
      崔云寒见李泽轩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他一阵犹豫,不知该如何回答。
  
      李泽轩却不给他犹豫下去的机会,步步紧逼道:“当今圣上设立秀才、明经、进士、俊士、明法、明字、明算等五十多种科举科目,若是照你所说,那岂不是除了秀才、明经、进士三科外,其余全是杂学、全是没必要设立的~?你难道比陛下还要英明~?
  
      还有,炎黄书院乃是陛下在朝堂之上与众朝臣商议过后才批准建立的,你一个未有功名的学子,难道还敢质疑陛下与满朝衮衮诸公的决断不成~?”
  
      来到大唐这么久,李泽轩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对唐朝社会现状一无所知的小白了,特别是他是本来就打算办书院的,作为一个学校的“校长”,这个时代的科举制度,他当然会专门地去做一些了解。
  
      越是了解,他的底气就越足,因为他发现唐朝初期的文化环境真的很宽松,并没有出现那种只有儒学才能生存、其他学说全是杂学异端的情况,这点从李二定的科举制度就能看得出来,光科目就有五十多种,可谓是涵盖了各个领域的知识考核了。
  
      崔云寒闻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借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说李二根朝廷文武百官的不是啊,他要真那么说了,谁也包不住他。
  
      其余前来闹事的书生也是纷纷哑火、一改先前的嚣张气焰,他们又不是猪脑子,这种敏感的话头他们哪儿敢接啊~!
  
      最终崔云寒不甘失败,他咬了咬牙,强辩道:“就算你说的有理,那也改不了你利用《大唐日报》鼓吹工学、蒙蔽百姓的事实~!”
  
      “哼~!《大唐日报》里面的新闻全部都是据实而写,何来鼓吹之说~?”
  
      崔云寒道:“你说工学能让人日行千里,工学能让人翱翔在九天之上,这难道不是鼓吹~?不是在故意夸大事实~?试问普天之下有谁见到过能让人日行千里或者能让人飞在九天之上的东西~?”
  
      其余书生均是眼睛一亮,感觉重新找到了能喷的点,于是纷纷兴奋地起哄道:
  
      “对啊~!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工具~!肯定是在吹牛~!”
  
      “对对对,你这是为了蒙蔽百姓故意在编造谎言~!”
  
      李泽轩抱着胳膊,像看傻逼一样看着崔云寒等人,轻蔑地说道:
  
      “真是一帮弱智~!你们没见过,难道就代表着世上没有吗~?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三年之内,那种日行千里的工具你们肯定能见到,而且还是我炎黄书院所造,至于那能载人飞行的工具,你们难道就没听说过,半个多月前,本爵一人灭掉蛇灵山,就是坐着一种工具飞上去的,难道你们这帮人没听说过吗~?”
  
      崔云寒一惊,时间过了这久,他差点忘掉这件事了,不过他想了想,随即释然道:“那飞行工具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你要真有那东西,岂会藏着掖着怕别人见到~?其中肯定有猫腻~!”
  
      这么一说,崔云寒自己都觉得自己分析的非常有道理,在他看来任何人要有这么一个逆天的工具,肯定会到处拿出来炫耀,而李泽轩这么久都没有都没有动静吧,其中肯定有问题,说不定当初李泽轩飞上蛇灵山的传言都是编造的。
  
      李泽轩被气乐了,他呵呵笑道:“呵~!敢情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一有好东西就非得让全天下人都知道是吧~?若是稍微低调点,你就以为别人是在撒谎~?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个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