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七十一章 约定~!

      “这位将军,您来的正好~!您来的正好啊~!这李泽轩当众怂恿家奴行凶,目无王法啊~!您快点将他抓起来~!”
  
      崔云寒见到这队士兵过来后,忍不住一阵狂喜,他趁鸡哥愣神的工夫,突然挣脱、跑向那为首的将官,然后大声控诉道。
  
      那年轻将官愣了愣神,问道:“这些学生都是你带来的吗~?”
  
      “嗯~!”
  
      崔云寒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随即又觉得这么说有点不合适,改口道:“不是,他们是………”
  
      “拿下、带走~!”
  
      年轻将官根本不听崔云寒解释,他挥了挥手,吩咐道。
  
      “诺~!”
  
      后面立刻就上来两个禁军,如老鹰抓小鸡一样,将崔云寒抓了起来。
  
      “哎哎哎~!你们抓错人了~!是李泽轩在当众行凶啊~!快放开我~!”
  
      崔云寒一脸懵逼,待反应过来后,他蹬着腿狂吼道。
  
      那年轻将官看都没看他一眼,反而上前对李泽轩异常恭敬地躬身一礼,抱拳道:“爵爷,陛下令末将前来将带头闹事的人带走,还请您给予方便~!”
  
      李泽轩笑道:“呵呵~!是致平啊~!你小子来这儿我能不给你方便吗~?人你带走吧~!”
  
      年轻将官吃了一惊,讶然道:“爵爷竟然还记得末将,末将倍感荣幸~!”
  
      李泽轩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独孤信身边的这些将士,有几个我不认识的~?话说他怎么没有亲自来~?”
  
      来的这个年轻将官名叫孙致平,禁军里面的一个兵曹,之前攻打蛇灵山,他也参与过,李泽轩记性好,依稀记得独孤信叫了几次他的名字。
  
      正因为参与了那场大战,孙致平对李泽轩的额态度才那么恭敬,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年龄小,但那可是灭了一个山门、为他的袍泽报仇雪恨的男人,值得他用一辈子去尊敬。
  
      “回爵爷,独孤将军前几日便告假了,所以才由末将带兵前来~!”
  
      李二下旨的时候,只是下意识地让独孤信带兵过来,忘了独孤信已经告假的事儿,赵松当时只顾琢磨圣意,也忘了这茬儿,结果去了北衙后,没找到独孤信的人,他才醒悟过来,但情势紧急,再回去重新请旨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便派了孙致平前来。
  
      “哦~!原来如此~!那你先办公务吧~!”
  
      李泽轩虽然心里面好奇独孤信为什么要告假,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说闲话的时候,没看到有几个书生准备偷偷开溜了吗~?
  
      孙致平拱手称诺,然后转身冲那些书生冷然道:“尔等光天化日、聚众滋事,陛下听闻甚为恼怒,令尔等速速退去,若有下次,定当严惩不贷~!有谁若是还执迷不悟,立刻废除学籍~!”
  
      “嗡嗡~!”
  
      “废除学籍~?我的天,快走快走~!”
  
      “这崔云寒真是坑坏了我们啊~!”
  
      “这位将军,这一切都是崔云寒鼓动我们来的,跟我们没关系啊~!”
  
      “是啊~!这些都跟我们没关系,我们现在立刻就走~!”
  
      “对对对,立刻就走~!”
  
      众学生大惊,他们万万没想到今天的这个事情会闹得这么严重,差点被开除了学籍,那怎么行~?没了学籍,他们引以为傲的读书人身份就没有了,这一辈子也考取不到功名了,这不是要了他们的命吗~?
  
      所以孙致平话音一落,这些书生几乎全部鸟作兽散,四散而逃,生怕跑晚了引起了孙致平的误会、被开除了学籍,只有两个书生,先是目光复杂地看了孙致平一眼,然后才慢悠悠地离场。
  
      “哎哎哎~!我也要走~!你们放开我,我不闹了,我现在就离开~!”
  
      崔云寒眼见只有自己一个人被抓,忍不住大急道。
  
      “给我老实点~!”
  
      孙致平训斥了一身,然后跟李泽轩拱手告辞,便带着队伍迅速离开了。
  
      一场闹剧,来得快,去的也快,就这么收场了。
  
      “走吧走吧~!回家喽~!”
  
      “唉~!那个娃娃被抓走了,这下好了,清净喽~!”
  
      “也不知道陛下会怎么处置那书生。”
  
      围观群众见没热闹看了,纷纷一边议论着闲话,一边准备溜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就在这时,却听李泽轩大声道:
  
      “各位请留步~!我有一事要说~!”
  
      众人闻声,顿住脚步,好奇地将注意力又重新转移到李泽轩身上。
  
      李泽轩见他们又留了下来,于是接着道:“你们当中,应该有不少人看了今天的报纸吧~?看了报纸的人,肯定也有人跟刚刚那群书生一样,认为本爵是在吹牛皮、故意夸大工学。
  
      呵呵,多说无益,仅仅凭借我的一面之词你们也不会相信,现在我跟诸位,也是跟所有的长安民众做一个约定,明天,对,就在明天晚上,你们将见证一个奇迹,到时候你们就会明白,今日《大唐日报》说的那些,全部都是实情~!”
  
      之所以跟这些人说这些,一是因为这些人之中,也有不少学生,这个也算变向地给炎黄书院、给工学打了一波广告;二是他希望改善普通人对于工学的印象,这样对于后面的招生也是有好处的。
  
      “明天晚上~?李爵爷,能不能说说明天晚上会发生什么啊~!”
  
      “对啊对啊~!爵爷您能不能提前告诉我们啊~!”
  
      众人见李泽轩现在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不复刚刚的那般凶神恶煞,纷纷好奇地出言问道。
  
      “呵呵~!明晚自见分晓,诸位都散了吧~!”
  
      李泽轩笑了笑,并没有给他们答案,而是直接转身进府了。
  
      众人失望地叹了几口气,便三五成群地离开了。
  
      “相公~!”
  
      院中的韩雨惜甜甜一笑,轻声叫道。
  
      这次的情况虽然比上次危急,但她的男人在她身边,替她遮风挡雨,这让她感到很幸福。
  
      “嗯~!让娘子受惊了~!爹跟娘呢~?”
  
      李泽轩捏了捏媳妇儿的手,柔声安慰了一句,然后问道。
  
      韩雨惜轻声道:“爹跟娘都在前厅呢~!相公你快去看看吧~!”
  
      “嗯~!”
  
      李泽轩点了点头,便拉着韩雨惜向前厅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