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月圆之夜,天外飞仙 上 ~!

      刚刚外面那番动静,李京墨跟李夫人也是受了不少的惊吓,李泽轩在屋里跟二老说了好一会儿话,才走了出来,他将鸡哥叫到西院,问道:
  
      “非基,上次的那个姜翠花,大理寺那边审问的怎么样了~?为何过了这么久,也不见他们把幕后主使揪出来~?”
  
      庞非基答道:“爵爷,这个我跟大理寺的人打听过,据姜翠花所说,有人给了她一百贯让她去怂恿那些死了丈夫的妇女,来我们这儿闹事。不过当初指使她的人带着斗笠、并未露面,所以她也不清楚那人是什么身份,只知道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人。”
  
      李泽轩冷哼道:“还藏头露尾~?不管你藏到哪儿,老子都会将你揪出来~!非基,以后再有人胆敢来堵我家门,你不要有任何顾虑,该赶就赶,赶不走的就往死里打,出了事情我负责~!他娘的要是连自己的家眷都照顾不好,老子这个爵爷还当个毛线~?”
  
      庞非基缩了缩脖子,李泽轩这模样明显是动了真怒,他只能拱手答应道:“属下明白~!爵爷放心,以后断不会有人能对府内的人产生威胁~!”
  
      李泽轩“嗯”了一声,便让鸡哥去忙了,他自己则是去跟韩雨惜交代了一声,然后出门前往崇仁坊找徐宏志了。
  
      跟李泽轩做了几个月的搭档,外加跟李京墨的关系也非常要好,徐宏志在弄明白李泽轩的来意后,当场就同意了李泽轩的要求,并且还催促李泽轩赶紧将下一册的算学教材写出来送给他一本,他想提前学一学,李泽轩自是满口答应。
  
      从徐宏志家出来后,李泽轩看了看时辰,便径直回了家,走到家门口,却见门旁边的银杏树下居然站了一个白衣女子,而且还是熟人——冷雨瑶。
  
      “冷姑娘~?既然都到这儿了,为何不进府里坐坐~?”
  
      李泽轩上前打招呼道。
  
      冷雨瑶见到李泽轩,微微松了一口气,她从腰间荷包里取出一张纸条,递给李泽轩,说道:“不必了~!这是我家公子让我给你的,既然现在已经送到,那我就先告辞了~!”
  
      她之所以宁愿站在门外面晒太阳也不进去,主要是怕府里的人误会了,她以前虽然跟王仁表一起来过李家,但那个时候李泽轩还没娶韩雨惜,这个时候她要是进去,被韩雨惜误会了,那可就尴尬了。
  
      李泽轩奇怪地打开纸条,随即面色一变,连忙叫住冷雨瑶问道:“冷姑娘留步~!”
  
      冷雨瑶顿珠脚步,扭头疑惑地看着他,那意思分明是在问还有什么事吗~?
  
      李泽轩拿起纸条,问道:“仁表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冷雨瑶面无表情地答道。
  
      现在她对李泽轩的态度虽然不像最开始那样见面就要喊打喊杀的了,但仅此而已,世上能让她笑脸相待的人只有王仁表,至于其他人,能正常与之说话是恩赐,用手中的剑说话,那就是对方倒霉了。
  
      李泽轩被这句话噎得不轻,他缓了口气,重新问道:“我的意思是,仁表是不是在说崔家前一阵在做小动作~?”
  
      冷雨瑶仍然用一副平淡的语气答道:“不知道~!”
  
      “………那上次五大世家子弟聚会的人中,崔家去的是谁~?”
  
      李泽轩无语,片刻后他想了想,问道。
  
      冷雨瑶这次没有说不知道,而是认真地想了想,才答道:“好像是崔玄籍和崔慎,分别出自清河崔跟博陵崔~!”
  
      李泽轩点了点头,道:“好~!我明白了,多谢冷姑娘前来相告~!”
  
      冷雨瑶“嗯”了一声,然后飘然而去。
  
      …………………
  
      “咦~?娘子~!这大热天的你在院子里做什么~?”
  
      见冷雨瑶走远后,李泽轩转身进了府门,就见韩雨惜正背对着自己、快步向前厅走去,于是他忍不住追了上去,问道。
  
      韩雨惜听到声音后,身体瞬间僵在了原地,她神色慌张、手足无措地说道:“啊~!没、没做什么~!相公你回来了啊~!我们去吃午饭吧~!爹和娘都在等着呢~!”
  
      李泽轩更加狐疑,再次问道:“真没什么~?”
  
      韩雨惜忙道:“真没有~!相公快去吃饭吧~!”
  
      “哦~!”
  
      李泽轩虽然不信,但韩雨惜不愿意说,他也不想去刨根问底,便摇了摇头,进屋吃饭去了。
  
      后面的韩雨惜撅了撅小嘴,小声嘀咕道:“真是个呆子~!”
  
      …………………
  
      吃过午饭,夫妻俩回到西院,按照惯例这个时间段是睡午觉时间,不过今天李泽轩却并没有睡午觉,而是伏在几案上在写一篇文稿。
  
      不得不说,为了炎黄书院,他这个大宅男可是牺牲了太多太多的休息时间了。
  
      “唔~!娘子,不是让你先睡嘛~!怎么还不睡~?”
  
      感受到身后有人,李泽轩微微一笑,头也不回地说道。
  
      就听韩雨惜嗫嚅道:“我…我…我睡不着~!”
  
      李泽轩放下手中的笔,扭头纳闷道:“为啥~?”
  
      他很想说自己想睡都没时间睡,怎么还有人有时间睡却睡不着的呢~?
  
      韩雨惜目光一阵躲闪,吞吞吐吐地说道:“相…相公,上午找你的那姑娘是谁啊~?”
  
      汗~!原来是因为这个~!
  
      这一刻李泽轩就是再笨也反应过来了呀~!他有些好笑道:“那女子是王家少爷的侍女,怎么了~?我家娘子吃醋了~?”
  
      韩雨惜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疑惑道:“吃醋~?妾身中午没有吃醋啊~?”
  
      “咳咳~!”
  
      李泽轩愕然,这才想起这会儿李二应该还没有赐房玄龄的老婆“毒酒”,所以吃醋一词的另外一个含义还没有被开发出来,他拍了拍脑袋,岔开话题道:“这个,娘子你现在该放心了吧~!快去睡吧~!我写完这篇文稿就过来~!”
  
      韩雨惜一脸窘迫道:“什么…什么放心不放心的,相公你在说什么啊~?”
  
      这时她不经意地瞟了一眼李泽轩正在写的文稿,就见标题是“月圆之夜,天外飞仙”!
  
      …………………